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等

何宦无妻 +A -A

  两个时辰?

  如今正是三九严寒,外面虽然没有下着大雪,可是青砖上却也结了冰霜,她要是在外面跪上两个时辰,那这一双腿还要不要了!

  莲青脸色青紫却也只能照做,傅明娴却不再看她,继续用膳。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给小姐布菜。”文竹悄悄擦了把汗,奴婢再去厨房帮您重新做一碗汤吧?”

  “不必了。”傅明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你去换个汤婆子给我。”

  “是。”文竹带着汤婆子退下,不一会儿便回来了。

  何氏原本是压抑着的,被傅明娴这么一闹,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这才是她的女儿啊,鬼灵精怪的惹人喜欢。

  “母亲,阿衡,我吃完了,先去看书了。”傅明元率先起身,何氏也跟着一起离开。

  傅明娴坐在原地望着正跪着的莲青,示意鹊之扶她起来走到廊下停了下来。

  “文竹给你留了饭,两个时辰半分不许少,跪完自己去吃吧。”傅明娴将汤婆子塞到了莲青的手中,身影缓缓融进夜色中。

  “小姐……奴婢……”莲青眼中的恨意还未来得及收回,愣在原地。

  走在青石小路上,鹊之扁着嘴,“小姐,这种人您还怜惜她做什么?”

  “就会仗势欺人,欺负您和夫人好说话!”

  傅明娴摇了摇头,“你当她的举动没有万氏和傅二爷的授意吗?我既然已经是做到了杀鸡儆猴,就没有必要半分转圜的余地都不留,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也叫人说不出话来,况且,莲青毕竟除了言语上冲撞,暂时还没有其他的事情伤害到我们,把她解决了不难,要是万氏再重新派人来,恐怕就不这么轻易的应付了。”

  傅明娴眉目低垂,“这院子中的下人都是万氏安排进来的眼线,莲青在明,你又如何知道有谁在暗处,你以为那个文竹还有艾青之类的又都是好相与的?咱们且看着吧。”

  鹊之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原来是这样。”

  “那小姐……我们,我们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鹊之……鹊之想回家,还是家里好,在这里都不敢随便笑了。”

  这深宅大院哪里都好,唯独没有人性,人活着要是没了人性还能是人吗?

  傅明娴低着头,脚步踉跄的缓慢向前走着,“等!”

  等到傅国公府其他的人注意到自己,等着傅钰想要用自己去讨好汪延的心思被其他人知道,等到那些心思各异的人来找自己。

  她才能利用他们的私心让傅国公府内斗,现在她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不过傅明娴却是不急的,腊日已经过去两日,细算下来小年也只剩下了不到半月的时间,汪延正在迅速的撤走自己的势力,傅国公府岌岌可危,一旦被人找到了机会,朝中观望着的人也会趁机横插一脚。

  毕竟想要取而代之的人不在少数。

  前世她在督主府上,虽无心打听朝堂政局,却总是能听到一点风声的,傅国公府就好一棵参天大树,根基深,难以撼动,可是时间久了,总会遭到虫蚁的侵蚀,那些腐朽越积越深,到最后只能是强撑着表面风光,甚至随便一阵风就能将这棵大树吹倒。

  所以傅钰才会急着不择手段,有病乱投医。

  这里染着赵秦氏的鲜血,又让她重病缠身,死的凄惨,那些曾经践踏过她的人却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凭什么呢?

  等吧,如今她身体康健,看谁能耗得过谁。

  北风吹过,漆黑的夜空星光微弱,似乎是又要下雪的征兆。

  傅明娴和鹊之的身影渐渐消失,文竹沉眸望着廊下跪着的莲青,却是已经朝着垂柳院走去,今日傅明娴的举动,务必是要叫万氏和傅钰知道了。

  ……

  “老爷,让我来吧。”郑辛眉身上穿着绣花蜀锦裘衣,发髻披散到肩上,原本长相就不太出众的人,因为上了年纪身体又有些微胖走样,五官看起来更加其貌不扬了。

  唯独一双小眼睛依旧闪烁着精光。

  傅祁面带倦色,点点头,配银缂带解下,在郑氏的服侍下换上裘衣,走到榻上坐下。

  “老爷,还是……还是不行吗?”郑氏担忧的问道,“送去的帖子和礼物那么多,他还是不肯收?”

  “朝中和老国公爷相识相交的那么多,咱们也未必真的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为何老爷对那阉人如此执着。”对于汪延,郑氏的心里总是有芥蒂的,不就是个得了权势的阉人么?傅国公府在大明屹立不倒多年,如今竟然要靠一个阉人得以苟延残喘,说出去岂不是笑话。

  傅祁不惜斥重金寻重宝送去督主府上全都被退了回来,想尽办法的托人送请帖也都拒收。

  傅祁瞥了郑氏一眼,怒声呵斥,“妇人无知。”

  “朝中的事情岂是你个内宅妇人知晓的,那些权贵世家和父亲相识相交的的确不少,但有多少又是建立在傅国公府鼎盛时期,一旦我们出世,不落井下石就很不错了,还想着谁会来帮忙!”

  “赵国公府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傅祁的声音有些激动,“要是旁的子孙没落也就没落了,可是咱们府上……咱们府上!”

  “要是没人能震慑住气势,咱们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提起赵国公府,正是傅明娴外祖一门,当年在大明也是权极一时,根基沉稳甚至要比傅国公府更久远,可还不是说叛乱就叛乱,满门抄斩,连个血脉也没给留下。

  郑氏自知道傅祁正在气头上,“可是那也不必将全部的希望都压在那汪延身上啊!”

  “只有他。”

  傅祁眉头紧皱,“东厂一直视我们傅国公府为眼中钉肉中刺,锦衣卫的霍彦青为人正直,根本不可能出手帮忙,内阁又有徐友珍把持,即便他肯帮忙,那我国公府也势必会吞并。”

  “只有汪延……他为人奸佞,为达目的誓不罢休,手段残暴,生生的在朝中站稳脚跟,只要再久一点时间,这件事情便能被彻底的掩盖住,到那时候,我们便不用再怕谁了。”

  “对了老爷,还有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郑氏犹豫到,“二房好像最近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