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越像越好

何宦无妻 +A -A

  何氏看出来了,傅明元看出来了,甚至连鹊之都知道,可是他们却连问都不问一句,就这般无条件的信她,帮她。

  要是,前世她能生在这样的家庭该多好,就不会有诸多的是非,也可以安稳的过一生,承欢父母膝下。

  “入夜地上凉,别冻坏膝盖,会烙下病根的。”

  鹊之惊喜的看着傅明娴,慌忙的擦掉了眼角的泪水,“谢谢小姐。”

  傅明娴没回头,“留下来之后,你就要学的心更冷更硬,莲青和文竹以后交给你了。”

  “更不许……再哭了。”

  不多一会儿功夫,傅明娴主仆就已经到了红梅苑,大雪纷飞的腊月,也是红梅开的最艳的时候,树枝上含苞待放的花朵娇艳欲滴,更有淡淡的梅香沁人心脾,连带着傅明娴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别愣着了,挑些花骨朵放到房间中,能开好些日子呢。”

  傅明娴低着头,目光极其认真,索性在傅钰的面前她也不需要避讳着从前的爱好了,反而两人越像越好,最好再找个适当机会表表忠心。

  总不能光让傅钰巴巴的等着,却半点甜头都吃不到。

  “鹊之,若是我哪天真的出事了,我是说如果,你便折一株红梅,最好是含苞待放的那种,送去陆大人府上那里。”傅明娴犹豫了几番,“他应该会顾及你……应该吧。”

  赵宛容是她在世上剩下的唯一的至亲了,她喜欢红梅花她是知道的,假如她没能搬到傅国公府,希望赵宛容能看在从前的情分上帮着傅家。

  嗯……她应该会帮的。

  听说陆历久待她很好,陆历久现在的官职还是能在朝中说的话上话的。

  她也只能求她了。

  鹊之狠狠的点着头,“奴婢知道了。”

  “是谁在那里?”

  红梅苑外又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傅明娴手指一僵,这声音是傅明远。

  “你……”话音落下,傅明远已经走到近处,他身穿靛蓝色的长棉袍,腰间挂着青色白玉腰带,提着灯笼。

  “原来是傅姑娘。”傅明远的声音带着几分欣喜和高兴,“惊扰了姑娘真是抱歉,只是……不知道姑娘竟也是喜欢这红梅花的?”

  傅明娴皱了皱眉,闷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傅明远亲近不起来,“见红梅开的正好便想着要折几株放在房间**养着,是阿衡僭越了。”

  “鹊之……”

  傅明远将灯笼放在一旁,心思都放在红梅上了,没见到傅明娴正示意鹊之回去,只是一股脑的说道,“天黑路滑,姑娘还是在一旁等候吧,这红梅花我也很喜欢,总是会折一些。”

  “若是不嫌弃,就让我帮你选一些吧……”

  “姑娘……?”

  傅明远兴致勃勃回头,却发现傅明娴和鹊之早就走了许久。

  傅明远有些失望,站在原地望着手中折好的红梅发呆,口中呢喃着,“她还是那么讨厌我,连话也不愿意和我多说半句,哪怕只是长得像……”

  “小姐?”鹊之脚步急促的跟在傅明娴的身后,“您慢些,当心摔了。”

  傅明娴这才放慢了脚步。

  “小姐,那位是傅家的少爷吗?看起来很面善啊,您怎么总是躲着他?”鹊之有些气喘吁吁。

  “男女有别,何况是深夜在红梅苑中相见,传出去可是百口莫辩了。”傅明娴眉心微拧。

  真的是因为这个?

  傅明娴也不知道,她只要一看见傅明远那小心翼翼的目光只觉得心里堵得慌,明明他是三房唯一的男丁,明明他都已经娶妻生子了却还是那么懦弱。

  还去喜欢什么红梅花?!傅明娴更觉得生气。

  倒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是奴婢疏忽了!”鹊之恍然大悟,“那咱们快些回去吧,要是小姐喜欢红梅,明日奴婢再帮您多折一些。”

  “嗯。”

  折腾了一天,傅明娴也有些乏了,吩咐鹊之将匆匆折好的红梅插入景泰蓝缠文枝花瓶中便洗漱躺下。

  明日还有硬仗要打,送走何氏和傅明元后,估摸着傅周氏也该传见她了,只是不知道傅明珊会什么时候来。

  左不过这三五日,一别多年,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和记忆中一般,张扬跋扈?!

  ……

  雪下得越来越大,清晨的阳光刚照到镂空窗桕上傅明娴便醒了,文竹在门外守着听见屋内的声响便推门进来。

  “小姐可是要起身了?”

  傅明娴点头,“服侍我梳妆打扮吧,今日穿二伯父送来的蜀锦镶金线绣木槿花袄裙的那件。”

  文竹低头应着,心中疑惑却面上无异,为何傅明娴变了喜好,进门住在临雨轩的这些日子,傅明娴穿的一直都很素雅。

  “要那枚金累丝嵌红宝石的步摇。”

  傅明娴的要求,文竹都一一应下,傅明娴看着菱花铜镜中的自己嘴角微扬起一抹弧度,不知道她的好祖母见到自己的样子,会不会吓得从床上跳起。

  要是真的能,二伯父一家可要好好的谢谢她了,本是借口个幌子来陪老夫人养病,倒真的弄巧成拙的让傅周氏来了精神。

  “小姐,都好了……”文竹抬头,看着菱花铜镜中的傅明娴突然止住了话。

  要回去了,带我回去……”

  雪下得越来越大,清晨的阳光刚照到镂空窗桕上傅明娴便醒了,文竹在门外守着听见屋内的声响便推门进来。

  “小姐可是要起身了?”

  傅明娴点头,“服侍我梳妆打扮吧,今日穿二伯父送来的蜀锦镶金线绣木槿花袄裙的那件。”

  文竹低头应着,心中疑惑却面上无异,为何傅明娴变了喜好,进门住在临雨轩的这些日子,傅明娴穿的一直都很素雅。

  “要那枚金累丝嵌红宝石的步摇。”

  傅明娴的要求,文竹都一一应下,傅明娴看着菱花铜镜中的自己嘴角微扬起一抹弧度,不知道她的好祖母见到自己的样子,会不会吓得从床上跳起。

  要是真的能,二伯父一家可要好好的谢谢她了,本是借口个幌子来陪老夫人养病,倒真的弄巧成拙的让傅周氏来了精神。

  “小姐,都好了……”文竹抬头,看着菱花铜镜中的傅明娴突然止住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