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是命

何宦无妻 +A -A

  傅家到傅国公府距离不算太远,轱辘压过雪地的声响停下,将傅明娴的思绪拉回,何氏也越发的不安和惶恐。

  “阿衡……”

  “弟媳和侄女可以下来了。”外面傅钰的声音已经响起。

  傅明娴莞尔,拍了拍何氏的手背,故作笑道,“母亲别怕,咱们就当做是去傅国公府观光了,等着咱们逛够了再回家,想必傅二爷大动干戈的请咱们过来,也不是为了苛责,您只管好好享福,别的不用担心。”

  傅钰的目标是在她的身上,还指着利用她呢,该是用心去讨好她的家人才是。

  傅明元将何氏扶下车,傅明娴跟在身后。

  “派人去叫二夫人来迎接贵客!”傅钰低头对身边的护卫吩咐,随即又将目光放在何氏的身上,“弟妹不必惊慌,进了傅国公府便当做是寻常在家即可,我会派人专门给你们安排个院子。”

  “走吧。”

  傅明娴抬头,正红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傅国公府四个烫金大字,赫然入目,这是她最熟悉的地方,也是她最厌恶的地方。

  她本想这一世安稳生活,远离这些尔虞我诈,却不想命运如此。

  傅明娴在心中默默的说道,既然逃不掉,那就好好的面对吧。

  傅国公府,她又回来了!

  大门缓缓被打开,傅明娴等人跟在小厮的后面走过垂花门,见抄手游廊散开两边,穿堂上放着一个黄花梨底座和田玉大插屏,两面雕刻常青树纹路,穿过插屏三间厅后便是正房大院,整个人的视线也变得开阔起来。

  连续的拱门和回廊,两边穿山游廊相仿,假山湖水应有尽有,规模庞大令人咋舌,府中下人们井井有条的忙着手中的事物,冬日的大雪非但没有掩藏住这座大宅的富丽,反而是它更加气魄娇贵。

  二房住在东厢房垂柳院,傅钰也不曾多说,只是吩咐何氏几人莫要四处张望,直接随他回去即可。

  “二爷。”

  万氏听到下人的消息早早的便准备好迎接,一身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丹凤三角眼上两弯柳叶吊梢眉,容颜极美,万氏本就生的极美又十分注重颜色艳丽的着装和保养,看着分外年轻,身姿妖娆,也难怪在嫡妻赵氏还活着的时候就让傅二爷魂牵梦绕了。

  没错,万氏是继室,是赵氏死后,万贵妃得宠之后,才被提成正室夫人,掌管二房庶务。

  万氏眉眼带笑,动作熟络的接过傅钰脱下的披风,“您可回来了,事情都忙完了吧,今日是腊日,妾身早早就命人按您的口味做了腊八粥,要是您再不回来,恐怕这粥都要凉了。”

  傅钰走在前头,挡住了何氏几人。

  话音落下,万玉儿才注意到傅钰身后的何氏母女,先是一愣,随即脑袋嗡嗡作响,别的不说,傅明娴和傅家的女儿还是有几分相像的,也难怪万氏要误会。

  傅钰午时从清凉寺回来便匆忙外出,说是有急事要去处理,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带着女人和孩子!?傅钰什么时候在外面养了外室,而且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带回家中。

  饶是一个女人再有心计再镇定,在这个时候恐怕都会崩溃。

  “二爷,您这是什么意思?”万氏嘴角的笑意僵在脸上,“您竟然在外面养了这么一家子!如今竟然还要带回来!”

  万氏瞬间哭闹起来,她身旁的丫鬟们早已经会意要上前推搡着何氏,“二爷你这样做怎么能对得起我!”

  傅明娴心中冷笑,却并未说话解释,只是将何氏护在自己的身后,免得被伤到。

  傅钰脸色尴尬,沉声怒吼,“放肆!你这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

  傅钰的原配赵氏早殇,万氏入府的时候只是位姨娘,后来宫里头的万贵妃得宠,整个万氏都跟着水涨船高,万氏自然而然的被提为填房,原先在府中傅钰对其也是百般听从,还是极少时候厉声颜色,万氏被吓了一跳,一时之间要说的话卡在嗓子眼中。

  “二爷……”万氏委屈极了。

  “你给我闭嘴!”傅钰将万氏拉在一旁,压低声音,“要是不想我被大哥压着一辈子你就给我老实点。”

  万氏讪讪没说话,却依旧是拉下脸。

  “去命人把林雨轩收拾出来。”傅钰心累的看着何氏道,“让弟妹笑话了,是我管教无方,稍后福伯会先替你们带路。”

  何氏诺诺的躬身。

  傅明娴抿唇,这只是二房的万玉儿,还有大房的郑辛眉,四房的陈岚,五房的何莲云,更有那些数不过来的姨娘,嫡姐庶妹们。

  好戏才刚开始。

  ……

  “督主,傅国公派人送了几次礼物和请帖,希望您小年的时候能赏脸去参加家宴。”李生陪小心,他知道督主的性格是看不上这些俗物,可是傅国公府来了多次,贵妃娘娘的族妹是傅二爷的夫人,而且又是……又是那人的家,他不确定督主到底是何态度,所以不敢擅作主张,只好来请示汪延。

  烛火明亮,将汪延的身影徐晃着映在墙上,夜深人静,汪延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卸去了平日的奸佞残酷,有些疲劳的揉着太阳穴,“退回去。”

  “属下知道了。”李生点头,又有些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汪延从头到尾没抬过头。

  李生颔首,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督主,“奴才从清凉寺回来的时候曾在杨柳胡同见到傅国公府的马车,杨柳胡同中并没有出众的朝中大员,也不曾有傅国公府下属,此举有些怪异,要属下去查查动机?”

  汪延缓缓站起,将桌子上的折子合上,起身走进夜色,柔和的月光打在修长的背影上,莫名的多了几分寂寥,“不必了,现在的傅国公府不过是在做困兽之斗,以后傅国公府的消息不必再汇报。”

  “是。”

  看着汪延所去的方向,那是从前傅明娴所住的玉娴阁,其实李生最想说的是要督主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莫要这么劳累,他是不懂这些个男女感情的,督主苦了一辈子,傅明娴去世后,便更是从未笑过,只想着耗费心力做事情来麻痹自己的神经,玉娴遇娴,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