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好大的胆子

何宦无妻 +A -A

  “明玫怎么慌慌张张的。”

  “她有急事要回去了。”傅明娴眼中带着笑意,“对了哥,今天来的老师讲的如何?”

  “听说陆……老师,人有些严肃?”

  傅明娴试探着问道,“都和你说了些什么啊?”

  傅明元却摇头并未回答,而是忙拿起临窗红楠木杌子上的刻花蓝瓷茶杯,将那半凉的茶水灌入口中,“渴死我了。”

  “鹊之,去给哥哥倒杯茶。”傅明娴道,“哥哥,那茶水已经凉了,会伤胃的。”

  傅明元摇头,“不,没事,就是方才书读的久了,有些口渴,不用麻烦了。”

  大半壶茶水入腹,傅明元这才缓了过来,语气中带着佩服的说道,“老师的确不善言辞,但他对读书却有着独到和新颖的见解。原本我以为今日只是行拜师礼,没想到老师却没耽搁半刻,直接拿起经义开始讲解起来。”

  “我之前要背诵许久的课文,在老师的解释下,一会儿就记下来了。”

  傅明娴点头,“那就好。”

  傅明元高兴之后却有些担忧的看着傅明娴,“阿衡,我虽然不知道你是答应了傅二爷做什么,但是看着他对我们家这般态度,不仅将我们接来傅国公府,还给我请老师教我读书……”

  “阿衡……”

  傅明元咬牙,笨拙却固执的说道,“我不要这平白来的富贵,这深宅大院不适合你……”

  我不要这平白来的富贵,更不要用你的幸福去换着平白来的富贵。

  “我知道的。”傅明娴心口一软,“我只是有些事情还需要处理。”

  她如何不懂傅明元的心中所想,在傅国公府一日,便相当于与虎谋皮一日。

  “哥,我会想办法将你和母亲送出去,既然你觉得陆历久教得好,便是回了家,你也可以去他的府上请教的,至于我……”

  “最迟年宴。”

  傅明娴的眼中带着坚持,“我不会待在这里太久。”

  她已经回来了,势必是要和傅国公府好好算算前世的账的,陷害她的人还安然的活在世上,赵秦氏的血迹还流淌在青瓷砖上,若是没机会接触也罢,可是她就在傅国公府,又如何轻易的走了呢。

  “那好吧,天色不早了,母亲该是等急了,我抱你去用膳。”傅明元又故意笑了笑,“哥还要用功读书呢。”

  环境会改变人的心智,从前他读书,只是为了不让傅家桓失望,再来是希望傅明娴将来可以嫁的好人家。

  可是现在他却迫切的希望取得好名次,并不是为了这滔天的权势,而是为了他朝有一日,哪怕面对傅二爷这样的权贵,他也能光明正大的说一声不,而不是处处受制于人。

  傅明娴却是笑着摇头,“我可不用你再抱我了。”

  鹊之早就备好了红狐狸披风和金色祥云包裹着的暖炉替傅明娴穿戴好,“少爷,让奴婢扶着小姐就好。”

  大理石铺的小路已经清扫的干净,傅明娴走的极慢,鹊之和傅明元也耐心的在身后跟着,好在离得不是很远,穿过长廊到了客厅便见到何氏正好在等候了,红素正站在她的一旁。

  “母亲。”

  何氏正坐在大堂上,身着素青色袄裙,头上簪着枚羊脂玉簪子,和傅明娴一样,她对万氏送来的那些东西并没有兴趣,看着脸色也有些不大好。

  再看莲青低头,口中好像是在嘟囔着什么,而红素也是一脸怒气。

  傅明娴目光一沉,只是看两人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定是莲青碎嘴又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傅明娴面色无异的做到了何氏的身旁,莲青对她的不敬,傅明娴看在心里,但却一直因为她没做什么大了不得的举动惹到她的底线,可是对她语气不尊重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欺负到何氏的头上?

  那就怪不得她了,提前惊醒一下也好。

  流水的菜肴被端了上来,盐水里脊,油焖草菇,虾籽冬笋,千层蒸糕,还有冒着热气的豌豆黄,紫菜汤,菜式精雕细琢。

  当然,这些在从前的傅明娴眼中看,根本不值得一提。

  文竹微微颔首,“小姐,奴婢帮您布菜?”

  “让莲青来。”

  傅明娴瞧了一眼菜色,“我想要喝汤。”

  莲青扭捏着上前,盛了一碗刚到了傅明娴的手中。

  “太热了。”傅明娴手指碰了碰瓷碗。

  莲青一愣神,随即取了娟扇在一旁扇风,“小姐,好了。”

  “太凉了。”傅明娴挑眉。

  莲青张大了眼睛,又去盛了一碗。

  “太热。”

  莲青,“……”

  “太凉。”

  莲青,“……”

  傅明元和何氏后知后觉的抬头,筷子缓缓放下,看着傅明娴。

  傅明娴不以为然,“都凉了,拿下去重做。”

  莲青浑身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的,从刚开始的眉梢上挑到现在的隐忍着不发……

  她可是万氏特意派来监视他们的人,傅明娴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整她!

  “小姐,你不要太过分了!”莲青的声音已经微有些怒意。

  文竹瞥着面色平静的傅明娴,心中却是咯噔一声,傅明娴忍了莲青几日,这是要准备动手了。

  虽然人人都说傅明娴见不得台面,起码她不这么认为,几日的接触,莲青每次故意为难都能被傅明娴轻松化解,怎么也不会是简单的人,而这次却这般张扬高调,大有些杀鸡儆猴的架势。

  “小姐,让奴婢来帮您吧。”文竹将莲青拦下,她们都是万氏派来的人,一荣俱荣,这般直接的开罪傅明娴谁也讨不到好处。

  傅明娴眸光阴沉,“你叫什么?”

  文竹一怔,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奴婢……奴婢文竹……”

  “我叫莲青。”傅明娴声如寒雪,蓦地让人背后一寒。

  “我……”文竹自求多福的眼神看着莲青,悄然退到傅明娴的身后。

  傅明娴继续皱眉,“把紫菜汤重新做。”

  莲青却是迟迟的不肯动身,“厨房有烧火做菜的婆子,小姐,奴婢是临雨轩的大丫鬟,不该做这些事情的。”

  “艾青你去……”莲青想要指使她身后的小丫鬟。

  筷子落在饭桌上的声音清脆,傅明娴的目光冰冷,“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