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好大的阵仗

何宦无妻 +A -A

  马车一路颠簸,车内气氛凝重,傅明元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鹊之又心中记挂着傅明娴受伤的手腕。

  傅明娴将羊脂玉佩握在手里,指尖不住的在上面摩擦,看着车窗外面的人群喧闹发呆,突然起风了,北风将树上的碎雪吹下,透过车窗飘落在她的脸上,停在她长而翘的睫毛上。

  秦洛那复杂又带着几分欲言又止的目光一直在脑中回想,傅明娴怎么也想不到,那样的神情会是从玩世不恭的秦洛眼中发出。

  “小姐,起风了,奴婢把车窗放下吧。”鹊之伸手替傅明娴挡住吹进来的风雪,话音未落却突然瞪大眼睛,“小姐小姐,你快看,那是咱们的府上吗?为何门口会站着那么多人……”

  傅明娴飘远的思绪被拉回,凝神顺着车窗望向傅家大门外。

  长街上护卫将傅家大门围的滴水不漏,正门停着马车,那车四面丝绸装裹,镶金嵌宝得窗牖被一帘绛紫色的绉纱遮挡,华丽气派,上面的徽章是……

  傅明娴袖中的双手下意识握紧,指甲登时便嵌入掌心。

  那是……傅国公府的马车!

  傅明娴眼角湿润,身体颤抖,像是憋足了劲却又在极力的忍耐,若真的要说恨,她对傅国公府的恨超过了霍彦青,在那里,她从备受呵护的嫡女变得声名狼藉,最后被逼嫁给西厂厂公为对食。

  当时外祖母赵秦氏已经病入膏肓,在听到傅国公府要将傅明娴许给汪延做对食的时候,不顾自己的病情命人抬着轿子,便是躺着也要来为傅明娴据理力争,却被傅国公府那群人面兽心的冷言冷语嘲讽。

  她的大堂姐傅明珊说,“傅明娴这种人,有人娶就不错了,她有什么脸还去挑人家,她送上门了霍彦青都不要,弄得人尽皆知,连我们傅国公府都要跟着被抹黑,更何况破-鞋配宦官,再合适不过的了!”

  “还是个位高权重的太监。”

  赵秦氏被气的当场吐血昏厥,等着大夫去救的时候,已经不行了。

  傅明娴至今仍能清楚的记得,外祖母死死的攥着自己的袖子,浑浊的双眼布满血丝,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她看懂了。

  赵秦氏的眼神中满是愧疚和自责,她是在说,娴娴对不起,外祖母不能再护着你了。

  那是唯一对她不离不弃的人,哪怕她再声名狼藉,在赵秦氏的眼中永远都是她的好外孙。

  甚至到死都不曾埋怨过自己一句,她所担心的就只有自己的将来会怎样,她当时便守在赵秦氏的身边哭的几近昏厥,其实她早就知道喜欢霍彦青是个错误,她想要抽身放手的,是傅明珊一再相逼,她不小心落了圈套,名声全毁,即便汪延不曾苛责过她,疼爱她的赵秦氏也永远不会回来了。

  连连打击加上赵秦氏去世,才导致她心力交瘁,抑郁不得终。

  傅明娴倔强的抬头,掌心已经被指甲划破渗出了鲜血,她却生生的将眼泪憋了回去。

  不能哭。

  傅明娴你不能哭。

  重活一世只是让她学会收敛看清楚人间冷暖,却没有抹去她的自尊,她曾经是傅国公府万金嫡女,若傅政没有战死沙场,接替爵位的就该是她父亲,没人能比得上她,即便是为了赵秦氏,她也要留着自己的自尊。

  “阿衡,这……”傅明元不知所措。

  傅明娴停顿片刻,霍的起身从马车上下去,那群人究竟要做什么,总要她亲自去看了才知道,她是想忘了前尘旧事好好的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可是,若是傅国公府再得寸进尺的陷害她的家人,她便是拼死也要将她们都拉着陪葬!

  虽然她的行为举止上可能会露出端倪,但是毕竟鬼神之论太过禁忌,谁也不会想到死去的傅明娴魂魄会附在别人身上彻底的成为其他人,傅国公府更不可能在没见到自己的情况下看出问题,只要她自己不承认,纵然长得再像别人也拿她没办法。

  傅明娴暗自吐了口浊气,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慌张,若是她慌张,反倒会让对方觉得她是心里有鬼,到时候便弄出其他的是非了。

  她曾在那看似风光却水深火热的地方生活了近二十年,深知那宅子里面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里藏刀,这个世界或许是善良的,但绝对不包括傅国公府的人。

  如今他们找上门,不论要做什么,都不是好事。

  莫非是父亲今日的擢升被盯上了?傅明娴心中已经是想了各种可能。

  “哥,我们先看看再说。”傅明娴率先走了进去。

  大堂内,何氏有些坐立不安的看着正端坐在客位上的人,那人约摸着四十岁年纪,身穿绛紫色镶金线锦袍,肩上披着墨狐大氅,眼中看着桌上泡好的茶水闪过一丝鄙夷。

  傅明娴将这些细节看在眼里,心中忍不住冷笑,她当做是傅国公府的谁呢,原来是傅钰傅二爷。

  早些年和大爷傅显争夺爵位失败,看着很慈祥的一个人,可惜笑容下全是虚伪和算计。

  傅明娴兄妹的出现宛若救星一般。

  “元哥儿,娴姐儿回来了。”何氏嘴角溢着笑意,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见着他们兄妹二人回来立刻起身迎了上来,“母亲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傅国公府的二老爷。”

  “本是来府中寻你父亲的,可惜他不在,傅二爷便说要等着你们兄妹二人回来看看你们!”

  傅二爷目光瞥在傅明娴的身上,只是瞬间便笑的更平易近人,“不必那么客气,说到底我们也算是远亲,有着血缘关系,叫二老爷有些见外了,我虚长你们父亲几岁,你们便唤我一声二伯就好!”

  傅明娴心中咯噔一声,原来姓傅从明不是巧合,傅国公府竟然还有傅家这么一处远亲在?她竟然疏忽了这个问题。

  那么……傅钰究竟是要做什么?

  何氏有些局促,她只是内宅夫人,莫说是面对傅二爷这般权贵,便是素日里的交际也是少之又少,乍一听傅二爷这般亲近和蔼,觉得有些举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只能将目光放在傅明元和傅明娴兄妹二人的身上。

  傅明娴看着宛若和蔼老人般的傅钰突然笑了,即便薄施粉黛也足以让万物尽失芳华,“二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