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收养

何宦无妻 +A -A

  “傅大爷和傅二爷有把柄,关于徇私舞弊,官官相护的事情,让父亲多留心一些。”

  “若是有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你便叫傅一悄悄的同府中一位叫绿灵的丫鬟传信给我,照做即可。”

  傅明娴又极其快速的退回到原位。

  绿灵是她前世所救,傅国公府的旁人她说不准,却是能信得过绿灵的,这些日子她也旁敲侧推的从文口中问到了一些三房的情况。

  都知道傅明远懦弱,做不出什么大事来,他的生母卢氏就更不用说了,丫鬟出身,眼皮子浅上,教出来的东西也都上不得台面,傅明远默默无能,傅大爷碍于面子和流言也算不曾苛责。

  傅周氏做主给傅明远娶了妻,又纳了两房姨娘,嫡妻徐氏母家虽是吏部尚书徐元道,可惜却是庶出,性格和傅明元真是有夫妻相,姨娘是原先伺候傅明远的丫鬟,提拔上来的。

  徐氏过门后只生了个女儿,倒是两个姨娘先后诞下儿子,可惜儿子年纪尚幼,还不成气候。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傅明娴真的很想冷笑出声,三房本就没个能顶事的人,傅周氏在给傅明远娶妻的时候更不上心,摆明了希望三房后继无人,到时候等着她撒手人寰的时候,就可以彻底将三房扫地出门了。

  也是,当初傅明远的身份便不清不楚,到时候一句狸猫换太子弄错人就能撇的一清二楚,傅国公府,还真的是想把三房的痕迹彻底的都抹掉啊。

  从前傅明娴很不喜欢傅明远,觉得他不但是庶出,更是破坏了爹娘琴瑟和鸣的存在,就像一个病根蜿蜒在三房,可是如今她看开了,傅明远虽是庶出,却也身上流着傅政的血,和她血肉至亲,也算是给父亲留个血脉吧。

  不至于让父亲九泉之下连个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

  不过,许是三房潦倒,除了傅明远没旁人的原因,三房的管制到是松懈,奴仆不曾遣散,还是从前那些,绿灵就在厨房帮衬着,前些日子,傅明娴借口喜欢吃豌豆黄,万氏便去三房将绿灵要了过来。

  谁都知道从前傅三小姐也是喜欢吃豌豆黄的,府中绿灵的手艺最好。

  她只问了句绿灵还记不记得曾经三房嫡女傅明娴,绿灵便清楚的点头了,无需多言。

  “可是……”傅明元依旧不放心,门外却已经来了人。

  万氏身着湘红色织锦缎袄裙,鬓上斜插镂空飞凤金步摇,“阿衡啊,都准备好了没?”

  “阿衡……”万氏看着盛装装扮的傅明娴,心中却已经是波澜四起。

  傅明娴面色无异,将万氏脸上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多谢二伯母周全,母亲和哥哥都准备好了。”

  “可以随时动身,二伯母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吗?”

  “没……没有,马车已经在府外等候了。”万氏脸上又重新恢复微笑,“安絮,去帮忙傅夫人和傅少爷打点。”

  “现在就可以启程了。”

  傅明元扶在何氏身旁,“那妹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好好照顾父母的。”

  来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傅国公府的气派宏伟了,走的时候却是截然不同的心情,何氏坐在马车上担忧的看着傅明娴,良久终究还是放下了轿帘。

  “阿衡啊。”万氏唇角带着笑意,满意的打量着傅明娴,“你今日的装扮真是大方得体,看来你很适合如此。”

  傅明娴就站在傅国公府那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下面,看着何氏和傅明元离开,收回目光望向万氏,“二伯母和二伯父一番美意,阿衡心中清楚更感激,可惜阿衡也不能做什么,只有好好的学习茶道,将来侍奉在老夫人的面前也算是替二伯父分忧。”

  万氏眼角的笑意更深了,“难得你这么懂事,不像欢姐儿那般任性,我和你二伯父其实早就有件事情想要同你商量。”

  “我们一见面便对你止不住的喜欢,若是你能常到傅国公府看望我们二老就好了,因此我们便商量着想要给你个名份,收你为义女,你意下如何?”

  “你放心,我们会隆重来办这件事,并且将你的名字计入傅国公府的宗谱,定然不会叫你受半分委屈,将来有着傅国公府小姐的身份出嫁,也不会叫你夫家看清了你。”

  傅明娴很懂事,也很听话,但是现在远亲的关系还不至于让傅钰完全的放心下来,收傅明娴为义女,名字记入宗谱后,傅钰便是名正言顺她的义父,对她的亲事插手也不会叫旁人非议。

  同她商量?

  恐怕傅钰和万氏早就私下定好的,如今来说,不过是叫她有个心理准备。

  傅明娴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惶恐,“这怎么敢?”

  “阿衡何德何能?”

  万氏态度坚决,眸子中一闪而过的严厉,“二爷说你担当的起,你便担当的起。”

  傅明娴犹豫道,“可是……认义父乃是大事,阿衡是万不敢私自做主的,若是方才母亲在也就好了,就可以和母亲一同商量了。”

  “这个你放心,若是你同意了,老爷会亲自去拜访你父亲,同他说这件喜事,相信你父亲通情达理,不会不准许的!”万氏拉下脸,沉声问道,“阿衡,莫非是你不愿意吗?”

  傅明娴抿唇,“怎么会?”

  “全凭二伯父和二伯母做主。”

  “那就好。”万氏脸上重新露出了微笑,亲昵的握上了傅明娴的手,镶着凤凰于飞的护甲有些凉,碰到傅明娴手背的时候只让她觉得寒从心起。

  “看来真是前世的缘分,怪不得二爷还说从第一眼见到你便觉得亲近,连我也是这般想的,等着二爷下朝回来我便同他说这件喜事,他定然是高兴极了。”

  “府中许久没有喜事了,又赶在年关,今年真是大喜啊!”

  将傅明娴的名字记入宗谱中越早越好,等着年宴的时候再安排她和汪延见面,到时候汪延定然会同意帮傅钰的,再者说,傅明娴过了年便十四岁了,虽还未及笄,但是若是汪延喜欢,先送过去将养着也是好的。

  “天凉,咱们还是先回去吧。”万氏刚打算同傅明娴回房,却看见巷口出慢慢靠近的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