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红梅开的正好

何宦无妻 +A -A

  临雨轩算是垂柳院中地段较好的住所了,装饰雅致,院子独立,连小厨房都具备,甚至只是这么一处小院,都要比之前的傅家明亮宽敞,看得出来傅钰对傅明娴的重视。

  屋子内的温度尚且不高,地龙火炉才刚烧起,想来也是匆匆准备,临雨轩却早已有丫鬟备好饭菜等候,见傅明娴等人过来,立即迎了上来,想要从鹊之手中接过行礼结果被傅明娴拦下。

  傅明娴轻车熟路,无视丫鬟们眼中打量的鄙夷目光,“鹊之,你和红素先去放置行礼,就按照家中原来的住法。”。

  鹊之和红素听话的点头,人对陌生的环境总是带着莫名其妙的恐惧,即便她们的心中带着怯懦,但此时傅明娴的话无疑是顶梁柱,她们是要听小姐的。

  丫鬟闻言面露尴尬,相互对视,她们是傅钰“特意”派来“伺候”傅明娴的,原本以为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见到傅国公府这般气派,要么紧张害怕不敢多言,要么欣喜失了分寸,可是傅明娴竟然能这般的镇定自若,到叫她们收起心中的轻视,更加谨慎起来。

  “天色已晚,厨房不知道夫人几位的口味,所以只是做了几样小菜。”福伯将傅明娴的举动尽收眼底,打着圆场,“若是有什么吩咐,夫人和少爷小姐直接派人去通知老奴就可以了,另外莲青和文竹是这院子里的大丫鬟,二爷吩咐来伺候几位。”

  福伯是二房的总管,傅钰选上来的人,自然是有几分眼光的,再加上二爷着重交代要好好照看傅明娴,只是短短时间接触,福伯便心里通透,这一家,还是傅明娴的话有分量,办事更加谨慎周全。

  莲青身为奴婢本应该先上前介绍自己,然后听从傅明娴的吩咐做事,可是她什么都不说,就想直接接过傅明娴的东西,显然是将傅明娴放在对等的位置上了,也难怪,何氏一家在杨柳胡同算得上小康家庭,到了傅国公府难免寒酸了,府中的丫鬟总是见过权势,对于侍奉这样的主子,哪怕只是一段时间也颇有微词。

  若傅明娴给了东西,以后会被压制的更多,若是不给翻脸,也会多生是非,叫人议论,寄人篱下的滋味总不是好的,两边都是为难的事情,没想到傅明娴不仅能游刃有余的化解正面冲突,还能不着声色的给莲青警告,明明是在惶恐不安的年纪却少有的沉着冷静,还有她刚刚处事方法,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恐怕老爷不是那么容易拿捏住的。

  “给夫人,小姐,少爷请安。”

  莲青和文竹齐齐上前,高门大户出来的丫鬟,穿着都要比寻常人家的姐儿尊贵,莲青身穿珊瑚色素绒绣花薄袄,头上簪着银镀金嵌宝簪子,容貌不凡,相对之下,文竹穿的要肃静许多,水茶色薄袄,头上只攒着枚银镶玉发簪,面容普通。

  傅明娴回礼,“有劳。”

  福伯告退离开。

  傅明娴目光温和淡然的替何氏布好碗筷,“累了一天,肚子有些饿了,用膳吧。”

  期间都是鹊之和红素服侍着,傅钰送来的人都被晾在了一边。

  莲青的脸色不太好,隐忍着没发作,文竹也是嘘声的在傅明娴身旁伺候着,一顿饭吃的压抑,傅明娴没开口,谁都没敢动手,慢慢的气氛倒是好了些许,起码何氏没有那么拘谨了。

  傅明娴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身后的人。

  莲青可是万氏的家生子,倒是文竹有些眼生,想来是她不在傅国公府后才买进府的丫鬟,还有身后跟着的那几个小不点,年纪都不太大,都太嫩了,傅钰以为两个大丫鬟就足够把她们吃的死死的,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说是用膳,其实谁都没有心情,草草的吃了几口,傅明娴便让人将何氏服下去休息了。

  而她自己则是进了房间,走到镂空木槿花的窗边,伸手去摸了摸窗框上冻出的冰霜,纹络清晰,层层覆盖,想来是因为屋内外的温度差异导致化开又凝结。

  手尖上传来阵阵的凉意,傅明娴口中不自觉的呢喃着,“这个时候,傅国公府的红梅开的正好。”

  “鹊之,该睡了,叫莲青守夜。”

  门外鹊之脆生生的声音带着愉快,“知道了!”

  莲青,“……”

  脸色青紫!

  房间中的烛火被熄灭,傅明娴却和衣躺下,哪怕知道哪些噩梦都已经过去,她还是有些不安。

  夜色中一道身影却突然停了下来。

  “临雨轩怎么亮起了烛火?”傅明远望着临雨轩疑惑。

  小四拱了拱手,“听说好像是二老爷接了远房亲戚来府中小住,旁人是可以装作不知道的,但是咱们的闲亭阁离的最近,若是避而不见有些不好,二少爷明日要去拜访一下么?”

  傅明远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红梅花,“改日吧,总有见面的机会。”

  “这时候的红梅开的正好,回去把那个景泰蓝花瓷瓶找出来吧,就放在我的书房。”

  小四点头,“奴才醒的,这是三小姐最喜欢的,少爷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去摘梅花。”

  傅明娴排行第三。

  ……

  万氏盯着傅钰,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来端倪,“老爷,现在能告诉妾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她还是有些不大相信的。

  看着那对母子身上的穿着,能帮到傅钰什么忙,他们不但要将对方接到府中好吃好喝的养着,还要对外宣称是自己的远房亲戚,来府中暂住,女人天生的喜欢疑神疑鬼,尤其还是万氏这种心机深沉,喜欢借刀杀人的人。

  而且何氏样貌不俗,小家碧玉,好像岁月都格外的照顾,万氏心中早就不满了。

  “进门的时候你难道没瞧见那女子样貌?”傅钰垂了垂胳膊,今日可真是劳心劳力。

  万氏挑眉,“当然,那女子正是像……”

  等等!

  她突然止住了要说的话,瞪大眼睛看着傅钰。

  “乍一看妾身只觉得像老四家的茹姐儿,可是老爷这么一说,妾身倒觉得,倒觉得……像那人更多一点。”

  “像傅明娴。”傅钰目光闪烁,“好巧,她就叫傅明娴。”

  万氏倒吸一口凉气,“老爷您……”

  傅钰摇头笑道,“别怕,只是个巧合罢了,听说老大的帖子又被退回来了,等着年关家宴,还是要靠夫人在背后使力了,你的面子,想必汪督主会给的。”

  万贵妃的族妹,万玉儿的身份汪延便是再不愿意也是要卖个面子的。

  “明日去给人家道个歉,那是老爷我未来的依仗,可不能就这么被得罪了。”

  万氏似懂非懂的点着头,“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