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傅明珊

何宦无妻 +A -A

  马车气派,四面丝绸装裹,镶金嵌宝规模丝毫不逊色傅国公府,最要紧的是,马车上面的徽章。

  抚远侯。

  是傅明珊回来了。

  竟然来的这样快,果然没有叫她失望。

  万氏显然也是清楚那马车上坐着的人,脸色不大好,傅明珊身为傅国公府的嫡长女,未出嫁时便手段高超可以让万氏吃亏,成了抚远侯世子孟嘉弘的正妻之后,便更加气盛凌厉。

  偏傅明珊运气好,孟嘉弘性子温和有礼,一向让着傅明珊,后宅大小事情也早就交给傅明珊手中,甚至连傅明珊过门多年未诞下嫡子也不曾责怪,纳妾生子寄养在她名下,丝毫威胁不到她的地位。

  大房竟然连夜将傅明珊给请了回来。

  万氏想要催促着傅明娴快些进门,之前傅明珊便视傅明娴为眼中钉,如今见到长相相似度人,怕是也不会轻易饶恕的。

  抚远侯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可惜还是晚了。

  “念夏,吩咐车夫快些动作。”马车上的傅明珊一早就掀开帘布看见了万氏和傅明娴站在门口的身影,清冷的声音夹杂着几分风雪传出,马车便迅速提了速度,飞奔至国公府门下。

  傅明珊身着绛红色绣牡丹花袄裙,肩上披着雪白狐狸披肩,鬓上簪着掐金丝镂空孔雀簪,孔雀嘴下衔着遗传黑珍珠,一双丹凤眼微微向上,贵气又张扬。

  “二婶娘,好久不见,可还安好?”傅明珊动作迅速的在万氏回垂柳院的路上将两人截了下来,即便是赶路,却未见半分风尘仆仆。

  她收到郑氏的书信后便连夜起程,傅国公府中的事情她早就清楚,她对傅明娴到厌恶,早在傅明娴锋芒渐露开始。

  明明她才是该盛宠的国公府嫡长女,偏什么事情都被三房压了一头,傅明珊是性子要强,如何能容忍的了傅明娴的存在,哪怕是相似也不行,更不要说二房还意图用这假货来争夺父亲的爵位。

  “至于二婶娘身边的那位,恐怕就是您的远亲傅姑娘了。”傅明珊特意咬重字眼,“傅明娴,可真是好名字呢,同我那去世的三妹竟是一个名字!”

  “难为二婶娘了!”

  傅明娴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不愧是傅明珊,依旧和记忆中强势,刚见面便可以言语凌厉到去提及傅国公府上人人避讳的事情,对自己的敌意更是毫不掩藏。

  看来这是打算刚回来就先给自己个下马威了?

  万氏笑道,“原来是珊姐儿回来了,竟也不提前告诉二婶娘一声,好叫二婶娘迎接你。”

  “抚远侯路途遥远,珊姐儿赶路怕是累了,还是尽快去和大嫂请安吧。”傅明珊来者不善,万氏并不想和傅明珊做口舌之争,到底她是长辈,需要顾及后辈,真的争论起来,即便是她在理也会被人诟病。

  “怎敢劳烦二婶娘亲自迎接,刚好在门口见到二婶娘本想着上前说句话,谁知二婶娘竟然视而不见呢!”

  “怎么会?这不是没想到珊姐儿你会突然回来,是二婶娘疏忽了。”万氏笑了笑,“管家还在等着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就先不和珊姐儿你客套了。”

  傅明珊却是挡住了去路,唇角浮起讥笑,“母亲那里自然是不急的,只是觉得二婶娘接远亲进府有些新鲜,我又许久不曾回来,想要见见并不过分,二伯母为何藏着掖着的拦着珊姐儿,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回头,让我好好的瞧瞧什么样子。”

  傅明珊第二句话却是对傅明娴说的,语气凌厉好像吩咐下人一般怡然自得。

  “瞧你说的什么话,二婶娘怎会故意视而不见。”万氏脸色一沉,语气中带着不悦,傅明娴是她接进府中的人,傅明珊如此不客气,更是在打她的脸,“珊姐儿,如今你贵为抚远侯世子夫人,身份贵重,就这么站在路上恐怕有些不好吧。”

  “果然是小门小户中出来的丫头,竟然一点礼数都不懂!连句起码的请安都不会吗?”

  傅明珊避重就轻,她的目标很明确是在傅明娴身上,“我叫你回头难不成你没听见?”

  万氏急了,她没想到傅明珊竟然张扬到如此程度,“珊姐儿!”

  “马上就要年关了,傅国公府这个时候一向是最热闹的,二婶娘来了客人本该是热情招待的,但是规矩却是更要警惕着的,从前我也帮着母亲管理家务,赶早不赶巧,如今就让明珊代劳吧!”

  “念夏,你去教教傅姑娘见到世子夫人到底该如何去做!”傅明珊目光犀利,含笑的将万氏拦下,“想必二婶娘也会体会明珊的苦心,不会阻挠的。”

  “否则这府中的规矩人人都不遵守了,到时候明珊说话也会跟着不分深浅,伤到二婶娘的心就不好了,再者说,若是傅姑娘不懂礼数,在年宴上冲撞了贵人可就不好交代了。”

  “您说是不是?”

  万氏目光瞥着傅明珊,厉声呵斥,“你有什么资格动我身边的人,不要忘记你已经出嫁!”

  傅明珊笑的妩媚,“正是因为明珊已经出嫁,代表的是抚远侯才会如此看重,若是未出嫁,便不会计较这么多了。”

  万氏脸色微白,抚远侯世子夫人的身份,甚至要比她这个傅国公府的二夫人身份还高,傅明珊打定主意用身份来压制她,她姓万又是长辈可以不遵守。

  但是傅明娴势必是要受委屈的,她和傅祁还指望傅明娴做事呢!此时让她伤心,日后如何心甘情愿。

  “你长姐正在和你开玩笑呢!”

  “阿衡是我侄女,以前不曾见过珊姐儿,所以不认得,珊姐儿一向心胸宽广,可不是真的要惩罚你呢,你别怕……”

  “不认得不要紧,方才和二婶娘谈话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数次了,不认得也该认得了!”傅明珊态度坚决,“念夏,你还在等什么!”

  念夏点头,看懂了傅明珊眼中的意思,绕到了傅明娴的面前,扬手就准备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