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三个女人一台戏(小修)

何宦无妻 +A -A

  “那个……请用茶。”鹊之有些尴尬的看着房间中突然拜访的女人,不对,准确来说是那些突然拜访的女人……们。

  傅明乔走后,小姐便让她提前去准备茶水,说是马上就要有贵客上门,那时候的鹊之还是将信将疑,谁知茶水刚准备好,贵客就上门了,而且,还是一次来了这么多。

  桌子上摆着的茶罐和茶叶还未来的撤下,原本挺大的房间瞬间变得拥挤起来,傅明娴这次却是将手中的茶册放到桌上,躬身行礼,“不知道贵客上门,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傅国公府其他三房的夫人们,有人故意而为之,得到消息的又怎么可能只是郑辛眉一人。

  闻言,这些上门打量的夫人们总算是收回目光,暗自在心中惊讶,真的很像。

  二房好手段,竟然能找到这般宝贝儿的存在。

  “真是个听话懂事的姑娘。”郑辛眉率先反应过来,如同熟络已久般的亲人拉着傅明娴的手腕,“见着便让人觉得讨喜,不知该怎么称呼啊?”

  傅明娴低头,“姓傅名明娴,小字阿衡,夫人唤我阿衡就好。”

  傅明娴……

  屋内的人脸色都不大好,不只是长得像,竟然连名字都如出一辙,到底是偶然缘分,还是真的有人刻意而为之。

  细思极恐。

  “原来是阿衡。”

  郑辛眉眯眼笑道,“我是这府中的大夫人,你唤我一声大伯母就好。”

  “难得来一次府中,一定不要拘束,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就好,若是有什么需要,便直接用大伯母说。”

  “咱们可都是嫡亲的亲人。”

  傅明娴略微挑眉,抿唇不语。

  再次见到她的这些婶娘伯母们,还真是觉得“热闹的很”,前世父母亲去世之后,她便被赵秦氏接到了赵家去抚养,是十五岁过了及笄礼之后才送回到傅国公府上的,她对这些婶娘伯母们的印象不是很深。

  只是在她被傅明湘陷害失了名节后,才真正见识到这些夫人们落井下石的厉害,流言蜚语真的可以杀人。

  大夫人郑辛眉掌控欲极强,事必躬亲,有些微胖,妆容守旧。

  二夫人万玉儿很有心计,善于借刀杀人,是万贵妃的族妹。

  四夫人陈岚,锱铢必较,极为势力,墙头草,是大将军侄女。

  五夫人何莲云张扬刁蛮,乃是司礼掌印太监曹吉祥的干女儿。

  她这四个婶娘伯母可没有一个善茬子,如今傅国公府便是想安静都难了,很好,越乱越好,越乱也就代表着傅国公府没多久长久的日子可过了。

  “大嫂这是说的什么话,明明是二嫂家的远方表亲,怎么就成了你的亲戚了。”何莲云当时便不乐意了,冷言笑话。

  “难道不是吗?”郑辛眉目光如炬,“阿衡姓傅从明怎么不是我的亲戚了?”

  “那这么说阿衡可是我们整个傅国公府的亲戚了,谁也不能独占了去。”陈岚冷嘲热讽,“谁还不知道大嫂究竟是打的什么心思。”

  三个女人一台戏。

  尤其还是这大宅子里的女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关键是地位相当谁也不怕谁。

  “那个……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见吵得差不多了,傅明娴在一旁适当的提醒,“不知道几位夫人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和阿衡说吗?”

  “当然!”

  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却又互相瞪着对方一眼。

  “阿衡,我是你五婶娘,五婶娘一见面变的觉得你亲近,这样好不好,你先来婶娘的院子里住一段时间。”

  “阿衡,四婶娘家的姐儿都和你年纪相仿,还是来四婶娘这里吧。”

  “阿衡,还是来大伯母这里吧,大伯母掌管后宅之事,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原本这些夫人们都是抱着要试探傅明娴的态度,即便是要送给汪延却也没有到如此重视的地步,可是谁叫她们平时便在府中争的厉害呢!

  眼下即便傅明娴不的汪延青睐,她们也要争取到自己的院子中去,这样才不会输了气势。

  四房夫人彼此看不惯彼此多年,争也成习惯了。

  傅明娴除了觉得恶心厌恶之外,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身边这么多人叽叽喳喳的说着,还真是烦躁,傅明娴看了一眼鹊之,眼神似乎是在说,莲青怎么还没把万玉儿叫来,这么壮观的场面,少了万玉儿怎么行。

  鹊之瘫了摊手。

  “各位婶娘伯母,先坐下来喝杯茶吧。”傅明娴硬着头皮的笑着应和,“二伯父和二伯母特意从宫中请了杜嬷嬷来教阿衡学习茶道,就献丑了。”

  傅明娴这话说的十分有分量,宫中有名望的那些嬷嬷可都是这些深宅夫人所观望的重点,毕竟谁不想自己家的女儿将来走出去能让人赞许,杜嬷嬷……老二还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郑氏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何氏也闭上了嘴,陈氏见两人都不会说话也停了下来,心中却是各有所思,反正就是不能让二房占了便宜才是。

  “阿衡啊,你的脚怎么了?”陈氏盯着傅明娴受伤的脚腕突然惊呼出声,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傅明娴不好意思的笑道,“是阿衡不小心扭伤了。”

  话音刚落下,万玉儿便风风火火的踏进门,“阿衡,二伯母来看你了。”

  “呦,大嫂和四弟妹五弟妹也在,真是稀客,怎么的不到我的垂柳院反而到后辈这来了。”

  呼!

  傅明娴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用她来应对了。

  “二伯母您来了。”傅明娴看向万玉儿的目光从未有过的真挚。

  万玉儿脸上笑的牵强,“阿衡啊。”

  郑辛眉率先站起身,“这还是先说二弟妹的不对了,怎么阿衡来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叫我们失礼了。”

  “可不是,二嫂你这次做的有些过分了。”陈氏配合着说道。

  万玉儿脸色青紫,“大嫂和四弟妹五弟妹平时事务繁多,怎么好打扰到你们,况且我就能照顾好阿衡了,就不劳烦你们费心。”

  万玉儿怒目直视着莲青和文竹,“都是怎么当差的,不是说了小姐脚伤要静养吗!”

  “奴婢知错。”

  万玉儿这是在撵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