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乱2

何宦无妻 +A -A

  “老爷,咱们应该怎么办?”郑氏脸上满是愁云,在临雨轩时看到傅明娴第一眼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甚至脑中竟然产生了一道荒谬的想法。

  是傅明娴死的不甘心又来找她报仇了。

  珊姐儿和湘姐儿对傅明娴下手她是知道的,整个傅国公府若说二房在赵家被判谋逆时横插一脚会被傅明娴记恨放在头一个,那剩下的便是她大房和傅明娴的恩怨最深了。

  当初傅明娴的名声可就是因为湘姐儿丢的,才最后被送去汪延府上做对食。

  或许因为做贼会心虚,郑氏的脸色不太好,她是最信鬼神之说的,总认为傅明娴是被汪延那些阉人所用的变态手段才给生生的折腾没了。

  天知道她在临雨轩是用了多大的力量才没有慌张,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的从让万氏给说退。

  “总不能让老二就这么占了心机,而且……而且妾身一见着那丫头的眼神,就觉得……有些背后发寒。”郑氏目光闪烁。

  “你说那丫头不但长得像,而且连名字都一样?!”傅祁眉心紧拧,“你亲眼去瞧见了?”

  郑辛眉点头,“亲眼见着了,错不了,活脱脱她小时候的模样,老二还特意派人从宫中请了教习嬷嬷教她茶道,从前老三家的那个也是极其擅茶!”

  见过傅明娴之后,郑氏便派人去打听清楚,傅二爷是用远房表亲的名义将傅明娴一家带去的,本就是姓傅从明,只是巧了也取了娴做名字,偏偏一样的名字,容貌还那般相似。

  真不知道是缘分还是孽债。

  傅明娴,傅明娴,仅仅是这三个字,就足够有底气让汪延驻足。

  “老爷,是不是她……她回来报仇了?”郑氏的声音有些颤抖,说话的时候目光更是不时的瞥着窗外。

  “怎么办?怎么办!你就知道问怎么办!”傅祁背着手,目光中划过一抹阴狠,“看你那样子,黄土要埋到脖子的人了竟然会害怕一个小丫头片子!”

  “先不说她不可能是,就算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她活着的时候我们都不怕,死了还怕什么!”

  郑氏抿唇没敢顶嘴,心中却是有些忌惮的。

  傅祁面色沉重,紧皱的眉头似乎是在思虑,“看来不能在小年宴上将人送到汪督主府上了,这事情要提前,抢在老二的前面!”

  “你明日派人去给珊姐儿送信,叫她带着抚远侯世子来一趟!”傅祁顿了一顿,“不……连夜写,叫她明个一早就动身,赶在晌午之前回来!”

  抚远侯世子孟嘉弘同汪延还算有些情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说上话,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尽早的见到汪延,把如姐儿先送去再说。

  “当年在府上珊姐儿便能帮着打理这些事情,叫她好好的看着二房和那个傅明娴,实在不行便先解决了。”傅祁的眸光中闪烁阴狠,心中已经动了杀心,“左右她是留不的了。”

  “湘姐儿在宫中的困境可等不得了。”

  “若是母亲听到消息一定会见傅明娴,这消息咱们是拦不住了,只能动作快!”傅祁再度坐下,将一旁景泰蓝缠文枝茶杯端起,轻轻的啜了一口半凉的茶水。

  “老二也太不是抬举了,这么多年还是对爵位虎视眈眈。”

  郑辛眉点头,“老爷放心,我这就去给咱们的珊姐儿写信。”

  傅明娴的存在宛若一道惊雷炸响在傅国公府,同样坐立不安的不只是傅大爷和傅二爷。

  世安苑。

  “你还知道回来!”陈氏坐在红楠木凳子上气愤的拍案,桌腿好顿晃了晃,她派人去赌坊找了傅四爷三次,就差亲自上阵,这才将他从哪乌烟瘴气的地方拉了回来。

  她是大将军陈启侄女,从小寄养在二叔家长大的,自幼习过一些武艺,性格也是随了武将的莽撞急躁,不擅长使那些计谋,却墙头草,锱铢必较。

  偏偏遇到傅四爷这个好赌成性,牛皮糖一样的性格,大明有着规定,一家不得超过两位在朝中身居要职,老大和老二争得火热,老五性格懦弱不适合做官,只是寻了个闲职。

  傅四爷便主动请缨做了生意管理田产铺子,傅国公府过半的来源都是出自傅四爷手中,可惜这么个能赚钱的主也有着缺点,那就是好赌,而且出手特别大方。

  动辄上万的银两说输就输了。

  “夫人您消消气,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为夫我这正忙着呢。”傅四爷不以为然,反而面带笑容,“今日的手气好,还指着翻本呢!”

  傅四爷站在门口,身上穿着墨绿色貂皮大褂,面带笑容,五官到不似几个兄弟那般凌厉,看着和善多了。

  “赌赌赌!你就知道赌,咱们家的银子迟早会被你给败光了!”陈氏被傅四爷气的脑袋嗡嗡作响,险些将正事儿给忘记了。

  傅四爷挑眉,“夫人这是说的哪的话,为夫我还是赢多输少的,我……”

  “得了……先不说你好赌这事儿,我急着找你回来是另有要紧事。”陈氏揉了揉太阳穴,神情突然变得凝重紧张起来,“你猜我今日看见谁了?”

  傅四爷见陈氏不再说他赌钱,也十分配合的严肃问道,“是谁?”

  “老二前些日子接来的远亲。”陈氏正色,声情并茂的说道,“今日我和五弟妹一起去的,可巧了,结果还碰上了大嫂。”

  这……一远房亲戚有什么好看的。

  傅四爷凑前,继续配合,“嗯,然后呢?”

  陈氏砰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傅海,你能不能上点心!凭什么你累死累活的在外面给他们挣着银子,他们不但不承情,还嬉笑士农工商!看不起你。”

  “你就不能好好的争一把!”

  傅四爷沉眸,“这……我也不是当官的料子,管理家业当初是我自己的选择,况且自己赚银子花起来也舒坦。”

  这倒是实话,若非傅四爷从商,恐怕赌起来也不会这么随意。

  “你知不知道,老二家的远亲长得很像傅明娴。”

  傅四爷猛然抬头,“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