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那不行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皱眉。

  秦洛这么一说,还真的值得人沉思,当日她做的也可算是没漏半分马脚了,为何秦洛还是能这么快的找上门来,又如此恰到好处的在各房夫人们为难她之际张扬无比的出现。

  不可能是傅明乔泄露出去,她还没这个本事。

  秦国公府也绝对不会帮他去做这荒唐事情。

  还有秦洛,为何要找她,就因为她拿了他的羊脂玉,他就想着要主动来完成一件事情,秦洛可不是开善堂的,当时傅明娴害怕自己被认出来,几乎是落荒而逃。

  可是在傅家的这些日子她已经想清楚了,她现在是阿衡,哪怕让人再觉得匪夷所思,旁人也断然不敢说她们就是同一个人,秦洛更不可能发现,她不过是自己心虚罢了。

  而且秦洛的心思千丝百孔,不是常人能猜得中的,索性也不猜了。

  傅明娴半屈身,“多谢秦公子了。”

  “既然危机已经解除了,难道秦公子还有其他什么事情么?”傅明娴笑盈盈的看着秦洛,目光闪烁。

  秦洛微低头,看着傅明娴隐忍着没有发作的样子突然觉得很好笑,心里似乎是被小猫挠了一下,莫名的心软。

  傅明娴死了。

  是傅国公府三小姐的那个傅明娴死了。

  秦洛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正趴在地上准备用竹筐扣麻雀,那个欺负自己的坏女人总算是死了。

  他秦洛自打出生之后便是横着走的,全应天的人也就老头子敢揍他了,还谁敢说自己一个不字儿,还真的有一个人。

  那就是傅明娴。

  无论是斗蛐蛐还是去抓鱼,秦洛就没有能赢过傅明娴的,再加上她又是赵秦氏的外孙女,秦洛可真的是栽了。

  栽在傅明娴的手里一栽就是七八年。

  可是笑过之后呢。

  秦洛只是不学无术了点,却心地不坏。

  他在清凉寺乍一看见傅明娴那相似的五官的时候,心中早已经惊涛骇浪的忘记了反应,他越想越不服气,总不能让傅明娴一辈子都赢了他,这说出去多没面子。

  现在好了,看着这张相像的脸,却是完全换了个角度。

  他可以随意欺负她了,她却不能还手,这种感觉真好啊,也不枉费他花了心血,差点掘地三尺的来找她了。

  他可得好好算算那些年的账,秦洛目光瞥着傅明娴,“这是个多好的机会,难道你想在这里一直待着?”

  “小爷可以带你离开,保证傅国公府不敢说一个不字儿。”

  傅明娴一怔,若有所思的看着秦洛,刚刚她竟然有一瞬间觉得秦洛玩笑不恭的眼神背后是前所未有的犀利,似乎是想要将她心里看透。

  “不用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傅明娴收起心中的诧异,摇头拒绝。

  秦洛眯着眼睛,“怎么?你想攥着小爷我的羊脂玉,这样就能一直当做借口和小爷接触了?”

  “那我把东西还给你。”傅明娴有些恼了,示意鹊之去将那羊脂玉拿来,当初被接来傅国公府的时候,玉佩还未来得及收起来就一同带来了。

  “也不行。”秦洛摇头,“可别想着要糊弄我。”

  “咱们当初怎么说的就怎么办,你还是等着有事求我的时候再拿出来吧。”秦洛仰着脖子,“小爷我可是很厉害的,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帮你捡回一条命。”

  傅明娴沉眸,“秦少爷,若是您还在为清凉寺一事生气,那阿衡便在这里给您赔罪,希望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之前是阿衡的不是,还请原谅。”

  “但是阿衡只是普通人,不是能和秦公子结实的身份,还请秦公子体谅。”

  秦洛双眸中泛着薄怒,“你……”

  秦洛瞬间压制住心中的怒气,笑的越发的欠揍,“那可不行,本少爷是说话算话的人,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你还给我算是什么事!”

  秦洛狠狠的揉着傅明娴的发髻,将她绾好的头饰弄得一团糟,忍着眼中的得意,“小爷我行走江湖靠的就是守信用,这传出去了谁还和我一起喝酒!”

  傅明娴不停的在心里提醒自己,微笑,一定要保持微笑,秦洛是最喜欢和人对着干的人了,若不是怕被认出来,傅明娴真想好好收拾他一番。

  黄毛小子竟然敢欺负到她的头上,早些年的亏还没吃够不成?!

  “那你就拿着那玉佩别出现在我眼前。”傅明娴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她便是再好的性子也架不住秦洛的为难。

  秦洛却笑的很开心,别看傅明娴表面上温顺的模样,她可不是听话的小白兔,会生气好,还是会生气更真实一点,他也好气她。

  “我说……”

  “阿衡!”傅明元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秦洛继续的臭屁,“阿衡,你的脚伤还好吗……”

  “是你!秦洛你这个混蛋。”

  傅明元当即拉下脸来,眼中的担忧变成了愤怒,迅速的上前挡在傅明娴的身旁,“阿衡,这混蛋是不是又来欺负你了!”

  “秦洛,你别以为你是秦国公府的少爷我傅明元就会怕你,要是你再敢对我妹妹动手动脚,别怪我拼了命也要把你解决了!”傅明元就好像母鸡看着小鸡崽般的护着傅明娴。

  秦洛愣了好一会儿,这好不容易把傅明娴气的说不出话来,这突然出现的又是谁,等等……

  他好像想起来了。

  “你你你……”秦洛突然向后跳了几下,目光却是望着傅明娴,他一直以为在清凉寺便是第一次见面,殊不知在数日前他醉酒的时候就已经见了?

  当时他喝得有些晕头转向,只记得突然看到了傅明娴,他想要上前去和她理论怎么会死得那么早,连报仇的机会都不给他,结果如水般的拳头就朝着他身上打了过来,直接给他打的懵住了……

  他秦洛小爷何时受过这等委屈,直接就上去和人厮打起来了,傅明元的脸他还是趁着月色看清了的。

  原来……他当时真的没眼花,只是认错了人!

  秦洛面上一喜,缘分……绝对的缘分!

  不对,他嘴角的笑意又快速的收了回来,指着傅明元破口大骂,“你个小王八犊子!竟然敢打你小爷我!”

  “小爷我今日非要把你打服帖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