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透露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将万氏送回垂柳院后,却并未急着回房,而是转身去了厨房。

  “小姐,您怎么亲自来厨房了,别弄脏了小姐的衣裙。”绿灵有些惶恐的看着傅明娴。

  傅明娴四处瞥了几眼,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房中待的有些烦闷,便出来四处看看!”

  “你们不必顾虑我,继续做事就可以了!”

  “是。”厨房的婆子们答应着便继续忙起来,马上就要到饭点了,这个时间是厨房正忙的时候。

  绿灵正在择菜。

  傅明娴不经意的路过她的身边,不经意的说道,“刚才看到大姐姐回府了,大姐姐好气派,真羡慕她。”

  绿灵目光闪了闪。

  傅明娴莞尔,“听二伯母说,豌豆黄都是你做的,真是辛苦你了!”

  绿灵的脸红的似火烧一般,“奴婢怎么敢当,小姐真是折煞奴婢。”

  傅明娴若有所思的皱眉,“可否辛苦姑娘多做几份,我来了傅国公府也有一段时间了,就想拿这豌豆黄借花献佛,给四姐姐她们尝尝!”

  傅明娴着重提了傅明乔。

  绿灵颔首,“自然是可以的,午间奴婢就做好送去。”

  傅明娴又向旁的婆子问了几句不打紧的话便回房去背诵茶叶了。

  绿灵动作麻利,很快的便将做好的热腾腾的豌豆黄送到傅明乔的房中,绿翘见着她高兴的很,又拉着绿灵说了好一会儿话。

  “小姐,这是今日的午膳,这道豌豆黄是那位傅小姐送来的。”

  “放在那吧,一会儿我再吃。”傅明乔低着头。

  绿翘同傅明乔说着闲话,“听说大小姐连夜赶路回来了,此刻正陪着大夫人去给老夫人请安呢。”

  傅明乔绣着花样的手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窗外梨树枯枝上结的树挂,“连大姐也回来了。”

  “早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傅国公府一定不会安定。”

  傅明乔似乎想起来什么一般,“她没走吗?”

  绿翘点头,“那位小姐留下来了,倒是她的母亲和哥哥今日被二夫人送走了!”

  “她倒是聪明。”傅明乔冷笑一声,继续忙着手中的绣品,却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一般猛地站起身。

  绿翘一惊,“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

  “我得出去一趟。”傅明乔眉头紧皱。

  绿翘却是死死的拉着傅明乔,“小姐,您忘记老爷吩咐您小年宴前不许出门吗?若是您再出去老爷惩罚您可怎么好。”

  绿翘是赵氏家生子,傅国公府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陪着傅明乔,可谓是主仆情深,私心里,绿翘最近还是很替傅明乔高兴的,虽然二爷将四小姐禁足,可是缺的份例可是都给补齐了。

  那就说明二老爷的心中还是有四小姐的存在的,四小姐苦了这么多年,总算是被父亲在意,要是真的惹怒了傅钰,恐怕就真的没人管了。

  “可是我有要紧事。”傅明乔脚步一僵,却是再未动弹,“绿翘,你和曾经三房厨房那个绿灵是不是关系不错。”

  绿翘点头,“奴婢和绿灵一起学规矩服侍各房小姐的,三……三小姐不在后,三房没落,绿灵也曾受排挤在厨房呆了好些年。”

  “如今那傅小姐来了,二夫人将她要去了临雨轩了。”

  傅明乔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附耳在绿翘的耳边说道,“你去找绿灵……”

  “奴婢这就去!”

  ……

  “方才你为何要拦着我,不让我教训那野丫头!?”

  傅明娴和万氏已经离开,方才傅明珊心中的怒气一直是隐忍未发,好歹孟嘉弘开了口,她总不能连自己夫君的面子都不给了。

  孟嘉弘好像未看到傅明珊的怒气一般,“明珊,你的性格虽然凌厉,却也不是无事生非之人,为何要对人家一个小姑娘严声厉色!”

  “况且二婶娘还在,都是亲人,弄得下不来台面多不好。”

  孟嘉弘为人性格和气,哪怕是身为抚远侯世子之位也从来不居高自傲,对待周围的人当真是客气,否则也不会百般包容傅明珊的任性。

  傅明珊有些郁闷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婶娘把那丫头弄进府中是为了父亲的爵位!”

  “方才你也听到了那丫头是如何的伶牙俐齿,若是放纵她成长,将来可怎么好!”傅明珊眸中闪现一抹厉色,“当真是该找个好机会好好教训一番!”

  “好了!”

  孟嘉弘也只当做是傅明珊在使小性子,眼见着已经到了闲华阁的门口,“你许久未见到岳父岳母了,当真是要板着脸?”

  傅明珊恨恨的等着孟嘉弘一眼,这才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遇到孟嘉弘是她的幸运,做女人的,无论怎么任性,只要她的丈夫肯包容和爱护她,那她的任性也是好的。

  “大小姐。”郑辛眉身边的大丫鬟白芷正在廊下拨弄着紫纱观音熏炉中的檀香灰,却正见傅明珊夫妇,高兴的上前行礼。

  “您回来的这样快,夫人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奴婢这便去禀告夫人。”

  傅明珊摆摆手,“你先带人去将马车上的东西搬运到库房吧,那些都是世子给父亲母亲准备的贺礼,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是!”白芷欢快的点着头。

  “珊姐儿,世子回来了?”郑氏在房中便听到了院子的声响,“还不快去迎接。”

  说话的功夫,傅明珊和孟嘉弘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母亲安好!”傅明珊眼眶微红,抚远侯家在保定府,同傅国公府路途遥远,自打她嫁为人妇之后,也只是每年傅大爷和郑氏寿辰才会回来贺寿。

  没有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

  傅明珊对傅明娴严词苛责,可是在郑氏这里,她也是个孝顺的女儿。

  孟嘉弘跟在傅明珊的后面亦拱手问好,“岳母。”

  郑氏紧紧的握着傅明珊的手,眼底全是笑意,“原也是不想麻烦你的,可是母亲怪想你的!”

  “真是劳烦你和世子雪天还要这般麻烦了!”

  “怎么会?”孟嘉弘笑了笑,“怎么不见岳父?”

  “二爷下朝后便一直待在书房呢!我这就去派人叫他。”郑氏准备起身,却被孟嘉弘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