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因为喜欢

何宦无妻 +A -A

  “衡姐姐?”傅明玫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傅明娴的身边,又试图去顺着她的目光向着明纸糊着的窗外望去。“外面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吗?为何衡姐姐一直盯着窗户看?”

  傅明娴的身上盖着藏蓝色绣着宝相花的锦缎被,身后垫着驼色绣花靠枕,身体微倾斜着依靠在罗汉床上,目光透过�扇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几次傅明玫唤她都没听了去。

  “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啊?”

  傅明玫来了临雨轩数次,少女明媚,又性格好动,早已经同何氏和傅明元熟络,见傅明娴不理她,傅明玫小声的嘟囔着,“陆老师已经下学了呢,不知道元哥哥听的怎么样了?”

  傅明娴抽回目光,转而看向傅明玫,笑着道,“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傅明玫扁着嘴,撒娇着说道,“衡姐姐,为何我做的花钿总是不如你做的精巧神韵,你再教教我把。”

  “那你仔细的看着了。”傅明娴接过金箔和剪刀,垂眸开始动手做起来,她的神情极其认真,傍晚的夕阳余光透过窗桕打在她的脸上,很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哪怕傅明玫还是个小孩子也不由得看得痴了。

  傅明娴手脚麻利,不一会儿梅花花钿便已经成型,模样精巧,栩栩如生,抬头就瞧见傅明玫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你这丫头,是不是在诓我,却不想自己做。”

  “才不是呢!”傅明玫眼中带着惊喜的接过花钿,“谁叫衡姐姐这般好看呢。”

  前世傅明娴容貌娇艳如同海棠花,美是美,却让人觉得魅惑妖艳,而今生傅明娴虽然容貌依旧相似,却很好的继承了何氏的温婉贤淑,会让人凭空生出保护的欲望。

  “哇,衡姐姐,你真厉害,你怎么什么都会啊!”

  傅明玫将梅花花钿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的反复观看,虽然只是短短几日相识,可是傅明玫却是打从心底里佩服傅明娴呢,她觉得傅明娴根本就不像旁人说的那样小门小户肤浅卑微,反而她觉得傅明娴身上的气势要超过之这府中其他的嫡出姐姐。

  傅明娴笑了笑,“在府中没事的时候会自己琢磨一些来打发时间,你若是喜欢我明个儿就多做一些送给你,不过这些你还是要自己学会的。”

  前世她的父母去世后,因为姜氏和傅明远的突然闯入,让赵秦氏大怒,当即便把她接到自己身下抚养,直到十四岁行了及笄礼才送回傅国公府。

  她的童年教导,都是来自赵秦氏,虽然受宠,可是女子该学的本领和规矩却是半分都少不得的。

  赵秦氏给她请的老师全都是应天中的名家,因为人的片面,到了最后,大家就只知道傅明娴名声不好,却习惯性的忽视了她的优秀,这些花钿璎珞对她来说只是小玩意,小到女红绣技,茶道学问,大到后宅田铺管理,傅明娴都能在京城中的贵女中立足。

  傅明玫狠狠的点着头,“好爱你啊衡姐姐。”

  “外面白雪皑梅花开的正好,咱们屋内的玫姐儿也娇艳阳光,这梅花花钿正好。”傅明娴笑着招呼傅明玫上前,用了呵胶贴在傅明玫的眉心。

  她今日正好穿着玫红色缠文枝绣花袄裙,梳着小髻,头上簪着镂空梅花发簪,配着梅花花钿,当真是人比花娇,明艳如同冬日里的红梅,让人心旷神怡。

  “玫姐儿真好看。”

  傅明玫微低着头,脸颊浮上几抹红晕,“衡姐姐就知道笑话我,我……我要回临雪轩了。”

  傅明玫走的急了,没瞧见门口正进来的傅明元,这一下狠狠的撞上,差点直接摔在地上,傅明元眼疾手快的将傅明玫从地上捞起来,“没事吧?”

  傅明玫的脸色更加红了,一双小手握紧绣着并蒂海棠的袖口,“没事,玫儿就先回去了。”

  傅明娴没看出来傅明玫的异样,点头笑道,“好。”

  ……

  屋子内药香浓郁,临门木屏风上雕刻着八骏马的图样,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发帖,各色笔筒,想来是主人除了日常所需,便总是模仿他人的字体。

  内间厢房,棋盘格花纹的幔帐下黄梨木床,简单却不失英气。

  这是陆历久的府上,哪怕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寒门秀才,府中也依旧保持着原貌,他不喜奢华,屋内炭盆中炭火烧的正旺,黄梨木床上躺着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语气虚弱却带着欣喜,“你回来了。”

  “嗯。”

  赵宛容原本是躺在床上的,见陆历久回来便作势要坐起,却被拦了下来。

  陆历久抿着唇的走到床边,将一旁的靠枕垫在赵宛容的后背,“还是躺着吧。”

  赵宛容身着月白色绣牡丹袄裙,头上只簪着描金簪子,朴素的丝毫看不出来当年赵国公府盛宠嫡女的模样,也不知是因为赵宛容穿的太过素净,还是因为她那纤弱的身影,好像能随时随风散去一般,此时却是满眼笑意的点头,“无碍的。”

  陆历久修长的手指将刚熬好的药碗端起,又用药勺盛出的汤药放在唇边轻吹几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喂药到赵宛容的唇边,“小心烫。”

  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妻子,陆历久已经不喜欢多言。

  一来一回,房间中很安静,只剩下了赵宛容喝药的声音,直到一碗药见底,陆历久方才开口说道,“我去送药碗。”

  陆历久起身准备离开。

  “历久……”赵宛容突然开口,眼中的犹豫最后只化为了满目柔情,“辛苦你照顾我了。”

  “这些事可以交给素容去做的。”

  看得出来,赵宛容是极爱陆历久的,人的眼睛是绝对不会骗人,赵宛容看着陆历久的目光是那样深情,反而陆历久眸光却平淡孤寂,如同一滩似水没有波澜。

  陆历久并未回头,声音低沉的说道,“应该的。”

  赵宛容眼角发酸,咳了几声,成亲多年,陆历久一直待她很好,很周全,甚至全部例银都拿去为自己寻觅良药,可惜,正是因为陆历久对她太好,他们之间更多的是客气,而非夫妻间的相融以沫……

  罢了,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她本就不该多奢求的,现在这样能每日的看到他,能有他的温柔照顾,自己便觉得很满足了。

  “你的身体弱,好好休养,睡吧,晚膳的时候我叫你。”陆历久皱眉,又补充道。

  赵宛容含笑眯上眼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