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茶道

何宦无妻 +A -A

  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只是一夜时间便将天地重新渲染成白茫茫的一片,枯树枝上结了树挂,才清扫好的青石小路一会儿便再度被碎雪覆盖。

  傅钰果然没有让傅明娴失望,一大清早便带着人来临雨轩,恐怕若非她昨日伤了脚,耽搁了一天,就该是昨日了,傅明娴瞥了一眼站在傅钰站着的婆子。

  那婆子身穿红棕色碎花薄袄,发髻梳得整齐平整,簪着镂空镀金发钗,布满皱纹的脸上却是一双眸子目光精明,更带着三分傲气,傅明娴当下便心中了然,这是宫里出来的教习嬷嬷。

  像傅国公府这种权贵世家,很是注重规矩,会从宫中请一些上了年纪的教习嬷嬷来给自家的女儿调教,将来嫁出府去也都是手段利落的当家主母,杜嬷嬷是那些教习嬷嬷中茶道最出众的一位,当年傅明娴的教习嬷嬷是她的表姐,可惜已经病逝。

  傅明娴颔首,假装不懂的说道,“竟然叫二伯父主动上门探望,是阿衡的不是。”

  “怎么会呢!你快坐下好好休息。”

  傅钰笑呵呵的说道,“刚接侄女入府来便让侄女伤了脚,真是深觉得愧疚,向着侄女有着脚伤不能外出,整日待在房间中是会憋坏的,所以你二伯母才请来了嬷嬷,想着教你些规矩和茶道本事来打发时间。”

  傅明娴垂眸,打发时间是借口,是傅钰害怕自己不懂礼数,在年宴的时候会丢人现眼吧,最重要的是,傅明娴擅茶道,泡的一手好茶叫人齿间留香回味无穷。

  她的容貌和前世有五分像,若是学了说话行事,再穿上相同的衣服,那便有七分,再加上一同泡茶和手法,足够以假乱真迷惑人的双眼了。

  汪延眼界极高,也真难为傅钰的煞费苦心了。

  “这位便是杜嬷嬷,杜嬷嬷这方面有着很深的经验,你和她好好学,也算是自己学一份本领。”傅钰转身同傅明娴介绍着。

  等着年宴上,他相信汪延见了傅明娴之后一定不会抗拒自己的提议,更会承这份情。

  到时候傅明娴再如何,便不是自己能插手的事情了。

  汪延对傅明娴的感情。

  李生知道,傅祁知道,傅钰知道,整个傅国公府的人知道,全应天的人都知道,唯独……傅明娴自己不知道。

  即便是知道,恐怕也无法正视这份感情,毕竟对方是……西厂督主,不完整的男人。

  汪延是朝中新晋权贵,抛开太监身份不说,他正得皇上和贵妃娘娘的盛宠,傅明娴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同汪延结成对食,可是当年,汪延却偏偏选了声名狼藉的傅明娴。

  汪延是主动求娶的傅明娴,虽然没有十里红妆却足有半个西厂出入护送。

  究竟为何,值得人深思。

  傅国公府是切实利益的受益者,自从傅明娴进了汪督主府后,傅国公府但凡有何不利的事情还未开口便会被西厂的人直接处理,好不自在。

  后宫的湘妃娘娘也不止一次书信回家,说是在后宫中的生活颇受照顾,除了万贵妃和皇后,便是湘妃得势。

  可是自打傅明娴去世之后,汪延撤去了一切的帮助,傅国公府的弊端再现,又继续了岌岌可危的生活,而傅明湘在后宫中,听说身边的宫女得了宠幸,她因为善妒而被皇上责罚,禁足已有半月。

  如此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如何能不急?

  傅老国公共有六子三女,除了杨氏生有傅四爷,王氏生有傅六爷和二姑奶奶,其他四位老爷和姑奶奶都是嫡妻傅周氏所出。

  老大傅祁接替了傅国公的爵位,他自己房中的大女儿傅明珊嫁给了抚远侯世子,二女儿傅明湘入宫为妃,还有个庶出的傅明婵,却也是不适合的。

  老三傅政只有傅明娴这个一个女儿,老六傅晋早殇还未来得及成家。

  老四傅海家的如姐儿倒是最像傅明娴,却生性懦弱,送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再得罪汪延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剩下的老五傅斌家的姐儿又年纪太小不适合。

  一来二去事情才会被耽搁下来。

  直到腊日的时候傅钰见到傅明娴……不止长得像,又懂分寸,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有主见的人都是有魅力的人,所以傅钰没有对傅明娴用强,相反他对傅明娴待遇优渥,想尽办法拉拢,又替傅家铺路,替傅明元寻了老师教导,他想要傅明娴记得他的好,到时候也会帮忙说话。

  傅明娴起身,微微行礼道了一声,“杜嬷嬷好。”

  傅明娴眉目低垂,“二伯父对我一家恩重如山,不但给哥哥请了老师,又替阿衡寻了嬷嬷,阿衡感激不急,一定会好好学习,到时候陪伴在老夫人身边的时候也不至于惹老夫人不快。”

  傅钰笑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认为傅明娴这般误会他的用意很好。

  “等着你的脚伤势再好些,便带你到母亲的面前,想必她老人家会很高兴,进门便是一家人,傅国公府平时也不怎么走动,等着你父亲忙完国子监的事情也一定要来,怎么说小年宴是要在一起用的。”

  “那你们先学着,我便不打扰了。”

  傅明娴颔首看着傅钰离开。

  “劳烦嬷嬷要费心了,文竹你去在院子中寻最好的厢房收拾出来让杜嬷嬷居住,叫艾青这段时间就伺候着嬷嬷吧。”

  杜嬷嬷面容严肃的上下审视着傅明娴。

  良久,眼中终究是露出一点欣慰,她在宫中多年,见过太多容貌出众的娘娘嫔妃了,要么便是自持美貌的狂妄,要么便是家世低的怯懦,原先她被傅钰请来是不愿的,一个傅国公府的远方庶亲是没资格动用宫中教习嬷嬷训练的。

  而且又是来授茶,因为她表姐的原因,她已经很久没教过其他人了。

  “住所是不急的。”

  杜嬷嬷有备而来,话落片刻便有小丫鬟跟在她的身后送上各色各样的茶叶和茶壶茶杯。

  “可认得这些?”

  傅明娴皱眉想想,随即点头,“有些认得,有些不认得。”

  杜嬷嬷道,“那便从头开始学。”

  “什么样的茶叶配什么样的茶具……茶叶选择不同,浸泡的时辰长久也会影响味觉……甚至茶叶的产地也需要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