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她是傅明娴(修)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娴是被阵阵嘈杂声吵醒的。

  院子中不时的传来莲青略挑高的声音,“快,这些东西都是二老爷精心准备的,可要小心的挪放,那些轻巧的东西送到小姐的房间中去。”

  莲青身穿水芙色绣花小袄,发髻轻挽镀金紫月簪,面色红润的在院子指挥着那些小厮忙前忙后,眼中尽是笑意,看不出丝毫的疲惫,还有些喧宾夺主的气势。

  昨夜,傅明娴是叫她守夜的,真是笑话,她个小门小户出来的小丫头真以为自己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了,便是万氏都不曾叫她整宿整宿的熬着,她有什么权利这般使唤自己,莲青看都没看傅明娴一眼,只是在门外站了一小会儿便离开了。

  隔天又是精神抖擞。

  傅二爷派她来是要看着傅明娴的,可不是真的要给她做牛做马,面子上过得去就可以了。

  “福伯,咱们房中的银炭恐怕不够用的。”莲青笑呵呵的看着站在一旁的福伯,还不忘说道,“您说这小姐也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在睡着,还要劳烦您在这里等!”

  “稍后就给姑娘送到。”福伯瞥了眼那些守在门口的鹊之,别有所指的劝道,“二老爷对小姐很重视,莲青,你要照顾好。”

  “我们做下人等主子是应该的。”

  “您就放心吧。”莲青没听出来福伯的意思,文竹正在看着那些下人搬运,伺候傅明娴的差事虽然不及在万氏的身边风光,但是却很轻松,也不必战战兢兢,相比莲青,文竹倒是看得很开。

  傅明娴的门外只剩下了鹊之在守着,见着那些想要直接冲进傅明娴房间中的人,鹊之压低着声音,“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小姐还未起来,你们便这般喧闹,吵醒了小姐怎么好?”

  莲青见状,走上前,冷笑的讥讽,“我们傅国公府这个时候已经用过早膳了,小姐也该起来了,况且院子中的声响这么大,小姐都不曾听到,想来也是咱们临雨轩的床太过舒服,让小姐一时贪睡,那便是有声响也不会吵醒了。”

  “你们继续。”

  “你……”鹊之哪里是这位从傅国公府明争暗斗的大丫鬟的对手,急的眼眶微红却说不出话来。

  莲青眼中的轻视越来越重,低声嘟囔着一句,“小家子气,见不得台面。”

  “鹊之!”

  房间中突然响起了傅明娴的声音,鹊之恨恨的等着莲青一眼。

  “小姐,小姐您醒了吗?”鹊之探出头,见傅明娴已经起身,这才扁着嘴的进来,“小姐,奴婢已经和那莲青说了,叫她小声些,可是她偏偏弄出那么大的声响。”

  “无碍的。”傅明娴垂了垂肩膀,她还有些认床,在傅家都是好久才习惯,如今又换了地方,加上昨日奔波,傅明娴只觉得肩膀酸痛,其实她在院子中有声响的时候便醒了,只是不想动而已。

  “先替我梳妆打扮吧!”

  鹊之点点头。

  房间门被打开,傅钰派人送来的东西也都搬到了傅明娴的面前。

  “小姐,这些都是二老爷派人送来给您的,都是好东西呢。”莲青眼中的垂涎好不掩藏,心中对傅明娴更是带着羡慕,她的身份大家都知道了,无非是傅国公府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关系,不知道怎的就入了二老爷的眼,接来府中。

  但是到底比不上这府里的嫡出小姐的,小门小户出来的姐儿恐怕眼界连她们这些高门大户的丫鬟都比不上,莲青不在意的抬头,见到傅明娴的样子,却将口中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竟然……这么漂亮?

  昨日傅明娴来的时候,未施粉黛,又因来的突然风尘仆仆,可是如今,傅明娴上了妆……,哪怕莲青对她出身轻视,哪怕这妆很淡很淡,也不得不服气她的容貌。

  梳妆好的傅明娴坐在菱花铜镜旁,一袭浅青色对振氏织锦长褂,头上簪着碧玉玲珑簪,戳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淡抹浓眉。

  美人终究是貌美如花,哪怕傅明娴刻意掩盖容貌的优势,也依旧芳华逼人。

  傅明娴抬眸盯着莲青,“怎么?东西你很喜欢?”

  “奴婢怎么敢呢!”莲青讪讪的说道,“小姐,您不看看吗?有很多发钗和衣服呢。”

  “鹊之,我们去见二爷吧。”傅明娴并未理会莲青,而是直接走去院子中见福伯,“不好意思,叫您久等了。”

  福伯颔首,眼中却是有着赞许的,“应该的。”

  “小姐用先用些早点吗?”

  傅明娴摇了摇头。

  “那小姐请吧。”

  够了!

  真是受够了!

  傅明娴这幅爱答不理的样子到底是做给谁看的,莲青望着傅明娴离开的背影气愤的跺脚,屋子里还有旁的丫鬟在呢!她的脸面放在哪,文竹却是拍了拍她的手,劝慰道,“既然小姐沉得住气,那咱们做丫鬟的还能冲动吗?”

  莲青瞪了文竹一眼,“这还用你说!”

  文竹摇头笑笑,主子间的事情自然是不用她们多嘴的,但是莲青好歹也是这府中的老人了,怎可如此糊涂,竟然连傅明娴的样貌都没能瞧出来。

  在傅国公府,甚至应天中,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了。

  就看你到底是自作聪明,还是真的装聋作哑。

  莲青扁着嘴的跟在傅明娴的身后,文竹也跟了上来。

  傅国公府的路傅明娴熟悉的很,所以基本上也不用福伯带路,她自己就找到了傅钰所在的垂柳院,她可能是真的起的晚了,傅家没有那么多规矩,辰时才起,而傅国公府却是卯时用的早膳。

  看来环境真的会叫人变得懈怠。

  “侄女来了。”傅钰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傅明娴身上的装扮,发现还是原来她自己的衣服,眉头轻皱,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东西都看到了吧,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若是不满意你便同你二伯母说。”

  “多谢二伯父好意,阿衡不缺吃穿的,只是不知道二伯父唤阿衡过来是有何吩咐,我们要准备去见老夫人了么?”傅明娴垂眸问道。

  傅钰送去的东西都很贵重,价值千金,想必她昨日的反应福伯已经报告给他了,丫鬟钳制不住便想着要银钱收买,是啊,毕竟这世间上能抵抗住富贵权势的人太少了。

  可惜她是傅明娴,曾经傅国公府盛宠的嫡出小姐,这么些东西,她是看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