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来了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不可置否的点着头,“原先不太确定,还是要多谢四姐姐提醒。”

  傅明乔红唇微张,却是很快的压下了眼中的诧异,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便不需要继续拐弯抹角了,傅明娴这般心思通透,便是在隐瞒反而会用巧成拙。

  “那要是有办法可以让你离开呢?”

  “四姐姐,有什么话你便直说,不用这般小心试探我,应该是你想要做什么才对。”傅明娴若有所思的看着傅明乔。

  “于情于理,我们之间并无交集,反而那是你的父亲,为何四姐姐要帮我?”

  “你有这顾虑也是应该的,我来找你的确有些唐突。”

  傅明乔低着头,微红的眼角已经有了湿意,“他不是我父亲,早在我母亲死后,我便没了父亲。”

  “凭什么他们要踩着我母亲和弟弟的鲜血活的更好。”

  傅明娴望着傅明乔的样子突然沉默许久,她突然想起年少时期赵氏拉着傅明乔的手缓缓的从风雪中走来的模样。

  那时候傅明乔梳着小髻,头上斜插着宝蓝点翠珠钗,一身绛红色缠文枝袄裙,肩上披着毛茸茸的皮貂,嘴角边的酒窝笑起来明媚的讨人喜欢。

  傅国公府中除了她傅明娴样貌出挑之外,就是傅明乔数一数二了。

  后来万玉儿入府成了傅钰的姨娘便备受宠爱,再后来听说赵氏受了惊吓早产,母子俱亡。

  赵氏丧期未满,傅钰便将万氏抬为继室,也不怪傅明乔心生怨怼了,看着傅明乔的反应,或许赵氏当年的死也有着隐情。

  毕竟这大宅子中的女人,总有千奇百怪的死法,最要紧的是傅钰的冷漠,才真是让傅明乔心寒到骨子里,万氏不待见她这个继女很正常,可但凡傅钰上些心,傅明乔也不会成了老姑娘待在家中。

  傅明娴又想起前世她父母健在的时候对自己的温柔呵护,好一会儿才说道,“若四姐姐有办法,那阿衡先谢过了。”

  “傅国公府虽然看起来荣华富贵,但是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杨柳胡同。”

  傅明乔陡然抬眸,见到傅明娴的目光郑重,这才斟酌着说道,“我知道了衡妹妹的心意,便不打扰了。”

  傅明娴看着傅明乔瘦弱的脸庞和单薄的身体,突然觉得有些同病相怜,不管傅明乔心中到底作何打算,她们都是没人爱的孩子。

  “四姐姐,其实很多时候,只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罢了。”

  “你的路还很长,没道理拿自己的将来去开玩笑,若是有良人,便是身份差一些也没什么的,最重要的日后的日子过得如何。”傅明娴起身,微微颔首,“是阿衡僭越了。”

  傅明乔脚步一僵,声音已有了哽咽,“多……多谢了。”

  连一个外人都能一语成戳说中自己的心事,可是她那亲生的父亲……

  出了临雨轩,傅明乔将眼角的泪水抹掉,深深的吸了几口空气,“去花园湖边走走吧,不然回去就只能躲在床上了,躺的久了,人也整日看着恹恹的。”

  她的临风轩的供给还不如傅明玫的好,屋子里冷冰冰的,炭火少得可怜,除了躺在床上抱着汤婆子之外也不能做什么,不过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绿翘跟在傅明乔的身后,犹豫着开口,“小姐,咱们何必要趟这趟浑水,若是夫人知道了一定又会为难你。”

  本来万氏就将傅明乔视为眼中钉,若是知道了傅明乔背后和她作对,恐怕小姐又要受苦了。

  傅明乔目光有些深远的望着碧江亭,语气无奈的说道,“你不懂。”

  绿翘低着头,怯懦的说道,“奴婢是不懂的,但其实刚才那位小姐的话说的很对,小姐您……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别看傅明乔现在这般恭顺温诺,其实她骨子里依旧自尊要强,她是正室所出的嫡女,要么不嫁,要么便一定要风光。

  “都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再多等些时日了。”傅明乔的心情却没有那么糟糕的,将话题转到了傅明娴的身上。

  “也不知道父亲从哪找到的阿衡,竟然会和三叔家的三姐姐那般相像,又着人特意从宫中请来教习嬷嬷调教,真是好福气。”

  说起傅明娴,绿翘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可不是,世间上竟然会有那么像的人,奴婢骤然瞧着也是下了一跳呢,真的是好像啊!”

  碧江亭的旁梅花上的碎雪被脚步声振掉了些许,傅明乔收回目光,“好了,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回去吧。”

  ……

  闲华阁。

  紫纱观音熏炉中染着淡淡的檀香,青花瓷板插屏立在入门处,屋内的妇人脸上带着倦意,似乎是刚午睡醒的模样。

  “你说的可是真的?”郑辛眉脸上倦意顿时一扫而空,圆儿小的眼睛中,目光有些犀利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汇报的翠屏,“你说老二家弄来的远方表亲长得和那丫头像!?”

  翠屏点头,“二老爷的垂柳院看守的严密,奴婢进不去,这话还是听四小姐和她身边的绿翘说话才听到的。”

  “奴婢知道事情重要所以立即就回来和大夫人禀报了。”

  郑氏眉头紧锁,微胖的身躯在房间中来回踱步,随即便厉声吩咐道,“去准备些贺礼,就说我要去拜访老二家的这位远亲,立刻去!”

  郑氏示意翠屏从地上起身替自己梳妆,早些日子她便注意到了二房的动态,却没想到会釜底抽薪来这么一出。

  “早就知道二房不会安生,傅钰和万氏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明知道老爷正在焦灼人选送去汪督主府上,他却依旧算计,我倒要看看到底想到如何程度,会让老二不惜明面上作对。”郑氏掌管府中庶务多年,底子里便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傅家并未分家,各房在一起过了这么久也算是相安无事。

  可是如今竟然横生变故。

  傅钰和傅祁的争端多年,傅钰始终棋差一招,两人一直都是暗地里较量,这般拿到明面上的还是头一次,看来傅钰是真的铁了心的要将傅祁从爵位上拉下来了。

  简单梳洗打扮,郑氏接着翠屏递过来的貂皮大氅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