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旧识(修)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点头,并不反驳万氏的话,心中却是冷笑,这就开始替她的婚事担心了,万氏要操心的事情还真不少。

  ,她对傅钰和万氏的反应并不奇怪,陪着老夫人只是个幌子借口,真正的目的是傅钰想要利用她去讨好汪延,傅明娴之所以这么问,也是想要逼傅钰早点把话说清楚,看清楚自己的立场。

  得先抛出鱼饵才能上鱼上钩啊。

  别看傅钰当初是软硬兼施把傅明娴威胁着来傅国公府的,可是他依旧要拉拢傅明娴,若是傅明娴不情愿,真到了汪延的面前,汪延的脾气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得不偿失就不好了,他不敢。

  前世她在督主府上,虽无心打听朝堂政局,却总是能听到一点风声的,傅国公府就好一棵参天大树,根基深,难以撼动,可是时间久了,总会遭到虫蚁的侵蚀,那些腐朽越积越深,到最后只能是强撑着表面风光,岌岌可危,所以傅钰才会急着不择手段,有病乱投医。

  傅钰想利用她,还想拿捏着她,怎么好事都要傅钰占了,大不了一拍两散也谁也得不到好处,可是傅钰怎么会舍得这一身的荣耀呢,站的越高就会越害怕摔倒,他越紧张就代表着他心里越惶恐。

  傅明娴正是算准了这点,她才会有信心让傅国公府乱成一锅粥。

  这里染着赵秦氏的鲜血,她重病缠身,那些曾经践踏过她的人却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凭什么呢?

  “其实叫侄女过来,是有件事情想商量着……”傅钰斟酌着开口,心中想着要怎么才能将傅明娴收为义女,等着把她的名字写在傅国公府的族谱上,才能名正言顺的掌握傅明娴的婚姻大事。

  “二伯父不请阿衡喝杯茶吗?”傅明娴转换了话题。

  傅钰脸上有些尴尬。

  还是万氏先反应过来,“瞧你二伯父,也是许久未见到亲人了,一时高兴便忙忘记了。”

  “安絮,还不快给小姐上茶!”

  傅明娴坐在红檀木椅子上,适当的提着醒儿,“莲青之前也是在二伯母房中服侍的吧,哪能劳烦安絮姐姐,就叫莲青去吧。”

  莲青有些欣喜的看着万氏,她虽然是万氏的家生子,但是却只是个二等丫鬟,如今临危受命去伺候傅明娴,若是傅明娴依仗她,那她也算是差事办好了,万氏也会格外高看一眼,丫鬟的幸福和主子的重视程度撇不开关系,万氏一族皇恩浩荡,要是能给她许配个好人家那她可就后半生无虞了。

  人心情一好,办起事情来也利落了很多,不一会儿便将热茶送到了傅明娴的身边。

  “啊……”莲青下意识的叫唤出声,她甚至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身上沾着的茶叶,傅明娴将整整一杯热茶倒在了自己的身上……明明之前傅明娴还很看重自己的,为什么会这样?

  莲青震惊之后便是恼怒,身体微微颤抖着压抑着心中的恨意。

  傅明娴却是不以为然,摊了摊手,“不好意思了啊,这和田玉瓷碗太过贵重,我没见过,一个小心就没拿稳。”

  莲青说她小门小户,小家子见不得台面,很好。

  那她就让你真正的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刁蛮无理。

  论这个,傅明娴还真的没怕过谁。

  莲青长相的确不凡,可是却不懂得分寸,不然怎么会不得万氏重用,反而被派来临雨轩伺候自己呢,万氏这是在防备莲青“一不小心”爬上傅钰或者府中少爷的床呢,没有打压恐怕也是看在家生子的份上,偏偏莲青还傻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偏偏就这样的莲青还想踩在自己的头上!

  滚烫的茶水就这么直接洒在了莲青的身上,甚至还能看到茶水将原本白皙的皮肤烫得红肿,不会留疤,只是吃些苦头罢了。

  傅明娴目光幽幽的盯在莲青的身上,鹊之在一旁更是强憋着笑意,她就知道她们小姐一定不会吃亏,同样都是丫鬟,傅国公府的丫鬟是比旁人多了眼睛还是多了鼻子,怎的就那么了不起。

  “再去给我倒一杯吧。”

  傅钰一愣,万氏一愣,这房间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也难怪,从见到傅明娴的那刻起,她给人留下的印象便是懂分寸又安静的小姑娘,虽然有时候态度强硬,但是大多时候都和颜悦色,再加上这里好歹是傅国公府,换成别人早就吓得不敢说话了,谁都没想到傅明娴会来这么一出,偏偏当事人还一副坦然的模样。

  傅明娴好像看不到莲青身上的茶水,又说了次,“再去给我倒一杯,你没听到吗?”

  气氛有些紧张,见莲青呆在一旁,文竹想要帮忙,“小姐,让奴婢帮你吧。”

  “你叫什么?”傅明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文竹没反应过来脱口回答,“奴婢文竹。”

  “我是让莲青去倒茶。”傅明娴态度强硬,无视莲青的反应,一副我就是要欺负你的样子。

  她对莲青之前的举动不是不知道,之所以没动作她是在等着,等着莲青最高兴的时候再去打压。

  规矩,要么不立,要么一次立到位,正好傅钰在场,那傅明娴就将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未免到时候以为她好欺负,还是被一群拜高踩低的奴才欺负,有些事情还是早早的说出来比较妥当。

  其实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说得很对,前世的傅明娴只是心灰意冷了,在亲人逝世和爱人厌恶的双双打击下磨平了棱角,可是她骨子里依旧有着骄傲,重拾斗志的傅明娴,绝对不是可以随便打发了的存在。

  莲青脑袋嗡嗡作响,她从前仗着是万氏家生子的地位,没少在那群下人中耀武扬威,可是现在……傅明娴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二伯父,打碎了您的茶碗,您不会怪罪吧?”傅明娴故意问道。

  傅钰哪里听不出傅明娴话中的含义,目露寒光的盯着莲青,“小姐的吩咐没听到吗?”

  “还不快去!”

  到底还是不成气候,莲青l顷刻之间便已经红了眼睛,差点就要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