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她不是一个笑话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忍着脚腕上的痛处强撑着回了临雨轩,何氏和傅明元果然在等自己。

  “阿衡,你的脚怎么了?”何氏原本是想要追问傅明娴万氏找她做什么,现在全化为了关心,“让母亲看看是不是伤到脚腕了?”

  何氏心疼的看着傅明娴,早先她被万氏传了过去自己便一直不安,却被莲青拦着不能去找她,回来便见到傅明娴受伤。

  “是二夫人责罚你了?”何氏的身体颤抖,她的女儿便是做错了事情要打要骂也只能是她,还轮不到别人动手,要是万氏真的敢惩罚傅明娴,她便是拼了性命也要护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的。

  “我去找她算账!”傅明元咬着牙,攥紧了拳头,早就知道傅国公府不能来,这才刚开始就欺负他们家阿衡了,以后还能好!

  “不是,二夫人怎么可能罚我呢。”傅明娴脸色有些惨白,拉住了傅明元皱眉说道,“是我回来的路上走的急了,扭到了。”

  “还能走吗?”

  傅明娴的脚腕已经开始红肿了。

  未等傅明娴开口,傅明元已经将她抱起,“鹊之,你去准备些雪水冰块给小姐冰敷。”

  “哥。”傅明娴并未推脱,倒有些瓮声瓮气的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还说抱就抱了。”

  她年后就要行及笄礼了,最重要的事情是在傅明娴活了两世,却被十几岁的少年抱在怀中,尽管这少年是她现在的哥哥。

  傅明元有些恼了,“怎么不是小孩子了,在我眼中你就是我妹妹,况且你伤到了脚,要是再走路严重了怎么办?”

  “谁会说三道四也证明她的心是肮脏的,最好叫她别有病痛,否则就疼死在那好了。”

  傅明元这话,直接将莲青口中的非议给憋了回去。

  其实傅明元只是性格好而已,真的到了他重视的人身上,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好吧。

  在宠妹狂魔的傅明元面前,的确是没有什么男女设防的,傅明娴沉重的心情也跟着瞬间好了很多,方才从万氏的压抑也瞬间不见。

  有亲人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家才是她避风的港湾。

  傅明元小心的将傅明娴放在临窗大炕旁,皱眉检查着她的脚腕,“没伤到筋骨,却是脚掌上的脆骨受创了,阿衡,可能会疼……你忍一下。”

  傅明娴眉头拧做一团,闭上眼睛不敢看傅明元动手。

  寻常人家的孩子哪有那么精贵,磨破了皮都要大惊小怪的请大夫,傅明娴小时候可调皮了,有了伤痛,大多是傅明元在照顾着她。

  傅明娴只是感觉一瞬间疼痛袭上脚踝,又瞬间褪去,紧接着便舒坦了许多了。

  “好了。”傅明元接过鹊之递来的冰块小心的放在傅明娴的脚背上,“这下,阿衡你真的可以偷懒了,脚伤要养上小半月了。”

  傅明娴尴尬的笑了笑。

  见傅明娴的脚无大碍,何氏这才遣散了丫鬟,低声问道,“阿衡,为何二夫人要给你送这么多东西,她又找你说了什么?”

  事到如今,何氏便是反应的再慢也能看出来异常了,好像傅钰强行将她们一家带来傅国公府,真正的目的是在傅明娴身上,虽然她觉得很震惊,但是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出来了。

  她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根本不可能和傅国公府有什么牵扯的,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傅钰是看上了傅明娴什么?!

  傅明娴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知道一定瞒不住的,却不知道何氏这次竟然会这么快察觉,或许是因为母爱伟大的原因吧,自己的孩子陷入困境的时候,母亲永远都是那个付出最多的人。

  “其实一直没同您说,女儿长得像一个人。”

  “像谁?”何氏没想到傅明娴会给她这个答案,她只知道阿衡的容貌出众,却从不知竟然和别人相像。

  “傅国公府的三房嫡小姐,她已经去世了。”傅明娴眼中一闪而过的哀伤,“就是那个声名狼藉,最后……最后和西厂厂公成为对食的那个傅明娴。”

  傅明娴眉目低垂,眼角却是有些湿润的,她现在……连说起自己当年的勇气都没有了,或许是因为换了个角度,她看开了许多事情,所谓当年的执念也不过是他人眼中的笑话罢了。

  傅明娴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傅明娴轻笑出声,“一个……很可笑的人。”

  何氏摇头,语气郑重的说道,“阿衡,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

  “虽然我不清楚她的情况,但恐怕那孩子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毕竟谁好好的会想要和太监成为对食呢,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掌心宝,无论她犯了什么错,都会被父母原谅,她不是一个笑话。”

  傅明娴鼻尖涌上酸涩,愣愣的看着正在忙前忙后的何氏,“母……母亲,您刚刚说什么?”

  何氏低着头,神情认真的替傅明娴用冰块敷脚,“她不是一个笑话。”

  她不是一个笑话……,她不是,她不是她不是。

  还是,还是第一次这么有人和她说。

  “怎么哭了?”何氏笑意温软的擦掉傅明娴眼角的泪水,“还疼吗?刚刚还在说自己已经长大了,这会儿竟然哭鼻子。”

  傅明娴眼角的泪水宛若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再也止不住的落下,最后竟然突然起身将何氏紧紧的抱在怀中,忍不住嗷嚎大哭起来,赵秦氏去世后,她便没再哭过了,这还是头一次,压抑多年心中的苦楚就像大坝被打开闸一般决堤。

  “母亲,你说,她不是一个笑话,她不是。”

  这么多年,她听了无数嘲笑咒骂和怪罪,唯独何氏说她不是笑话,她也想要被肯定被保护的啊,她从小就没了父母亲,所以才会对爱情如此执着做了许错事,何氏懂得不多,但却用她那质朴的心彻底将傅明娴感化。

  她傅明娴从不是个笑话,以前不是,将来也不会是,傅明娴哽咽的说道,“母亲,谢谢你。”

  谢谢您让我重新恢复爱人的勇气。

  “罢了,二夫人找你做什么母亲也不问了,你自己心里有准备就好。”何氏想了想又补充着说道,“富贵权势不过是过往云烟,能找到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阿衡,莫要走错了路,也不要被人利用。”何氏是在担心傅钰将傅明娴看做那嫡三小姐使唤了。

  出了门。

  “阿衡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傅明元拧眉自言自语。

  虽然傅明娴依旧会笑,只是那笑容中总是多了几分酸楚,像是看尽人间百态的人才会有的感悟,他的阿衡什么时候这么悲壮了。

  “是啊,是有些不一样了,阿衡是真的懂事了。”何氏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