第四十二章:撒网

何宦无妻 +A -A

  “正好嘉弘好久未曾和岳父对弈,便让嘉弘自己去寻吧!”孟嘉弘笑意温和。

  郑氏连夜传信到保定抚远侯府要傅明珊回来,想必已经是遇到了要紧的事情,如今她们母女二人见面定然是要说体己话的,孟嘉弘很识趣儿。

  “也好。”郑氏对着身后的白棋说道,“去送世子爷过去。”

  孟嘉弘颔首离开,房间中其他的丫鬟也被郑氏遣散。

  “珊姐儿,若非是有要紧的事情,你父亲不会连夜送信给你,要你回来的。”

  郑氏握着傅明珊的手,声音却是已经带了急意。

  傅明珊拍了拍郑氏的后背,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母亲,你先别着急,来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傅明娴。”

  郑氏有些诧异,“你竟然已经看到了。”

  傅明珊点头,“看到书信我便和嘉弘动身,谁知道一路风雪刚到了傅国公府的门下便正好见到了二婶娘带着她好像是在送什么人离开!”

  “果真是贱坯子,哪怕只是长得相似,都改不了一样的品行!”傅明珊咬牙切齿,她自打出生到出嫁,无论傅国公府还是抚远侯府的人,哪个不是顺着她的话,从前傅明娴凌厉也就罢了,现在来了个翻版。

  小门小户的丫头还敢和自己作对!

  “母亲也是,父亲的官位上出了问题为何不早点和女儿说,也好觉嘉弘去疏通关系,咱们也没必要去指望着阉人帮衬!”傅明珊不解的看着郑氏。

  郑氏不可轻闻的一叹,“我也是这么同老爷说的,可是你父亲担忧他官位不稳会影响你在抚远侯府的地位,近来你二妹在后宫又受了罚!,便想着多一事不,如今是真的犯了难……”

  “家宅不宁,二房虎视眈眈,所以你父亲才会这般着急!”

  傅明珊安慰的说道,“嘉弘对女儿如何您还不清楚吗,若是知道了父亲有难,一定会尽全力相帮的,您不用担心我在孟家的地位。”

  “还有二妹也是的,不就是宫里的宫女受了宠,或是收为己用或者悄悄打发了便是,为何还要惹的皇上不快!”

  郑氏摇头,“这回湘姐儿还真的没有动手,是那宫女奸诈,也不知是受了谁的挑拨,竟然反咬湘姐儿一口,这才被皇上惩罚!”

  傅明珊沉眸,“那父亲有没有提过,是不是有谁在背后陷害?”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父亲不愿意我过问朝中的事情,他只是想借用世子的名义再去邀请汪延一次。”

  “今日赶路有些仓促,等着明日我便去和嘉弘说要他用世子名义邀请那汪延来府中相聚。”

  汪延掌管西厂多年,手段奸佞,横死在西厂的官员不计其数,深的皇上的信任,但汪延这么多年对抚远侯老侯爷还算是客气,大概傅祁也是看中这点才开口。

  “只能这样了。”郑氏欣慰的看着傅明珊。

  傅明珊在闺中便很有自己的主意,经常帮忙处理后宅的事情,无论是账本田地还是傅祁的那些妾室,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如今她回来了自己的心也宽慰了不少。

  “还有那个傅明娴,也得要快快解决掉,否则二房一定会借此生事!”

  ……

  屋内炭火烧的正旺,傅明娴又无意在临雨轩四处逛了逛才回到房间中,拿起那些杜嬷嬷所留下的茶叶背诵。

  原也是都认得的,只是时间久了个别细节记不准,眼下温习一下即可。

  杜嬷嬷当真负责任,傅明娴背诵的时候她也跟在一旁站着监督。

  “小姐为何看的这般快,可是都记准了吗?”杜嬷嬷皱眉,先前看着傅明娴还十分认真的样子,却眼见着翻书速度这般快,才几日便开始敷衍起来,日后可怎么好?!

  茶叶千姿百态,各有优势,前世赵秦氏找人教了傅明娴学过不少的手艺,还是茶道最得傅明娴的喜欢。

  傅明娴一愣,她看得入神了,竟然把杜嬷嬷在一旁忘记了。

  “虽然说茶叶的种类只能靠自己的去记,可是却并非没有规矩可寻的。”傅明娴心思一转,从茶罐中拾起一片茶叶到杜嬷嬷的面前,“就拿铁观音来说。”

  “铁观音属于乌龙茶,是半发酵茶,色泽庆贺如铁,故又名青茶,典型的乌龙茶的液体中间大多呈绿色,边缘呈红色,汤色清澈金黄,有天然花香。”

  傅明娴微微笑道,“产地FJ安溪,茶叶沉重如铁形美如观音,色泽砂绿,光润具有天然兰香。”

  “若是泡入水中,汤色清澈金黄,味醇厚甜美,入口微苦,立即转甜,耐冲泡。”

  “大红袍,冻顶乌龙等乌龙茶虽不至于和铁观音样貌特征完全相同,却也是有相似点的,只要将茶叶分门别类,便能记得更快一些。”

  “叫嬷嬷见笑了!”

  杜嬷嬷的看向傅明娴的眼中却是带着惊喜的,“你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将茶叶领悟的这般透彻。”

  “小姐心思通透,看来是老奴多虑了。”杜嬷嬷微微颔首,“看小姐的样子,后日便可以叫小姐新的内容了。”

  鹊之突然神色慌张的从房门外进来,“小姐……”

  “杜嬷嬷好。”

  杜嬷嬷瞥着鹊之欲言又止的模样低声说道,“既然小姐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那老奴也不便多言,小姐尽管去做想要做的事情即可!”

  “明日老奴再来看小姐。”杜嬷嬷应声退下。

  鹊之跑到傅明娴的耳边说道,“四小姐身边的绿翘去了厨房。”

  傅明娴目光闪了闪,“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傅明乔不希望傅钰用她的亲事来巴结汪延,听说傅明珊回来,她该是着急的,肯定会有行动,傅明乔想必也不会全信自己。

  绿灵想必是她打探自己状况的一个缺口。

  “可是小姐……绿翘给了绿灵一包东西,说是等着时机到了的时候要放在小姐的膳食中。”

  傅明娴心中咯噔一声,脸色微变,“东西呢?”

  鹊之脸上带着几分慌乱,“绿灵转交给奴婢了,您还是自己先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