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小爷秦洛(修)

何宦无妻 +A -A

  清凉寺虽是国寺,但除了年前大节封寺清场供皇室成员祭祀,其他时候却是准许百姓来寺中祈福添香的,正值腊日,又有富贵人家施粥行善,人便格外多了一点,大理石台阶上的雪被来往的人群踩平,傅明娴几人站在原地到没有那么显眼。

  “你去看看秦洛什么时候过来。”傅明娴将小鱼缸放在自己的狐狸大氅内,手底下紧紧的抱着暖炉,因为温度和水量的原因,时间不能久,等着炭火一凉,这些锦鲤也会慢慢被寒冷冻的失了灵性。

  “小姐,来了。”鹊之小跑着同傅明娴汇报,“还有五步的距离。”

  傅明娴瞥了眼身后。

  秦洛正众星拱月般的走来,他身后跟着十几个小厮奴仆正卖力的替他疏散人群开路。

  他身着墨青色的貂皮大氅,袍内露出银色镂空牡丹花的花样,脚上穿着赤金镶边长棉靴透,透着棱角分明的脸庞,英眉谢飞,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参着几丝慵懒,乍一看俊美邪魅。

  “你们烦不烦。”秦洛的脸上带着几分薄怒,赤金镶边长棉靴突然停在台阶上,硕大的南珠也跟着颤了颤,“不过是来上柱香,拜拜菩萨!你们至于这么多人跟着小爷我吗!”

  “难道小爷还能丢了不成。”

  他都被罚半个月禁足没出门了,好不容易对蒋氏软磨硬泡这才有了机会,结果身边跟着这么多跟屁虫,他还怎么玩……

  清凉寺本就无趣,一群和尚嗡嗡嗡的念经不说,还这么多人,早知道他就待在府中逗他养的两条藏獒了,秦洛心中憋闷无处发泄。

  那些小厮面面相觑,即便不敢嘘声,也没有离远半步。

  五少爷醉酒在灯会上和人闹事打了起来,他们这些下人回府便是一顿板子炖肉,屁股上的伤势躺了大半月才好转,年关将至,国公爷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是五少爷再弄出事端出来,他们几个就不要想活着过年了!

  能不惶恐吗?

  秦洛看着那些好像哑巴了的小厮,气呼呼的朝着清凉寺大门走去,傅明娴心中突然生出几分笑意,不过是十五岁的年纪,竟然一口一个小爷非要装作少年老成的样子。

  是啊,这便是秦洛,“不学无术,吃喝玩乐”的秦洛。

  傅明娴将那小鱼缸露出了缝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鹊之,路上有些滑,走路的时候可要小心一些,万不能出了差错。”

  鹊之立马配合道,“小姐您放心,奴婢帮您仔细着呢,冬日锦鲤,这是极好的兆头,绝不会出差错的。”

  “要是将这锦鲤供奉到清凉寺,来年一定会有好事,小姐定能心想事成的。”

  傅明娴和鹊之的声音是有意叫秦洛听见的,不大不小却刚好能传到他的耳中。

  锦鲤?

  秦洛眼睛一亮来了兴致,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锦鲤不是畏寒么?这三九严寒的日子还能见到锦鲤?

  秦洛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在人群中看了一圈,最后落在傅明娴主仆的身上,缓缓的向她走了过来。

  “你怀中抱着的是什么啊?”秦洛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靠近,凤眸中带着魅惑。

  鹊之将傅明娴护在身后,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秦洛也不恼,又朝着鹊之的身边凑了凑,“我刚刚好像听到你们在说锦鲤?难道你的怀中抱着的就是?”

  “让我也看看呗。”

  傅明娴拉着鹊之作势要走,却被秦洛给挡住去路,“小爷……我只是好奇想看看。”

  “看看又不会怎么样?”

  傅明娴瞥了一眼秦洛身后的随从,脚步却是不着痕迹的挪远了几步。

  秦洛立刻会意,眉心拧做一团,“你们离远一点,别吓到人家小妹妹!”

  他看着更心烦!

  赵禹有些犹豫,“这……”

  他没敢说,上次便是少爷喝醉了非拉着人家姑娘的手不肯松,这才和人家的哥哥打起来……秦国公可是很要脸面的,再传出少爷清凉寺调戏良家妇女。

  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秦洛板着脸,“让你们走就赶紧走,难道你们只怕我祖父,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赵禹不敢直视秦洛,他知道秦洛这样是真的动怒了,“那……小的们先后退。”

  秦洛这才满意,“好了,人都走了。”

  傅明娴皱眉想了想,这才缓缓的将小鱼缸漏了出来,“我是来清凉寺还愿的,公子你是……?”

  傅明娴低着头,秦洛的注意力也是在锦鲤上,“旁人家的锦鲤早就沉在池塘中过冬了,为何你的还这么活蹦乱跳?”

  “让我先看看?”

  “这锦鲤是用来供奉的,小女子有愿望想要求菩萨恩准。”傅明娴摇了摇头,“若是给旁人看了,便不灵了。”

  说话间,傅明娴的手指轻轻的在鱼缸便敲了几下,又顺着手指将鱼食扔了下去,只见鱼缸中的锦鲤便欢腾的翻着身,抢着飘上水面去争夺鱼食,隐约间被秦洛看到这一场面。

  还真的有!

  “什么愿望啊,你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实现。”秦洛的眼中闪烁光芒。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原先他只是想看看锦鲤如何,却见到傅明娴护的紧了,他的心里就好像有小猫在挠一般,不弄到手不可,何况刚刚他是真的见到锦鲤了,若是能带回去给祖父,想必祖父也会高兴极了!

  秦洛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直响,长眉上挑的说道,“或者你要什么条件才能把这锦鲤给我?”

  “你做不到。”傅明娴抿唇摇头,这笃定的语气让秦洛很不爽!

  做不到?!

  他秦洛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顺着他来还好些,若是逆着他便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怎么可能!”

  “小爷我是什么人,还会骗你一个小丫头不成?”秦洛的声音霸道强势,当即将腰间的羊脂玉佩顺手拿了下来,“小爷我可是秦国公府的少爷!这是我出生时祖父秦国公送给我的,你若是有什么要求我能办到,你便拿着这玉佩去秦国公府找我。”

  傅明娴眼中有些犹豫,“你……真的可以?要是你反悔了怎么办?你身后跟着这么多人!”

  “笑话!小爷我用得着骗你吗!”

  秦洛迫不及待的将羊脂玉塞在傅明娴的手中,抬头却是愣在原地,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闯入他的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