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细思极恐

何宦无妻 +A -A

  鹊之进门的时候,傅明娴依旧坐在临窗大炕上望着镂空雕花窗柩愣神,香炉已经被拜摆放到原来的位置,屋子内又重新燃起了檀香的味道。

  前世傅明娴喜欢花香,如今却觉得檀香可以让人凝神静气,房间中总是叫人燃着。

  陆历久说他医术比读书更好。

  傅明娴刚开始听到的时候很震惊,可是回过神儿来仔细的想着,只觉得大有文章。

  他会医术?

  当年在赵国公府,她为了能让赵宛容嫁给别人,设计她弄脏衣裙前去后院换新,同时又在陆历久的酒中动了手脚。

  可是刚刚陆历久说他是懂医的,不但懂医,而且医术很好,那么……他怎会察觉不到酒中的蒙汗药?

  傅明娴脸色惨白,更是坐立不安,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到底陆历久当年是真的大意,还是这其中有何隐情?

  前世她因为愧疚一直不敢真正去看赵宛容,更是从心里想要避讳这件事情,可是如今她作为局外人再去看待当年的事情。

  赵宛容好像也答应的很快。

  虽然赵宛容很聪慧,虽然赵宛容对她很好,虽然赵宛容的性格温顺,可是……到底是嫁人,岂能那般儿戏。

  她答应的是不是太过草率了?

  “小姐,陆大人已经送走了,少爷说是先回房读书了。”鹊之打开门,外面扑进一阵冷风。

  “小姐,小姐?”

  见傅明娴没了动静,鹊之又轻唤了几声,“您还在为大少爷同那秦少爷打起来的事情生气呢?”

  “奴婢先替您换药吧。”

  傅明娴回过头来目光看着鹊之,似是不经意的问道,“陆大人走了?有没有说什么?”

  鹊之摇头,“没有啊,陆大人只是叮嘱了少爷要多用心读书。”

  傅明娴有些犹豫道,“鹊之,你觉得这陆大人如何?”

  鹊之想也没想的回答,“奴婢觉得陆大人很好啊,虽然是翰林院大员,却并不摆架子,对咱们下人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很有学问和素养,一看就是读书人。”

  “听院子里的小丫鬟说了,陆大人不但为人温和有礼,而且还很情深,对家中妻子也十分体贴和照顾,他的妻子身体不好,没能给他诞下一儿半女,也未见陆大人纳妾,听说连责备都不曾有过半句。”

  这年头,未曾纳妾的男人,真是不多了,尤其还是陆历久这样的正五品翰林院大员。

  未曾纳妾,不曾苛责……

  傅明娴恍然,眉心微拧的看着鹊之手中的草药香囊。

  鹊之高兴的说道,“小姐您还真的别说,奴婢原以为您这脚伤又要遭罪呢,没想到陆大人调配的草药香囊这般好用,竟是没有肿起来呢。”

  “小姐,您这些茶叶茶册还要继续看吗?”

  傅明娴点点头,转念想到,“放在这里吧,这几日都不用撤下去了。”

  “另外今日的晚膳在母亲的房中,我有话要和母亲说,你想个办法拉着文竹,就把今日各房夫人在我房间中的行为说的仔细了,重点在郑辛眉的身上。”

  傅明娴收回目光,四房老爷中,傅大爷阴狠,傅二爷笑里藏刀,傅五爷鲁莽,傅六爷懦弱。四房姨娘们无数,却都压不过正室,而这些夫人们,只有郑辛眉的家室要差一些,全凭着手段在傅国公府掌家这么多年。

  万氏对手,总不能太差。

  前世赵秦氏被傅国公府这些人气的吐血,又默许傅明湘毁了她的名节嫁给汪延做对食,她不能将整个傅国公府都恨上,大房和二房却是跑不了的。

  “奴婢知道了。”鹊之在这几日傅明娴到调教下已经好了许多。

  “等等……,再告诉文竹派几个可靠的婆子,以后不准秦洛进门。”

  她不想和前世那些相熟悉的人接触,可是却总是能见到,今日是秦洛和陆历久,那么他日呢,要是汪延又或者……霍彦青。

  傅明娴不是因为胆小想要逃避,她只是不愿意再陷入纠纷,傅国公府得到应有的惩罚后,若是有家室清白的愿意娶她,那她也必定会全心全意的相夫教子,同应天这些权贵离得远远的。

  正因为想清楚了,所以才想要避嫌。

  如今她的存在已经被傅国公府们的夫人知晓,恐怕不日老夫人傅周氏便会将自己请过去打探虚实,她得快点行动才成。

  ……

  “你说什么?”傅钰刚下朝回来便从万氏那听到傅明娴被其他几房夫人瞧见的消息,当即动怒。

  “都是怎么办事的,不是千叮咛万嘱咐不到小年宴上不要让傅明娴路面,为何还会出这样的差错!”傅钰突然眯着眼睛,眸光中散发着锐利,“难道是傅明娴不老实?”

  万氏嘘声,直到傅钰发泄完了心中的怒气这才插嘴,“老爷,这件事情,还真怪不到人家傅明娴的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傅钰目光瞥着万氏,已然没了耐心。

  万氏冷呵一声,“还不是你的好女儿乔姐儿。”

  万氏工于心计,当时只是因为其他夫人去的匆忙打的她措手不及,事后只要稍稍一查便能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傅明娴主仆根本不曾出门过,又有文竹和莲青看着,要是有异样早就能被看出来的,再加上傅明娴不曾见过这府中的三小姐,纵然再聪慧也很难联想到傅钰接他们来的目的。

  若不是傅明娴,那便只有是见过傅明娴的府中人。

  这段时间出入临雨轩的只有傅明玫和傅明乔,玫姐儿不过小孩子心性,况且当年傅明娴在府中的时候她还年纪很小,该是印象不深的。

  如此,就只剩下了乔姐儿。

  也是傅明乔自打赵氏去世后便一直将万氏视为死仇,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原来是打算在这里等着她的!

  万氏越想越生气。

  “你说……是乔姐儿?”傅钰发过火之后好了许多,“不可能吧。”

  傅明乔这个女儿在他的印象中并不深刻,自打赵氏没了之后便变得小心翼翼沉默寡言,“她为何要泄露消息。”

  万氏突然啜泣着哭了出来,“还不是因为她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