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乱3

何宦无妻 +A -A

  陈岚见傅四爷终于为之所动,不由得面上一喜,再度压低着声音的说,“那远亲长得很像傅明娴。”

  “看着老大老二的意思,都想再送一个过去。”陈氏自己小声嘀咕着,“原先还没想到这层关系,还是今日才知道。”

  “怪不得老大和老二会争得那般凶,真是……”

  惊讶过后,傅四爷脸上又重新恢复了笑意,“大哥和二哥想要做什么事情那是他们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管这么多了。”

  “你……”

  陈氏瞪着眼睛,“你就不能长进。”

  傅四爷笑的云淡风轻,眸子中的挣扎一闪而过,“不但我不参合,还有夫人你,最好也别跟着参合太多,实在在府中闲着无事,可以去找你的堂姐妹们多走动走动。”

  “你是四房嫡母,要看着晨哥儿和其他哥儿读书。”

  陈氏的性格像极了她叔父,可是傅四爷却不想自己的子嗣也那般莽撞急促,还是多读书好,读了书人也就聪明机灵了许多。

  小时候在学堂里,傅家的少爷除了傅三爷最出类拔萃,就要数傅四爷最用功努力,可惜前面有着那么优秀的三哥压着。

  日月之辉总会遮住了旁人,叫傅家其他的少爷都显得暗淡许多,如今时光匆匆,傅三爷也在战场上暴毙故去多年。

  还真是物是人非,只是岁月在他们身上都留了痕迹,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年少轻狂。

  陈氏被堵得哑口无言,读书可是她的短处。

  “既然回来了,那就一起用晚膳吧。”陈氏无奈的说道,“彩律,去叫人准备着。”

  浅云居。

  五房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

  何莲云身着藕粉并蒂荷花长袄,头上梳着留仙髻,簪着红玛瑙凤凰发钗,眯着眼睛看着站在一旁低头的傅五爷,心中更是堵得慌,她义父当时给她张罗了那么多门亲事,为何就偏偏选了傅五爷这般庸懦无能的存在。

  想当年傅五爷也曾风度翩翩,惹的京城中的千金们青睐,虽然是庶出却也丰神俊逸。

  可惜何莲云太过气盛,她义父又是皇上身边圣眷隆宠的司礼掌印太监曹吉祥,兼任东厂厂公,位高权重,同内阁首辅徐友珍私交甚密,权倾朝野。

  守着这般狠辣刁钻的夫人,渐渐的,傅五爷的性格便越发的庸诺不善言辞。

  “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何氏目光瞥向傅五爷,她不是没想过要扶持傅五爷,奈何傅五爷实在不成器。

  这不,在户部谋的正六品主事的差事还是靠着曹吉祥的面子。

  傅五爷沉声回了几声,“还能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不行,这件事情我还是要和我义父说一声。”何莲云厌恶的看着傅五爷,“要我说还是你没用,但凡你有些能耐把傅国公府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也不会叫我义父好心当做驴肝肺。”

  “我义父可是东厂厂公,那突然冒出来的汪延算是什么东西,也就老大老二还把他当做个宝!”何氏唾弃了几声,“我义父也懒得插手这一家烂摊子!”

  数年前傅国公府陷入危机,何莲云不是没想过要去求曹吉祥帮忙,毕竟一荣俱荣,她也是傅国公府的儿媳妇,曹吉祥也允诺答应了要出手,谁知道傅祁竟然拒绝,选择相信汪延。

  还把老三家的闺女送去了汪延身边。

  可真是歹毒。

  老三死的早,就留下这么一个根儿,也被汪延折磨的没几年活路。

  谁不知道这位万贵妃的宠臣汪延和曹吉祥是死对头,东厂作为皇帝爪牙多年,怎的会允许西厂凭空冒出分权,闹得曹吉祥脸色难堪,不再插手,她这个义女也跟着受牵连。

  现在可倒好了,老三家的死得早,就又想着要再送,何氏忍不住嗤笑,真是不识好歹。

  “我是家里的庶出,又是排行最小的,怎么轮也轮不到我。”傅五爷看着何氏,却是少有的腰板挺直。

  “你义父是能帮着傅国公府不错,可是傅国公府恐怕要跟着改姓曹了!”

  何氏怒目看着傅五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

  “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傅五爷转身不在停留,他是没用,被何氏驱使了这么多年也就罢了,谁叫他娶了这么个母老虎回家,当初他生母王氏也曾告诫过他,他没听怪不得旁人。

  可是傅国公府对他不薄,甚至他的主母傅周氏也不曾苛待他这个庶子,曹吉祥是能帮着傅国公府不错,可是存的什么心,他还没傻透还能分得清,谁愿意仰仗别人活着。

  ……

  傅明娴老早就派人传话,晚膳要同何氏一起吃,何氏一早便叫人准备了傅明娴爱吃的小菜,其中就有那豌豆黄,八宝野鸭和油焖鲜菇也很和她的胃口。

  傅明娴用了不少,可何氏却是没多大心思吃的。

  “阿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娘说?”何氏犹豫着看着傅明娴,虽然他们到傅国公府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傅二爷对傅明娴未免太过关心了。

  不但好吃好喝的送来,还特意从宫中请了嬷嬷,听说是专门来教阿衡学习茶道的,何氏只是个后宅夫人,对傅国公府更是不熟悉,不了解这府中的人都是些什么脾气心性,可是她却懂得本分。

  突然而来的好处,其中一定有猫腻,可是傅明娴却很镇定的样子。

  尤其是在听说今日各房的夫人们也都来拜访,何氏便是在相信自己的女儿也是按耐不住的。

  “傅二爷叫你来傅国公府到底是要做什么,还有你……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傅明娴一向聪慧,她都感觉到的事情傅明娴不会不知道。

  大半碗豌豆黄见底,傅明娴这才放下碗筷,“母亲,今日来也是有话要同您说的。”

  “二伯母已经答应,明日会送您和哥哥回家。”

  何氏有些惊讶,“不是叫我们去陪伴老夫人身边么?也不用了?”

  “那你呢?”

  傅明娴示意鹊之将人都带了下去,握着何氏的手,“母亲您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