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我看谁敢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倏然轻拢眉心,面颊泛起薄怒,“我看谁敢!”

  “临雨轩什么时候换了主子?!”傅明娴眉梢含怒,浑身散发出摄人的气势,威严让那些人心底一颤,“鹊之,你去垂柳院给我好好的问问傅二爷和傅二夫人,到底这临雨轩是谁做主!”

  莲青说她小门小户,小家子见不得台面,很好。

  那她就让你真正的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刁蛮无理。

  论这个,傅明娴还真的没怕过谁。

  莲青脸色一白,原以为傅明娴是个好拿捏的,便是对她的行为有所不满却也是不满说出口的,没想到傅明娴不但很敢,而且还敢闹到傅钰那里。

  这怎么能行,要是被万氏知道了,自己一定吃不了兜着走,从傅明娴叫鹊之去垂柳院的那一瞬间,莲青就有些后悔了,可是临雨轩还有这么多的小丫鬟看着呢,要是现在同傅明娴求饶,自己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待下去。

  鹊之高兴的不行,小姐忍了这么久总算是要回击了,这下看那些人还怎么在小姐的面前张狂!

  被点到名的艾青何其无辜,当下就被傅明娴的气势镇住慌忙颤抖着身体跪在地上,“小姐息怒啊!”

  “奴婢知错了!”

  文竹目光闪烁,莲青的不敬原本在临雨轩是可大可小,但若是闹到了二爷和二夫人面前,哪怕莲青是得了二夫人授意,恐怕也是难免受皮肉之苦的,连带着她们这些人都要受惩罚。

  “阿衡?”何氏看着傅明娴犹豫,虽然莲青仗势欺人,可是这时候去麻烦傅二爷是不是有些不好。

  傅明娴淡定的安抚何氏,看着莲青的目光却是犀利冰冷,“母亲,二老爷请我们过来不是让我们受气的,一个丫鬟而已,就想要给咱们脸色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我不开口,就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了,当真是可笑。”

  傅明娴一副你继续,不要让不相干的人打扰到你用膳的表情,“傅国公府的豌豆黄做的不错,您尝尝,要是觉得好吃,以后阿衡给你做。”

  傅明元却是在听了傅明娴这句话后,光荣的被饭菜呛到,她的妹妹……还真是心态好,看来他也要多学学了。

  气死人不偿命这话,真好用。

  傅明元见怪不怪,他的妹妹能忍到今天没收拾莲青就已经进步了很多了,要是往常,啧啧啧……别看傅明娴长得文静温和,真当她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傅明元没少领教傅明娴的鬼点子。

  何氏摇头叹气,早就有心理准备了,竟也真的按照了傅明娴的意思和傅明元恍若无人般的吃着饭。

  丫鬟跪了一地,莲青脸色被傅明娴的话呛得又青又白。

  文竹徘徊在傅明娴的身边,想要替莲青求情,却摄于傅明娴正在气头上不敢开口,想了想,还是斟酌到,“小姐。”

  傅明娴又继续抢先说道,“傅国公府别的我不知道,但是这几日待了下来,规矩还是晓得几分的。”

  “文竹,刚好你是从二伯母院子里出来的人,你就给我说说在府上丫头以下犯上该怎么处置?我也顺道听听,免得不知道规矩会做错事情。”

  傅明娴低着头,又一勺豌豆黄入口,嗯傅国公府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唯独这豌豆黄做的味道一绝,见不着也就罢了,见到了,每日总想吃一顿也不觉得厌烦。

  至于收拾丫鬟……

  民以食为天……

  气大伤身……

  杀鸡焉用牛刀……

  傅明娴前世的急躁极好的被今生的豁达给掩盖住了,

  “这……”文竹着实捏了把汗,她本是想要给莲青求饶的,结果傅明娴却将事情抛到了她的头上,说还是不说?

  说了莲青小心眼也会将自己记恨上,若是不说,那连带着自己都要被惩罚了,傅明娴当真是好手段。

  文竹再一次领会到,“小姐饶了奴婢吧。”

  “明知而不答,又是何罪?”傅明娴态度强硬。

  她对莲青之前的举动不是不知道,之所以没动作她是在等着,等着莲青最高兴的时候再去打压。

  规矩,要么不立,要么一次立到位。未免到时候以为她好欺负,还是被一群拜高踩低的奴才欺负,有些事情还是早早的说出来比较妥当。

  其实本性难移这句话说得很对,前世的傅明娴只是心灰意冷了,在亲人逝世和爱人厌恶的双双打击下磨平了棱角,可是她骨子里依旧有着骄傲,重拾斗志的傅明娴,绝对不是可以随便打发了的存在。

  “回……回小姐,府中的规矩,若是……若是以下犯上冲撞主子,要罚俸三个月。”文竹自知今日的事情是逃不掉了,硬着头皮的说道。

  傅明娴冷笑,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着,“轻者罚俸三个月,重者打折双腿扔出府中,或者拿着卖身契卖给人牙子。”

  “你们的卖身契好像是在二伯母的手中,不知道我能不能要来。”傅明娴故做沉思到,“怎么说我也和二伯父有着远亲的关系,他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

  文竹脸色一白,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上,“小姐饶命。”

  莲青也慌了,脑袋嗡嗡作响,傅明娴居然连府中的规矩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还能用这个来做借口惩罚自己。

  打折双腿……卖给人牙子……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双腿发软。

  “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奴婢真的知道错了。”莲青跪在地上,向着傅明娴不停的磕着头,“还请小姐给奴婢一次机会。”

  “是奴婢不知好歹,都是奴婢的不是,求您大人大量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鹊之和红素看着莲青这样,只觉得心中无限痛快,何氏和傅明元抿唇忍着笑意。

  傅明娴挑眉,“现在不觉得我做的过分了?”

  “无论怎么惩罚奴婢都行,还请小姐不要告诉二老爷和二夫人。”

  莲青的肠子都悔青了,要是被傅钰和万氏知道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恐怕自己不用傅明娴说,也早就被打死了。

  傅明娴重新拿起碗筷,“去廊下跪着,今日的晚膳你不必用了,没两个时辰不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