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狗咬狗

何宦无妻 +A -A

  陈氏和何氏相互对视一眼,轻笑出声,“二嫂,怎么的就发了这么大的火气,也不知道这火气是真的对这屋子里的奴才发的,还是指桑骂槐呢?”

  万氏唇角微扬,眼中带着火气,“我怎么敢指责弟妹没经过允许就来,错也是在这些奴才们的身上,弟妹来了也不知道通知一声。”

  “既然二嫂这屋子里的奴才这么不懂事,那不如就给换一批吧,正好我去宫里求求我干爹,把受过训练的宫女拨出来一波。”何氏挑衅的看着万氏。

  “不必了,我院子中的下人自有我来教,就不劳烦各位多费心了。”万氏不遑多让。

  “二嫂,可能是你这院子的风水不好,阿衡这才来几天就伤了脚,要是再多住几日还能得了,还是交给我照顾吧。”

  何莲云同样不甘示弱,“两位嫂子就不要再争了,这府中就属我最闲,照顾明娴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还是交给我吧。”

  万玉儿挡在傅明娴的面前,“没想到大嫂和弟妹们竟然是这般的心善,不过还是不用劳烦各位了。”

  又开始了。

  女人真可怕。

  原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世家夫人,如今却连规矩都不守的撕破脸开始唇枪舌战,傅国公府家大业大,可惜却不齐心,四房夫人的母家地位不相上下,谁也不甘心被谁压制,表面上大房郑辛眉管家,实则还是各房过各房的日子,谁也不能插手。

  傅明娴正因为知道她这些伯母婶娘们的脾气,才有信心回到傅国公府,哪怕她找不到傅国公府的把柄,怎么的也要将傅国公府搅得不得安宁才行。

  当初用牺牲她换来的利益,都得双倍的吐出来,最好让她们狗咬狗。

  鹊之有些双腿发软的扶着傅明娴,这般壮观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深宅大院里的夫人们,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在场的人都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傅明娴拍着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权当做是看戏了。

  “既然二弟带明娴回来是要陪着老夫人聊天解闷的,藏在你这垂柳院算什么!”陈岚眉心微皱,“况且二嫂已经让阿衡受了伤,再照顾下去要是出了其他毛病呢!”

  “阿衡还是跟着四婶娘走吧。”

  “都给我住嘴!”万玉儿气急,“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是二嫂不要太过分才是!”陈岚冷哼。

  “阿衡,你说你愿不愿意和婶娘们走。”万玉儿直接将目光放在傅明娴的身上,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得,她还打算看热闹了,却没想到万玉儿依旧那般工于心计,直接将火球推到自己的身上。

  傅明娴躬身,佯装成害怕的模样,“阿衡是不懂这些的,全凭伯母婶娘们定夺。”

  万玉儿一口怒气憋在胸口处,瞪了傅明娴一眼,又看着其他的夫人沉声说道,“不行,我不同意!”

  郑辛眉沉默了许久,“二弟妹,既然你说二弟接阿衡进府,是为了孝敬老夫人跟前,百善孝为先,二弟有心,我们岂能不成全,就将阿衡送去老夫人的院子中侍奉吧。”

  万玉儿被堵得说不上话来,送去傅周氏那里是最公正的办法,何况当初她们将人接来的借口就是陪伴在傅周氏的跟前。

  可是……可是这是傅钰费尽心机找到的人选,凭什么就这么白白的拱手他人!

  万玉儿如何能甘心。

  “还是大嫂说话公正。”陈岚适当的配合,她可不觉得傅明娴能有什么用处,弄去自己院子里还是要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是送去傅周氏那里好,谁也得不到便宜。

  何莲云见状眼睛转了转,也没有反对。

  “大伯母……”一直沉默的傅明娴却突然开了口,“其实你们不用争的……等着阿衡学好规矩再去见老夫人一面就可以和母亲,弟弟回家了。”

  “不会叨扰你们太久的时间,不然父亲在家也会想念阿衡的。”

  她可不想挪地方,再去适应新的环境和下人,只是她不想连累傅明元和何氏,又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将她们送出府,如今正好可以借着各房的争端说事。

  离开?这怎么能行。

  万氏一听便慌忙笑道,“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叨扰不叨扰的,你就在这里安心的住下,不用想别的事情。”

  “二伯母会帮你安排好家里的事情。”

  “大嫂,阿衡是二爷接进府中的,便是去哪也只能是二爷说了算,大嫂做事还是不要太过分,否则这管家之权咱们就好好的议论一番。”

  老国公已经去世,府中就只剩下了老夫人傅周氏一位长辈,早些年傅二爷的身体不好,傅周氏对二儿子也格外的偏宠一些。

  当初在选爵位继承的人的时候,原本是属意老三傅政的,奈何天妒英才傅政英年早殇,老二又恰逢在朝堂中做了错事被老大捏住了把柄这才棋差一招。

  傅周氏担心二房会受排挤,在交出管家之权的时候就已经明言,只要她在世一日,郑氏做事不公她便有权收回权利,交给他人。

  郑氏拉着脸。

  “来人,送客。”万玉儿没有给她们说话的机会。

  何莲云若有所思的将目光放在傅明娴的身上打量,随即拉着陈氏离开,郑氏也甩袖告辞。

  万玉儿看着傅明娴眉头紧锁,傅钰特殊交代傅明娴到重要性,她早就派人严防死守住临雨轩,不能让傅明娴的事情被旁人知道。

  可是如今不但是被知道了,还是被整个府上都知道了,气愤并没让她失去理智,反而变得谨慎起来,她怀疑傅明娴只是表面上恭顺,实则背后做了手脚,“阿衡,明日二伯母会派人将你母亲和哥哥送回府上,但你是个聪明人,你……”

  “傅明娴,你是不是在里面!”

  院子外面突然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打断了万玉儿的怀疑,傅明娴凝神一听,只觉得很熟悉。

  却是在下一刻,傅明娴忍不住扶着太阳穴,秦洛……还真是阴魂不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