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傅明远(修)

何宦无妻 +A -A

  万氏一向是不喜欢傅明乔的,更多的是防备,虽然她谨慎有礼,对自己的话也服从,可正因为这样才更让人怀疑,从前也是个骄傲的孩子,一时间突然变得乖巧安静起来,她到底是真的认命了所以逆来顺受,还是只是装成不在乎的样子?

  傅明乔早就到了婚配的年纪,因着是赵氏所出,万氏也虽不曾上心,但是总有媒人前来说和的,再加上还要看傅钰的面子,她看了看,虽没显贵和世家,但是来介绍的都是人品贵重,熬一熬将来不会太差,奈何傅明乔自己心高气傲不愿意答应,那索性万氏也就不管了,任傅明乔自己去张罗。

  哪有女子自己替自己的婚事张罗的,传出去叫人笑话嫁不出去不成,一来二去傅明乔便耽搁了下来,傅家的女儿根基不差,老傅国公当年风华正茂,子孙也都容貌俊俏,可惜了,傅明乔原是配得上朝中大员的,拖到现在,恐怕只能给人做继室或者残灯古佛一生了。

  傅明乔倒是没在意,这样被忽视的次数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径自走上前,大方有礼的躬身,“衡妹妹。”

  傅明欢冷哼一声,很不给面子的小声嘀咕,“真不知道她的高贵清雅都是做给谁看的。”

  “母亲,珍姐姐派人书信邀请我去她府中看红梅呢,我便先走了。”傅明欢口中的珍姐姐,正是霍国候府的霍五小姐,霍乐珍。

  恐怕在场的,没人能比得上傅明娴对霍家熟悉了。

  她以为她可以将从前的感情遗忘,投入到新的生活。

  原来下意识想起那人,傅明娴的心还是会痛,本以为埋藏在心里的那些人又陆续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哪怕只是不经意的被提起,依旧会让她失了分寸。

  万氏还未来得及开口,傅明欢已经走了老远,她也只是笑笑并未说话,“真是失礼了,欢姐儿的脾气有些直。”

  傅明娴下意识攥紧的手也在万氏开口后悄然松开,脸色有些苍白的摇头,“怎么会呢,二伯母不要太客气了。”

  傅明乔一贯是被忽视的了,现下倒也没有多拘谨,依旧神色自然的站在了万氏的身旁,刚才别人没看到傅明娴脸上的变化,她却是瞧见了,只是心中有着疑惑,莫非阿衡是认得霍乐珍的?不然为何她刚刚会有些紧张?

  万氏又拉着傅明娴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外面的李嬷嬷说有事情要汇报万氏傅明娴这才得以抽身。

  “那我便不打扰二伯母了。”傅明娴起身告退。

  “衡姐姐,你等等玫儿啊。”傅明玫急急的看着万氏,“母亲,那女儿先下去了。”

  “衡姐姐我的临雪轩和你的顺路。”

  见傅明玫走了,傅明乔也跟了上来,不过只是跟在两人的身后。

  傅明乔一直都是淡如水的模样,的确让傅明娴不想过分深交,倒是傅明玫性子欢脱,便是万氏这个嫡母都不时的会被逗笑。

  “衡姐姐,以后我可以去你的院子找你玩吗?”傅明玫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盯着傅明娴看,似乎又有些沮丧,她是庶出,傅明欢看不上她,傅四爷,傅五爷家年龄相仿的也都是嫡出,虽不受苛责,但是日子也便是那么好过,她从小便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傅明娴个子高挑,要足比傅明玫高出一个头来,现下正微微屈身,将目光放在傅明玫的视线一平,笑着说道,“只要你想来随时可以。”

  “路上滑,回去的时候小心摔倒。”

  傅明玫闻言眼睛一亮,“那四姐姐,衡姐姐我先走了。”

  傅明娴望着傅明玫的背影,这才在甬道上停了下来,“四姐姐,是有什么话要和阿衡说么?”

  傅明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衡妹妹,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像一个人。”

  傅明娴面色无异,“不知道四姐姐说的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像,便顺口一说,还请衡妹妹不要介意。”傅明乔想要解释又发现怎么说都是多余,“衡妹妹长得很漂亮,比这府中的姐妹容貌都要出挑。”

  傅明娴挑眉。

  傅明乔咬着唇,“虽是我父亲,可我却不得不说一声他的生性薄凉,便是看我这般年纪还待在府中就知道了,恐怕衡妹妹此番进府未必要比想象中的好。”

  傅明乔不再多说,高声退便离开了。

  留傅明娴在原地眉心微蹙,傅明乔这是……在提醒自己小心?

  傅明乔在二房中一向谨慎做人,她为何要主动向自己示好?

  傅明娴转身向临雨轩的方向走去,何氏和傅明元恐怕已经等得着急了,至于傅明乔的用意,以后自然就能看出来了。

  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身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你就是二伯父的远房亲戚吗?”

  傅明娴突然停住,这声音……即便她未抬头,也认出来了,是傅明远。

  “是。”傅明娴并未多说。

  傅明远身着一身冰蓝色对襟窄袖长衫,衣襟和袖口处用宝蓝色的丝线绣着腾云祥纹,靛蓝色的长裤扎在锦靴之中,“正想着要拜访呢,没想到会在路上见到你。”

  “听说二伯父昨日将你们接来的,天色已晚便没去打扰。”

  傅明远的声音依旧小心翼翼,他的出身一直是人诟病的话题,若非三房傅政膝下没有其他子嗣,恐怕傅明远要比现在过得还惨,骨子里的懦弱是改不了的,加上他生母姜姨娘的斤斤计较,又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来。

  “我的院子就在隔壁闲亭阁。若是……”

  傅明娴并不想和傅明远说话,起码此时不想,虽然她已经知道了傅明远并没有恶意,但是她已经厌恶了他十几年,这种厌恶已成习惯,哪能这么轻易的就改过来。

  “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要做,我便先走了。”傅明娴打断傅明远。

  傅明娴走的急了,突然崴了脚,即便鹊之及时扶着却依旧疼的要傅明娴倒抽一口凉气,容貌也被傅明远看了去。

  傅明远目光死死的盯着傅明娴,“你……阿娴?”

  “你认错人了。”傅明娴有些不悦,“我不是她。”

  或许更准确的来说,傅明娴是有些慌张……

  傅明远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的跳着,阿娴已经不在了,那刚刚的女子又是谁?

  “小四,你看没看到?”

  小四低着头,“奴才看到了,那姑娘和三小姐长得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