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他已经很高了

何宦无妻 +A -A

  “你……”秦洛只觉得心口某一处似乎要喘不过气来,双眼看的傅明娴直了,竟然连出口的话都生生的咽了回去。

  “锦鲤给你,能不能养活便要看你的本事了,记得说话算话!”

  傅明娴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将鱼缸从怀中拿出交到秦洛的手中,秦洛刚看她的眼神让她突然心生不安。

  他不可能认出自己的。

  她的容貌和前世有五分相似,但是现在却是十年前的模样,而且她又特意妆容画的清淡,除了这双眼睛,便是再也找不到相似之处了。

  另外数日前灯会相见,当时夜色已黑,他喝醉了酒,恐怕早就不记得他拉着的姑娘是谁了,至于他那些随从,想必视线都在傅明元身上,不会注意到她,傅明娴正是拿捏住了这点才敢见秦洛的。

  傅明娴连要求都不曾说,转身准备离开,却突然被人捏住了手腕。

  秦洛眉头紧蹙,“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放开。”傅明娴柳眉紧皱,用愠怒来掩盖自己内心的心虚,“男女授受不亲!”

  “小姐。”鹊之低呼,慌忙上前想要帮傅明娴拉开秦洛,可惜秦洛的力气大的很,反而越攥越紧,更是一点点的向傅明娴逼近。

  “你放开我。”傅明娴有些恼了,手腕处被秦洛勒的发红,“你想要做什么!”

  秦洛已经长得很高了,傅明娴便是抬头也只能到他的下巴,她是真的生气了,从前在秦国公府的时候,秦洛虽不学无术,可是却从不对女子动手的。

  她当初就该把他欺负的再惨一点,刚刚竟然还会生出几分错觉,觉得他的不学无术只是天性所然,不想被世家规矩束缚。

  傅明娴咬着唇,眼角湿润的看着秦洛,皓玉般的手腕已经被捏出很深的红痕,男人和女人天生力量上的差距,哪怕秦洛还是少年,她是真的很疼。

  秦洛见到傅明娴这般样子,突然顿住了脚步。

  鱼缸咣铛一声掉在地上,前一刻还活奔乱跳的锦鲤掉在雪中只是挣扎了一阵子便没了声息。

  巨大的声响将秦洛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松开手,恍惚的看着地上尽在自己锦缎鞋面上的水和地上已经死去的锦鲤。

  再抬头之际,傅明娴的身影早已经离开。

  “怎么会……那么像?”

  秦洛目光有些迷离,那双眼睛,他只是前些日子醉酒的时候恍惚又看到了她,他想要去上前拉住她,质问她凭什么从小都是她欺负她,连他报仇的机会都不会给他,她便死了。

  她死了吗?

  昔日让他恨的咬牙切齿的傅明娴那么容易就死了。

  是啊,她死了,而且,就算她不死,也不会是像刚才那女子般青春年少。

  秦洛低着头。

  赵禹和其他的小厮仆人看着失魂落魄的秦洛更是胆战心惊,“少……少爷,您不去周围转转了?”

  秦洛却好像没听到一般,茫然的向前走着,良久才缓缓说道,“不去了。”

  另一头的傅明娴慌张的进了清凉寺内,秦洛的反应……让她心中突然没了信心,她不确定秦洛是将她看做了谁,但是不管是谁,都透露着他很危险。

  前世的那些人宛若禁忌埋藏在她的心里,便是连最粗心大意的秦洛都是这般表现,要是熟悉她的人呢?

  傅明娴下意识的想到了汪延,那个位高权重,奸佞残暴的西厂督主,无论多么嘴严的犯人在他手下都能被撬开。

  明明她不该去怕他的,心却像一滩死水被突然搅起了波澜。

  傅明娴拿只觉得着那枚羊脂玉佩只觉得手尖有些发烫,可能要让傅明元失望了,即便有着羊脂玉佩,她也不想再去接触秦洛了。

  “刚刚的事情不要和哥哥说,便说我们没将事情办好。”

  鹊之有些心疼傅明娴,但还是体贴的点着头,“知道了。”

  清凉寺内香烟缭绕,络绎不绝的朝拜者躬身跪在草甸上,虔诚的向着堂内的巨尺金佛叩拜,让傅明娴心情平缓了许多,结果小沙弥手中的燃香,跟着那些人的姿势祈福朝拜。

  “若是在天之上真的神明有灵,希望能保全傅家一家平安,能让我外祖赵家的冤情有朝一日沉冤得雪。”

  傅明娴在心中默念,“既然老天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我只想平淡的过完这一生,同那些人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扯,希望佛祖在上能听到信女的祈求,定会感激涕零,虔诚膜拜。”

  傅明娴起身将燃香插在香炉中,又去了小沙弥处添了香油钱,这才打算离开,“去找哥哥吧,我们快些回去。”

  正巧傅明元将粥水布施完毕,进来寻她,“阿衡,原来你在这……”

  “阿衡,你怎么了?”

  傅明娴的脸色有些难看,傅明元难得的反应快,“没事的,原本也是我不够福分,商次辅的门下也不是我们这种人可以随便拜入的,你放心,便是自己,哥也一定会努力!”

  傅明娴挤出一抹微笑,正准备离开时,却在清凉寺供奉长明灯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朱红色的大字有些显眼。

  与其相信死后便是魂飞魄散,更多人愿意相信,死亡不过是一种姿态,死后人的灵魂会到另一个地方换来永生,所以总会有达官显贵在这些香火旺盛的寺庙为自己的亲人供奉长明灯,以此来祈求亲人能后入土为安。

  那么……这清凉寺的长明灯又是谁为她所点,她的长明灯后面好像还有别人的。

  傅明娴脚步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想要去看清楚后面灯上的字,却突然听到傅明元的呼唤,“阿衡,那咱们快些回去吧,母亲可能在府中等急了。”

  傅明娴迟疑了一会,随即点点头,“好!”

  等着有时间她再来看看吧,要是哥哥看到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恐怕会吓倒。

  傅明娴走的匆忙,没有注意到,在她走后不久,便有一道身影站在她方才所在的位置,深邃的目光凝着同样的方向。

  “督主,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先离开吧。”李生嘘声提醒。

  汪延嗯了一声,将燃香插在香炉中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