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医术要更好

何宦无妻 +A -A

  秦洛撸起袖子,大有一番要和傅明元再次大打出手的样子,而傅明元也早就是心中积攒了一股火气,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阿衡,秦洛欺人太甚,竟然还找到了傅国公府来,这还得了!

  他上次就该直接豁出命把秦洛给解决了的。

  “你有什么可神气的,你不过是仗着你身后的随从人多,我不怕你。”

  秦洛当时便恼了,厉声呵斥住门外那些刚要闯进来的下人们,“你们都站在身后谁也不许动手,小爷我自己就能把他解决了!”

  “哥,别打……秦洛……”

  “还愣着做什么啊!还不快点将秦公子和哥哥拉开!”傅明娴着急的朝着身后的丫鬟婆子喊道,自己的身体却是快一步的上前,“哥!”

  “不就是仗着秦国公府才能作威作福,你有什么真本事……你再敢纠缠我妹妹我饶不了你。”

  “你当小爷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都是白待的……”

  可惜怒火正胜的两人哪里还能听得去别人的劝告,几乎是瞬间的功夫就已经再次扭打在一起,房间中再次乱作一团,秦洛撞翻了屏风,傅明元踢翻了香炉。

  “啊……小姐,您怎么样没事吧。”鹊之突然惊叫让房间中的人一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见到傅明娴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水沁出。

  秦洛两人打斗间误伤了傅明娴,她本就脚上有伤,需要静养,如今只觉得脚背处疼的钻心,好一阵没说出话来。

  这下好了,满屋子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还从未见过如此气势凌人的傅明娴。

  秦洛的眼眶紫青,傅明元的嘴角也流了血,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担忧的看着傅明娴。

  “阿衡!你怎么样了。”

  “傅明娴!你没事吧。”

  傅明娴咬着唇,避开两人想要上前扶起她的手,硬生生忍着疼自己站起来,手指指着门口的方向,“去,出去,你们不是喜欢打么?”

  “去院子里打,那里地方宽敞,实在不行再去大街上打,让全城的百姓都来围观看看你们到底是谁更厉害。”

  傅明娴是真的生气了,她活了两世,遇到背后里捅刀子放暗箭数不胜数,两人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大打出手还真是新鲜。

  都是要成年的人的,秦洛纨绔也就罢了,傅明元还是那么毛躁,传出去怎么办?是让秦国公府拿傅明元问罪还是让别人都知道秦洛对她撒泼。

  即便傅明元的初衷是为了自己,可是她不要他莽撞而盲目,只会靠冲动来解决问题。

  傅明娴的心中很多的是心酸,看着傅明元那愧疚的脸庞,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大意了,傅家很好,无论是上到父母亲人,下到丫鬟奴才,可惜正是因为太好了……

  他们不适合这些尔虞我诈。

  他们本可以无忧的活着,虽然贫穷,却可性命无忧,不该去见识那么多阴暗。

  傅明娴眼角有些湿润,又在低头之际悄悄抹去,这是她要走的路,不应该带着别人一起走,包括鹊之的脾气心性,想要在这大宅中活下去太难了,还好万氏已经答应了明日就会将她们送走,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

  她受尽世间冷眼,傅家一家待她亲厚,她绝对不能让他们受伤害。

  傅明元懊恼不已,他以为是自己的莽撞把傅明娴气到了,“阿衡,我……”

  “你别生气了,哥保证再不冲动了。”

  “可是秦洛,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妹妹,你是千金大少爷,你可以纨绔但是我们阿衡却是正经人家的姑娘!”

  秦洛低着头,好像霜打的茄子当时就蔫了,有些熟悉的语气让他下意识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却犹豫着不敢上前,“傅……”

  傅明娴抿唇垂眸,却是没有在说话,缓慢的向着临窗大炕挪动着,香炉在地上滚了好久终于停下,炉子里面的香灰洒了一地,炭火在炭盆中燃烧的正旺。

  可是傅明娴不说话比发脾气更加让人觉得可怕。

  “小姐,陆……陆先生已经在外面等了许久。”文竹唏嘘的通报。

  “陆先生?”

  傅明娴心底一惊,也不知道是因为愧疚还是怎的,她看见陆历久总觉得害怕,陆历久的身份可要比她一个小丫头贵重多了,为何会来拜见她?

  傅明元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猛地一拍大腿,“对了阿衡,差点将正事忘记了,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我老师精通医术,我同他求了情,可以帮你看看脚伤。”

  “还等着做什么,快将老师请进来。”

  傅明娴微有些诧异。

  他居然……医术要比学问做的好,怪不得,赵宛容嫁去陆家多年,没了昂贵的人参补品,却依旧挺过了这么多年,想来也是少不了陆历久的精心调养。

  私心里,傅明娴是希望陆历久能和赵宛容过得好一点,毕竟他们过得好一些,傅明娴心中的愧疚也能少几分。

  就是这么一晃神儿的功夫,傅明娴没来得及推脱。

  “他是我的老师,又是位医者,何况,何况你刚又伤到了脚,还是先看看吧。”傅明元倒是没想那么多。

  “哥……”傅明娴再开口之际,陆历久已经走了进来。

  的确是等了许久的原因,他的发髻上被风垂落了些碎雪,人却依旧带着书香气,温和的看着傅明娴点头。

  “我妹妹要看病了!”傅明元挡在秦洛的面前,“你还在不走!”

  陆历久也随之将目光放在秦洛的身上,唇角泛起微笑。

  秦洛咽了咽口水,缩着脖子望着傅明娴,“那个,我日后再来找你。”

  傅明娴有些局促,身体缩在一旁,“陆大人……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没什么严重的。”

  陆历久眉心微拧,态度却强硬的说道,“其实我医术要比学问做的更好。”

  “你只需让我隔着红线号脉即可。”

  傅明娴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竟不知老师医术也是这般高超,想必……想必师娘一定会被照顾的很好吧。”

  陆历久目光沉了沉,却是没有回答。

  “我开副药方,差不多三日,你的脚伤便可无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