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请

何宦无妻 +A -A

  傅钰话音落下,他身后所跟着的傅国公府护卫陡然上前,将何氏母子三人团团围住,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看来傅钰早就打算软的不行来硬的了。

  何氏哪里见过这般大的阵仗,当即便慌了神,“傅二爷,妾身不是这个意思!”

  “妾身只是……”

  傅明元挡在傅明娴的面前质问道,“傅二爷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我们不愿意去傅国公府上你还要强行将我们绑走吗!”

  原先他还对这位和善的老人有些好印象的,却没想到竟然翻脸比翻书还快,事到如今便是再笨的人都知道去傅国公府是有所预谋,很有可能命都赔进去了,他们好好的活在傅家才不要跳进火坑。

  傅钰眼中精光闪过,见到何氏母子的反应不由得喜从心中来,这样的人最是容易拿捏住的,“听说国子监丞张大人准备年后便告老辞官,国子监祭酒许大人有意向皇上举荐这空缺给傅家桓?”

  没等何氏回答,傅钰又将目光转向傅明元的身上,“秋闱三年一度,三年前你落榜了,三年后若是你没资格去参加呢?今年你十七岁,再等三年?要是还没资格呢?你还年少,不要因为莽撞而令自己的大好前途毁掉。”

  “你!”傅明元瞪着眼睛,没想到傅钰竟然会无耻到这种程度!不但拿傅家桓的官位来威胁,还想要干涉他的秋闱考试,“傅国公府就算是再位高权重,也绝对不会只手遮天!”

  “你做不到。”

  傅钰显然很有耐心,竟然又回到了客座上端坐,连之前鄙夷的茶水也端着喝下,这才徐徐说道,“许大人乃是通州昌平人,隶属北平府,你可知道通州的知州姓赵?是我那亡妻的母家?”

  “至于秋闱的主考官,很不巧听说皇上属意万旭,年后圣旨变会颁布下来。”

  万旭……

  当今皇帝盛宠的皇贵妃万氏的族弟,万氏一族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备受皇帝隆恩,此人心术不正,歹毒阴狠,若是他为主考官……

  傅明元被气的嘴唇发抖。

  傅钰心中冷笑,他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利用傅明娴,如何不会做好万全的准备呢?哪怕是用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他也要誓死一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纵然傅国公府问题百出,但在朝中的势力却是盘根错节,没有几分把握,他怎么会贸然前来。

  傅明娴沉眸,低头的瞬间,眼中是无限恨意。

  傅明元被傅钰逼问的哑口无言,他可以一气之下说出大不了不参加秋闱的话,但是他却不能替傅家桓做决定,他们深知父亲这么多年来心中的执念,如今唾手可得的机会就在眼前。

  “卑鄙!”傅明元咬牙切齿。

  傅钰毫不在意的笑着,大有一副随便你怎么说的样子,但是你们一家人必须要跟我走,听我的摆布,何氏当即便要红了眼睛,看着傅钰身边蓄势待发的护卫彷徨无措。

  自古民不和官斗。

  傅国公府对于傅家来说太过庞大,庞大到连挣扎的余力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可是傅二爷为何独独看上了他们家,何氏和傅明元的心中疑惑。

  “识时务者为俊杰,二位最好还是想清楚再说话,这去或者是不去,想必不用我再多解释了吧!”傅钰抿唇,对付这些下等人,就该是软硬兼施,“我只能说,在傅国公府,绝不会叫你们吃亏。”

  傅明娴沉眸,嘴角带着几分讥笑,示意何氏和傅明元不要害怕,随即上前直接直视傅钰的双眼,“二伯父可真会开玩笑!”

  沉默。

  双方的沉默。

  傅钰紧皱的眉头松开,须臾,突然开口大笑起来,“难怪一见面便觉得亲近,还是明娴侄女懂事!”

  “你们这是做什么!一点分寸都没有,平白的叫人笑话傅国公府管束不严!”傅钰瞥了身后的护卫一眼,厉声呵斥,“还不快退下,丢人现眼!”

  “二伯父客气,是先前母亲和哥哥不会说话才冲撞了各位,能去傅国公府是我们的荣幸,若是有幸再能让国公府老夫人病愈,那简直是我们天上掉下来的福气,我们怎么会不愿意呢!”傅明娴拱手,“只是二伯父来的突然,总也要我们先收拾些细软,还请先稍稍等候一番可好?”

  “自然。”傅钰摆手,谅她们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

  傅明娴面不改色的强行将合适和傅明元拉走。

  “阿衡,这怎么能行呢!”一进了后院,何氏急了,攥着傅明娴的双手快要哭了。

  傅明元也是不安,“阿衡,那傅二爷明显是来者不善,若是我们就这么跟他走了,万一出了事情呢!而且父亲回来的时候找不到我们,到时候……”

  傅明娴倒是很镇定,傅国公府对于她来说再熟悉不过,即便那里是龙潭虎穴,可是她了解所有人的脾性和真面目,短时期应对是绰绰有余的,她很确信傅钰的目标是她,之所以将何氏和傅明元带着,恐怕是为了掩人耳目。

  她会找个机会让傅钰再送他们回来,至于她自己……

  既然傅钰要斗!

  那就让她好好的奉陪,傅钰不会杀她,她便将计就计的利用这次机会,傅明珊,傅明湘……还有那些曾经身上染着她外祖母鲜血的人,她一定不会叫她们好过。

  “鹊之,红素,傅一去收拾东西,挑常用的简单带些就可以了,到了傅国公府自然有人给咱们准备。”

  傅明娴擦掉何氏眼角的眼泪,温声说道,“母亲,您先别急,听我说。”

  “傅二爷来势汹汹,今日即便是我们不愿意走,他也势必要用强,到时候我们还是要去,而且还和他撕破了脸,倒不如我们主动答应,看看他的意图在伺机而动,伺机找到先机。”

  “可是……”何氏的脸上还有犹豫,他们一家人去傅国公府上?怎么想都觉得不妥当!

  “我们给父亲留封书信,叫他回来的时候不至于担心。”傅明娴将何氏的双手紧紧握住,“别怕,阿衡会护着母亲的!”

  傅明元诧异的看着傅明娴,为何在这一刻,他竟然觉得自己那调皮淘气的妹妹出乎意料的稳重,看着她那沉着冷静的样子,好像心中的忐忑真的就没有了。

  “相信我。”

  鬼使神差的,傅明元和何氏都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傅明娴的提议。

  “咱们走吧。”

  傅钰早已经等得不耐烦,“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