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天上不会掉馅饼

何宦无妻 +A -A

  傅钰一怔,凝着傅明娴许久未说话,为何她明明是在笑,可是这一声二伯父却让自己觉得头皮发麻,甚至开始心虚起来,难道是傅明娴看出来了自己的意图?

  这不可能,她不过是十三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犀利的目光让自己害怕。

  早些在清凉寺,他代表傅国公府去添香油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寺内突然进来一位身着素衣的姑娘,即便未施粉黛也依旧难掩绝色,最重要的是,她那双眼睛……

  像极了一个人。

  到底像谁呢?

  傅钰站在原地盯着那道虔诚的身影许久,脑中模糊的影像渐渐变得清晰。

  他想起来了。

  这女子正是像那死去的傅明娴。

  傅家女儿中,原也是有几个几分相像的,但是那些人像的只是三分表面,总不敌眼前女子像的精髓,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或许傅明娴本身没有太在意,但是只要旁人一看便知道她最漂亮娇艳的便是那一双黑眸了,只要见过就再也难忘记,女子年纪尚小,若是长大了……又会和傅明娴像到何种程度。

  傅钰浑身激动的颤抖,目光闪着精光,当时他的脑中便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女子为自己所用,他动了自己的势力用最快的速度查到了这女子的身份,国子监主簿傅家桓的女儿,傅明娴,竟然也叫傅明娴!

  这恐怕是天意,命中注定,傅明娴要回到傅国公府替他争权!

  他记得那傅家桓好像是和傅国公府有过几分牵扯的,两人的祖父算得上是堂兄弟,所以就想了这个蹩脚的借口迫不及待的来到傅家,傅家桓一个从七品官职能和傅国公府搭上关系那是他的荣幸。

  傅钰这么想着。

  他和老大傅祁争斗多年,最后在爵位上输给他,不止如此,傅五爷,傅六爷也不是省油的的灯。眼下的傅国公府看似繁华昌盛,实则在老三去世之后少了平衡之人,诸多的弊处显现,早已经不复当年盛况,原先还有着汪延的帮衬,倒也能过得去。

  但是傅明娴死后,汪延便撤走一切对傅国公府的帮助,翻脸不认人,傅祁之前就有心思要在傅家的女儿中再寻一个送给汪延,奈何他膝下的女儿都没有合适的,要挑也是别的房的反倒替他人做嫁衣,这才耽搁了。

  如今这女子的出现就像及时雨一般,傅钰好歹也活了多年,此刻竟然也快失了分寸。

  无论用什么办法,他都要掌控这一家,他要抢在傅祁的前面!

  如今朝中势力割据,先有内阁首辅徐友珍,司礼掌印太监曹吉祥和忠国公石亨联手把持朝纲,再有锦衣卫和东厂各占一方,将朝堂把握的滴水不漏,凭谁也挤不进去,唯独这几年汪延建立的西厂迅速崛起,可见汪延的才干,虽说此人残暴奸佞,手段毒辣,但是他才不会去管那些,只要能拉拢汪延的支持,那么即便他不能将傅祁扳倒,也势必会在朝堂中谋的稳定的席位。

  傅明元也跟在傅明娴的身后,低声唤了声,“二伯父。”

  傅钰眼中的阴霾一扫而过,脸色又恢复了正常,笑着点头,“真是乖巧的孩子。”

  “便是老夫看着都很喜欢,想必母亲看了也一定会很欢喜。”

  何氏疑惑,“二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氏原先只从傅家桓的口中寥寥听过几句和傅国公府有着远亲关系,但是谁都没往心里去,谁能想到那高高在上的傅国公府真的有一日会和他们有牵扯,傅二爷屈尊就贵亲自上门就已经够惶恐的了,何来傅国公老夫人喜欢?。

  通俗一点来说,她们都不认识谁是谁,喜欢什么!?!

  “其实今日来是有件事情要和你们相商。”傅钰斟酌着说道,“老夫人本就身体欠缺,如今年下更是连日的病痛,如今已经到了卧床不起的程度,傅夫人也知道,人到老了的时候就总想见着亲人,远的近的都很挂念,所以……。”

  “所以在下是想要接众位去傅国公府小住一段时间,正巧也要年结了,我们两家在一起过也能亲近一些感情。”傅钰呵呵的笑了出来,“说到底明娴长得还有些像我那去世的侄女,老夫人从前最宠爱那孙女了,一定会很开心。”

  何氏和傅明元呆若木鸡。

  傅明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了。

  她还没有去和傅国公府的人算旧账,结果傅二爷竟然想要要先利用自己,事到如今她怎么会不懂傅钰打的好算盘,他们已经卖过自己一次了,难道还想卖第二次!

  老夫人从前是最重那位孙女的,怎么她自己不知道?若是真的宠爱怎么可能会许给一个宦官?

  被逼成为对食的前一刻,她还曾苦苦哀求过老夫人救救她,换来的除了白眼就只有冷漠,她走出傅国公府的那一刻是心灰意冷,没有半点留恋。

  傅明娴或许突然懂了,为何傅二爷和傅大爷争夺多年傅国公爵位,最后会输。

  就是他那表面的和善亲近,以为谁都看不出着他的算盘,即便是想要利用她也需要找个好点的借口。

  傅国公老夫人病中想要见亲人,所以要来傅家接他们一家去陪伴左右,先不说他们的远亲关系就快要出五服八竿子打不着了,再者说傅国公老夫人可能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竟然会想要见她们?

  这个借口太劣质,劣质到孩童都知道里面有端倪。

  “这……”何氏思绪片刻说道,“这恐怕不太好,若是老夫人真的想见见亲人,等着老爷下朝后我们一家定当登门拜访,更不便劳烦傅二爷了,简直是折煞我们一家了!”

  何氏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却很懂得分寸,傅国公府对傅家来说就是庞然大物,高高在上的宛若两个世界的人,傅二爷突然到访,还想要将她们都接近傅国公府,去哪里找这样的好事?

  天上不会掉馅饼,掉馅饼也不会平白的砸到他们家,何氏倒是很聪明,担心这里面需要她们付出不能承受的代价,所以闭口拒绝。

  傅钰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之前的笑容一扫而空,连声音都跟着凌厉,“难道是傅夫人看不起我们傅国公府?还是看不起我傅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