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你不孝

何宦无妻 +A -A

  万氏眼中闪过震惊,脸上泛起了薄怒,“世子夫人,好歹我也是你的二婶娘,你当真要如此吗!”

  傅明珊铁了心,不为所动,“念夏,你还等着做什么!”

  “小姐小心!”鹊之惊慌上前,想要替傅明娴受过,安絮也慌忙的拉着,今日这巴掌是万万不能让傅明娴受了的,谁知二人的身体却悄然被推开。

  傅明娴目光冰冷的直接拦住了念夏的手,她的小手不大,但却是用足了力气,念夏的手腕已见了红肿。

  “嘶……”念夏疼的咬牙。

  傅明珊沉着脸,厉声呵斥,“放肆!”

  万氏心有余悸的看着傅明娴,没打到就好。

  然而在下一刻。

  啪!

  一声巴掌声响让争吵的万氏和傅明珊齐齐闭上了嘴,只见傅明娴肩上的披风落下几分,扬起的手收回,念夏的右脸上却是清楚的五个手指印。

  傅明娴缓缓转过身,攥紧了念夏的手腕直接将人甩到了傅明珊的面前。

  “给世子夫人请安!”傅明娴身上的气场十足,哪怕是强势的傅明珊也一时之间忘记要说什么。

  “世子夫人安好。”傅明娴躬身,动作礼数十分周全,“并非是明娴不懂尊卑,而是起初的确不知晓世子夫人的身份,知道后,又因为世子夫人和二伯母正在侃侃而谈,作为晚辈,明娴不好打断长辈的话。”

  今日的傅明娴本是为了让万氏放心,故意在装扮上学了几分从前在府中的样子,谁知道傅明珊赶巧的回来了。

  如今看着她这有七八分想象的脸,傅明珊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傅明娴的身体陡然上前,在傅明珊的耳边毫不客气的说道,“二伯母将我接到傅国公府上,是为了要陪老夫人养病,来者是客,你打了我不要紧,传出去却也是你的名声受损。”

  “因为,你不孝!”

  傅明娴嘴角带着几分讥笑,掷地有声的说道,“无子本就是大错,你还对长辈如此不恭敬。”

  “若是抚远侯老夫人知道你如此苛责侍奉你祖母的人,会作何感想?你在抚远侯府的日子还会不会像现在这般舒坦!”

  “你……”傅明珊脸色青紫,她嫁入抚远侯府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的时间孟嘉弘带她如初,可是她诞下女儿的时候伤了根本,怀孕变成难事,肚子更是没了动静。

  没有儿子是她最大的软肋,傅明珊看向傅明娴的眼中带着火光,不只是相似的容貌,连说的话也和记忆中的傅明娴一样令人讨厌。

  “世子夫人,我是小孩子,你却已经为人母,你不要脸你的女儿也不要脸不成?”傅明娴继续开口,“有这般蛮横不讲理的岳母,将来谁敢娶你家女儿?”

  傅明珊目光中喷火,谁知傅明娴不也是咬牙切齿。

  当年她被傅明湘陷害险些丢了清白,名声却也是不复存在,原本身份尊贵的三房嫡女却无人求娶,而傅国公府却还要将她送给太监做对食。

  她是人,不是东西!

  更不是傅国公府向上爬的踏脚石。

  赵秦氏当时重病在床,为了她不惜路途折腾,便是抬,也要叫人把她抬到傅国公府理论。

  当时傅明珊就是这幅趾高气昂的嘴脸,说话更是狠毒不留情面,生生的将赵秦氏气的吐血,刚送回赵国公府便闭上了眼睛。

  傅明娴恨不得杀了傅明娴,这冷言冷语亦不过当年傅明珊给她的十中之一!

  傅明娴略微挑眉,动作迅速的向后退了几步,她的脸上云淡风轻,可是傅明珊的脸色却由青变紫。

  没错,傅明娴就是要故意激怒傅明珊,左右傅明珊已经不会对她心慈手软,若是要对付,那就来的动作快一些,傅明娴在傅国公府等了这么久才等到了傅明珊,又岂会轻易让她好过。

  傅明娴狠狠的将念夏的手腕甩去傅明珊所站着的方向,“阿衡不懂事是没错,可到底是二伯母请来的,我的父亲也是正经儿的官员,还轮不到一个丫鬟来教我!”

  傅明珊一个没站稳险些被念夏撞到,还是及时的跌入孟嘉弘的怀抱才堪堪站稳。

  孟嘉弘身着冰蓝色上好丝绸衣袍,腰系玉带,袍内露出银色竹纹的花边,身材高挑秀雅,一双眸子温润如水,声音温和的向着万氏行礼,“二婶娘安好?”

  万氏脸上这才好了几分,“一切都好。”

  孟嘉弘瞥了一眼念夏,却并未多说,只是看着傅明珊说道,“明珊,咱们有阵子没回来探望岳父岳母了,还是先去报个平安吧。”

  傅明珊瞪了一眼孟嘉弘,孟嘉弘却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相信世子夫人大度,不会斤斤计较!”傅明娴接着孟嘉弘的台阶顺势说道,“二伯母房中还有要事去处理,便不叨扰了。”

  “好凌厉的小丫头,当真是疏忽了你!”傅明珊目光闪烁,“你且等着!”

  傅明珊狠狠的瞪了傅明娴一眼,这才随同孟嘉弘离开。

  “呼。”见傅明珊同孟嘉弘离开,傅明娴松了口气的看着万氏,“二伯母,方才阿衡是不是做错了吗?”

  “阿衡挨打了到不要紧,只是不想看到二伯母身为长辈却还要因为阿衡受辱。”

  万氏心中一沉,对傅明娴彻底没了疑虑,反而亲切的安慰着她笑道,“阿衡刚才做的没错。”

  “马上二伯父便要认你为义女了,你也是傅国公府的小姐,不需要对她行叩拜大礼的!”

  万氏压低着声音说道,“以为自己的世子夫人就了不起了,便是看谁都是趾高气昂,早晚有一天会耗尽孟嘉弘的耐心!”

  “看到时候以后她怎么办!”

  傅明娴垂眸抿唇,傅明珊不用等到以后了,傅明娴保证,回来傅国公府会成为傅明珊这一辈子的噩梦!

  万氏压低着声音说道,“以为自己的世子夫人就了不起了,便是看谁都是趾高气昂,早晚有一天会耗尽孟嘉弘的耐心!”

  “看到时候以后她怎么办!”

  傅明娴垂眸抿唇,傅明珊不用等到以后了,傅明娴保证,回来傅国公府会成为傅明珊这一辈子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