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坦白

何宦无妻 +A -A

  夜幕悄然落下,临雨轩早已亮起了烛火,照在傅明娴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暖意,何氏看着这般神情认真的傅明娴心底却是开始打鼓。

  “阿衡……”

  “去陪老夫人养病只是个借口,傅钰之所以把咱们接来他的目的是在我,您还记得我上次和您说过的这府中原来的傅三小姐傅明娴吧。”傅明娴正色,缓缓开口。

  “就是被送去做对食的那个。”

  何氏眸子缓缓睁大,握着傅明娴的手有些发抖,事已至此,便是在明白不过的事情了,傅钰……居然会这般恶毒。

  “阿衡,这如何能成?咱们走吧,哪怕是傅国公府也不能强行插手你的亲事,不要说你父亲在朝中尚有官职,便是没有咱们拼了性命也要护着你。”

  和西厂督主成为对食?

  何氏只想想便觉得头皮发麻,为人母者,她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傅明娴跳入火坑。

  傅明娴如今正年少,还有大好的时光在等着她,这怎么能行呢?!

  “您别怕,即便是他打着这算盘打算故技重施,也要他能算计的成才是,正如您说的,名不正则言不顺,傅二爷想要用我去讨好汪延,却也要看那汪延同不同意,再者说,他也需要顾及我的想法,强按牛头硬喝水只会两败俱伤。”

  傅明娴压低着声音说道,“眼下傅国公府盛势,依照父亲的官位却是不能抗衡的了的,且先等着父亲官职升迁的事情板上钉钉才做的数。”

  “明面上是不能和傅二爷抗衡,但是阿衡也不会坐以待毙,您今日也听到了,其他房的夫人也都曾来看望过女儿,这其中的原因虽不好一时半会儿同母亲分辨清楚,但是阿衡可以肯定的是。”

  “这各房夫人争端的空缺便是阿衡的机会,我会找机会让他不得不放了我。”傅明娴语气笃定,“母亲,你信我,无论阿衡做什么,对母亲,对哥哥,对父亲的感情永远不会变,阿衡永远都是阿衡,是傅家桓和何知秀之女。”

  “可是……”

  傅明娴见何氏依旧担忧,便安抚道,“目前我在傅国公府也算作是安全的,您也见到了他指望着要利用我,是绝对不会苛责于我的!反而要好吃好喝的待着我。”

  “要是现在就撕破脸,恐怕他们非但要用强,我担心还会伤害到母亲和哥哥!到时候得不偿失,反的逼的傅国公府狗急跳墙兵行险招。”

  “阿衡之所以和母亲说,是有事情要请母亲帮忙!”

  “明日傅二夫人便会送您回去,您也不用多说,照着做便是,但是回家之后便给在国子监的父亲书信,叫他知会一声,若是能有信得着的同僚也可以透露一些忧虑,另外哥哥也可以去约一些同窗。”

  傅明娴故意挑高了声音的说道,“年关将至,傅二爷是咱们的远亲,阿衡在远亲家小住些时日也是可以的,相信二伯父一定会将阿衡照顾的很好,否则也无法说的过去。”

  傅明娴知道何氏可能不会理解她和傅国公府的纠纷,但是与其瞒着叫何氏和家人担心,还不如直接坦白了现在的状况,何氏回家后也好做个准备。

  叫外人都知道傅国公府接了她进门,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害了她的性命,傅明娴这也是在为她自己留一条退路。

  何氏眼眶为湿,“阿衡,你长大了,娘还记得你八岁那年同隔壁的丫头起了争执,回家后便窝在娘亲怀中哭了许久,如今你能这般沉着镇定,娘本是该高兴的。”

  “可是娘私心里又不希望你这般懂事,你越懂事越减轻就越代表你承受的越多,娘希望能一直护你在膝下,是娘无能。”

  何氏心性善良,不与人为争,她的女儿倒是很活泼好动,也不知是随了谁的性格。

  傅明娴声音已有哽咽,却故作笑道,“来而不往,阿衡只当做是傅钰请咱们来好吃好喝的就观赏再回家。”

  何氏转过身。

  “母亲放心,阿衡有把握,不会有事的。”傅明娴仔细的看着何氏的样貌,印象中的何瑾秀什么样子她已经模糊了,何知秀也是她亲娘。

  傅明娴又陪着何氏说了一会儿体己话这才出门回自己的房间,出了门冷风簌簌的吹在脸上,叫傅明娴头脑又清醒了几分。

  鹊之替傅明娴提着灯笼,小声的说道,“小姐,夫人和少爷明日便会回去,您真的不和夫人一起走吗?”

  “走不了了,那就好好的在这待着吧。”

  傅明娴低着头,拉了拉肩上的狐狸披风,看着青石路上的薄霜说道,“听说傅国公府的红梅这个时候开的最好,一直没有机会去看。”

  “陪我看过了红梅,你便也和母亲一起走吧。”

  “可不是,奴婢听着艾青说……”鹊之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傅明娴的话,待反应过来之后,惶恐的跪在地上,“小姐,是鹊之做错了什么吗?”

  “惹的小姐不痛快要赶走奴婢,您责罚奴婢吧,但是求求您了不要赶奴婢走。”

  “鹊之。”傅明娴的眼眶亦有些微红,私心里她和鹊之感情深厚是很想她能留在身边的,可是傅国公府不适合她待着,日后她的处境必不会像现在这般悠然,等着她的路早已经布满荆棘。

  她自己不要紧,却不想拖累傅家,这个让她尝尽世间冷暖,唯一温暖她的地方。

  “鹊之,你做的很好,只是父亲不在家,我又不在母亲身边,你帮忙回去照看,也算是替我尽孝!”

  鹊之拼命的摇着头,“小姐,鹊之虽然愚钝却也是猜到了小姐的用意,夫人和少爷明日便会离开这里回家,小姐身边孤苦无依,就让奴婢陪着您吧。”

  “奴婢不怕!”

  “可是我不愿意。”傅明娴张了张嘴,只觉得喉咙处酸涩难当。

  鹊之却目光坚定,“小姐待奴婢恩重如山,这么多年,从未真正的当奴婢是下人作践使唤,哪怕是死,奴婢也愿意陪着小姐。”

  “求您了!夫人那里有娘和红素姐姐照看着不会出事的。奴婢想要和小姐在一起。”

  傅明娴鼻尖微酸,轻笑着出声,“你们为何这样好,明知道我性格大变,却还选择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