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大魔王

何宦无妻 +A -A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院子大门外丫鬟婆子们簇拥中露出秦洛的脑袋,张扬而又邪魅的目光一眼就望见了内院的傅明娴,“你果然是在这里,这群奴才还敢欺骗小爷我!”

  秦洛从来不愧他纨绔二世祖的名声,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他今日穿着雪白狐狸毛大氅,藏蓝色长袄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目光转来转去,几下就来到了傅明娴的身边。

  “怎么受伤了?”

  秦洛惊呼,作势要去探查伤势,“你这脚是怎么了!”

  “多谢关心,我没事儿。”傅明娴不着痕迹的退开,笑的恨不得咬牙切齿,真想钻进地缝去假装不认得,事实上他们也的确不该认识的。

  只是数日前见过一面,她曾算计过他,却没想到真的会被秦洛查到底细,还有秦洛叫的那么大声到底是要做什么,傅明娴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当初为了能让商衍收下傅明元去接近他就是个错误。

  惹上秦洛这个大魔王,真是……

  万氏一愣,原本要试探傅明娴的话也憋了回去,几乎是震惊般的脱口而出,“你们……是相识的?”

  “那……”秦洛刚准备回答,那是当然的当然还未说出口,却被傅明娴抢先解释道。

  “二伯母,若是阿衡没记错的话,我们曾经在腊日清凉寺祈福的时候见到过,只是阿衡并不认得这位少爷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这位少爷是怎的来的。”

  秦洛没反驳,而是抱怨着的看着傅明娴,“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呢!当时看你养鱼养的新鲜,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可叫我好找!还好小爷我消息灵通。”秦洛很臭屁的样子实在是太欠扁。

  万氏一听,当时便明白了去。

  秦国公府的三姑娘曾经是先帝的宠妃,当今圣上年少落魄时期全仗着这位秦太妃的照顾才得以幸免于难,可惜秦太妃福薄,圣上刚登基大权在握便病逝,因此皇上对秦太妃的感激便尽数还了秦国公府。

  再加上秦洛嘴甜,最的万贵妃喜欢,说起来还要比万玉儿这个族妹受宠。

  秦洛作为秦国公府最小的嫡孙,可真真是含着金汤匙出身,只要不杀人放火,连皇上都睁只眼闭只眼,朝堂之中又有谁敢收拾他。

  换句话说,谁惹到了秦洛,那只能是自认倒霉,在这点上,万氏还是很愿意相信傅明娴,不会想和秦洛纠缠的,应该是秦洛自己主动找来的。

  她们将傅明娴接来是想要送给汪延的,这要是传了出去傅明娴被秦洛纠缠不休,那还了得,现在的万玉儿已经没心情去追究秦洛到底是怎么知道傅明娴的所在,她只想快点将秦洛打发掉。

  “不知贤侄会来,是二伯母照顾不周……”万氏想要将秦洛带去她的垂柳院。

  秦洛扬了下巴,却是已经自己在临雨轩中找好了位置,翘着二郎腿,“怎么,我来了万伯母不欢迎?”

  “连口茶水也不给?”秦洛摆摆手,看见傅明娴手边正好有壶凉茶随手拿了去,“渴死我了。”

  “怎么会?还不快给秦少爷看茶。”万氏脸色一白,头疼的不只是傅明娴而已,还有万氏,秦洛的名声在应天可真是响当当的存在。

  这小祖宗一来可没有好事,最关键的是,她打不得骂不得,还要和颜悦色的哄着。

  “不用了,二伯母,我今日可是来找傅明娴的。”秦洛不耐烦的摆着手,“二伯母没事就先走吧。”

  这……

  倒是秦洛开口撵人了。

  万氏脸色青紫,却不敢动怒,秦洛发起混来,莫说她垂柳院不保,整个傅国公府可都要鸡飞狗跳起来了,傅钰的计划也都会付之东流。

  真是……找谁说理去。

  “洛哥儿,男女有别,二伯母怎么能让你和阿衡单独待在一起呢。”万氏的脸上继续挂着僵硬的微笑。

  “袄,男女有别啊。”秦洛恍然大悟般的点着头。

  万氏心中一喜,却生生的被秦洛下句话被气的内伤。

  “关我什么事。”

  咳咳……万氏继续忍。

  “对了二伯母,我可都听说了你们府上对待远房表亲都很体贴,还特意给她们找了院子过来,虽然秦国公府和傅国公府没有直系亲属,可是我们太太太太爷爷可是亲家,所以……”

  秦洛眯着眼睛,嘴角都快扬到耳朵边上了,说他是无赖痞子还真没辱没了这个词儿,“所以你也给我找个地儿待着被。”

  “最好你再派人书信回我家,告诉老头子我在你这串门呢!”

  万氏心中咯噔一声,连退了数步才及时的抓住了身后丫鬟的手才没倒下,只觉得头嗡嗡疼得厉害。

  秦洛要是住在他们家……不行!绝对不行!

  万氏慌忙改口,“洛哥儿说笑了,你们都是年龄相仿的小孩子,在一起玩玩也没什么的,二伯母就不和你们一起凑热闹了。”

  万氏眼神示意文竹,秦洛她今日是拦不住了,但是一定要封锁消息,不能被别人知道了,要说秦洛找也推到傅明元的身上,还有这些下人可都要看紧一点。

  千万不能生出什么差错。

  “阿衡啊,那你快些教了洛哥儿怎么养的鱼,二伯母有事就先走了。”

  好在秦洛人品不好却是不欺负女人的,他应该只是贪玩,万氏急匆匆的走了,留下傅明娴在原地头疼。

  秦洛看着万氏的背影眼中不屑一闪而过。

  术业有专攻,有时候还就要他的无赖才好用。

  “喂,怎么小爷我主动来找你你还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还没和你算账呢!”秦洛傲娇的很。

  傅明娴一瘸一拐的上前,气得牙痒痒,“原来是秦少爷,久仰大名!不知道秦少爷上门,是有何指教?”

  “你的手中还拿着我的羊脂玉佩呢。”秦洛正仰着下巴,趾高气昂的看着傅明娴,“你还没说要我做什么?!”

  “告诉你,今天是小爷我的心情好,你有什么要求赶紧提,我好早点给你办好了。”秦洛突然靠近傅明娴的身边,“难道不应该谢谢我才是?”

  “方才我可看到从你院子中出去的那些夫人们,可没一个是好说话的。”

  “要不是我,二伯母能这么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