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找上门

何宦无妻 +A -A

  桌上立刻被各种瓷罐摆满,罐子里装着不同种类的茶叶,在罐子的底端有贴出茶叶的具体名称,特点和产地,杜嬷嬷指着手边的茶罐说道,“泡茶看似很简单,选茶,备具,择水,可是这里面却有着很深的学问,学的好了,便是茶道茶艺,学的不好,就只能是给人解渴所用。”

  “同样的茶叶经过不同人的手泡出来的味道会有差别。”杜嬷嬷看着傅明娴,别有所致的说道,“正如同样府中走出的小姐将来也会有不同的人生。”

  “小姐,莫怪老奴多嘴,或许小姐会觉得这种小事放着奴才去做就可以,自己学的时候只是敷衍,但是不然,无论小姐将来嫁与何处,富贵与否,本领都是自己的,这是谁也抢走不的东西。”

  傅明娴重重的点着头,“多谢嬷嬷提醒。”

  前世她听她的嬷嬷讲这话的时候,虽然明面上碍于师徒的尊重不曾反驳,但却心中不大相信的,她是盛宠的国公府嫡出三小姐,她的父亲是二品抚远将军,她的母亲同样出身名门,她身边有数不尽的朋友和丫鬟仆人环绕,她什么都不缺,甚至有些东西还没等她开口就已经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可当繁华落尽,她晚年孤苦的时候就深有体会了。

  杜嬷嬷的话是好是坏,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杜嬷嬷见傅明娴是真的将她的话听了去,眼中的欣慰更多,“为茶者无外乎六个条件,茶,水,人,器,静,雅。很多人会觉得重点是在后三点,实则不然,无论做什么,都要打好基础,前三点才是最要紧的。”

  “茶道主要分为六种,红茶,绿茶,乌龙茶,花茶和禅茶。其中又以红茶和绿茶较为常见,今日先学红茶,这些全都是红茶茶叶的分类,茶叶分辨只有靠小姐自己用心记,老奴愚钝并不能传授小姐什么简单方法。”

  傅明娴始终半躬着身,倾听杜嬷嬷的教诲,其实这些茶叶她都很熟悉,只是碍于旁人的怀疑她才没有将话说满,才说自己不会,“好。”

  “这些书卷中有详细的记载。”杜嬷嬷紧绷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几分笑意,“你倒是聪明,明日我来检查。”

  “那老奴先去住所收拾。”

  杜嬷嬷跟随文竹退下,留下傅明娴在桌子对着书卷去研究。

  鹊之却是早已经在旁边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小……小姐,这么多茶叶,你都要记得啊?”

  “我的天啊,这要记到什么时候,傅二爷把您接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啊?”鹊之垂着头沮丧的站在傅明娴的身边,恹恹的提不起兴致。

  傅明娴嘴角却微扬起弧度,连鹊之都这般后知后觉的知道傅钰的心思不纯,想必傅国公府其他各怀异心的人也早就发现端倪了。

  “慢慢来呗,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傅明娴心情很好,若是仔细闻,便能问道屋子内的清茶清香,最是心旷神怡,凝神静气的好东西了。

  快了,就真的快了。

  只是傅明娴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找上门来的会是傅明乔。

  傅明乔穿的略显单薄,湘色绣海棠花的袄裙,头上簪着嵌绿松石花形金簪,“听说你病了,所以我来看看你。”

  傅明娴正身体半倚靠在临窗边,手中拿着杜嬷嬷吩咐的茶叶书卷,见傅明乔来了,并未起身,只是扬手示意鹊之搬了个红松木杌子请她坐下。

  “多谢了,只是小伤,这么将养着就好了,也不耽误做其他事情,还难为四姐姐亲自上门探望。”

  傅明乔将带来的糕点送到鹊之的手里,目光瞥了眼临窗小桌上摆着的各色茶叶,“衡妹妹怎么对茶道很感兴趣吗?”

  “怎么没有叫下人去做,反而自己动起手来了?”

  傅明弦不经意的说道,“晨起二伯父有来过,还带来个嬷嬷说是要我好好跟着学规矩,以免到时候要惹的老夫人不悦。”

  傅明乔试探着的看着傅明娴,柳眉微蹙,“衡妹妹……”

  “嗯?”傅明娴停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笑道,“四姐姐莫非是有什么指教?但说无妨?”

  傅明乔沉眸,相似做了什么决定一般,“你当真是不知道为何吗?父亲从不会平白无故的对别人好。”

  “为何?”傅明娴很配合,窗棂边的红梅待在景泰蓝花瓷瓶中有些抢眼,傅明娴笑的人畜无害。

  傅明乔看着这样的傅明娴愣了好一会儿,“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便说过,你好像一个人,现在看你捧着茶册的样子,更像了……。”

  傅明娴示意傅明乔继续说下去。

  “是我的三堂姐,她最擅长的便是茶道……你这般,原先还觉得只是我多心了,可是现在……。”傅明乔脸色一白,目光中带着惋惜和恐慌,“三堂姐当年被……被祖母许给成为西厂督主……”

  傅明娴当时的事情也算是轰动一时吧,大明皇宫中太监和宫女成为对食的不占少数,可那都是私下里相互慰藉做个伴,悄悄的待在一起,可不像傅明娴和汪延那般,是被万贵妃默许了拿到明面上来谈的。

  傅明乔这么提起,怎么也该听明白她的话外音了,无非是在提醒她傅钰想要她做第二个傅明娴。

  正常情况来看,傅明娴该是惊讶随即恼怒的,毕竟谁好端端的会想成为别人的影子,还是要成为太监的对食呢,不过傅明娴却没有这些情绪,相反她却很好奇,好奇傅明乔主动示好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

  “所以四姐姐想要和我说什么?”傅明娴突然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目光直视着傅明乔,“既然四姐姐已经来了,想必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立场吧。”

  “难道连被人利用也心甘情愿?”傅明乔心中一横。

  “不愿意。”

  傅明娴笑着摇摇头,又重新开始看着手中的书卷,“这不是我能拒绝的事情,你自己的父亲,不是应该比我还清楚才是,我的一家人都被接来了傅国公府,你是想要我怎么办?拿着母亲和哥哥的命去说不?”

  “你早就知道了。”傅明乔笃定的目光看着傅明娴,“你早就知道父亲的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