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莫欺少年穷

何宦无妻 +A -A

  连日大雪,终于停在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傅家桓又去了国子监,腊日转眼而至,人人都说,今年大雪格外旺盛,天气却不冷,瑞雪兆丰年,这是极少有的好兆头。

  何氏昨日便吩咐张嬷嬷开始洗米。红枣、莲子、红豆十几种食材泡果、拨皮、去核,参在白米中半夜时分开始用微火炖,直到第二天清晨,腊八粥才算熬好了。

  何氏帮忙傅明娴准备好了去清凉寺施粥香火,看着兄妹二人坐上了马车,依旧不忘记叮嘱,“早些回来,路上小心。”

  傅明娴笑着答应目送着何氏身影进了内堂,霍的转身看向马车里面的小鱼缸,“炭火都准备好了没?可是不能被寒到了。”

  “还有这些日子喂养的鱼食也都带了吧?”

  鹊之信誓旦旦的回答,“都做好了,小姐您就放心,鱼缸下面装的是暖炉,有木板隔着既不会太烫也会保持温度。”

  “阿衡你什么时候养鱼了?”

  傅明元从一上马车便愣住了,要不是傅明娴有先见之明吩咐鹊之拦住傅明元,恐怕刚才何氏在的时候他就能喊出来。

  傅明娴笑的开心,“去见一个故人,顺道送些见面礼。”

  “故人?”傅明元疑惑的看着傅明娴,他怎么不知道有什么故人,难道阿衡特意要出门,就是为了那个“故人。”

  傅明元似乎想到什么一般,突然睁大眼睛的看着傅明娴,“男人女人!”

  傅明娴,“……”

  傅明娴摇头,也不知道她这哥哥的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难不成以为自己是出来私会的?

  “这故人你也认识,只是我们之前有些恩怨,今日是要去解决的,我可是为了你!”傅明娴摊了摊手。

  还未等傅明元开口,马车外面响起了傅一的声音。

  “小姐,秦公子就快要到清凉寺了,我们离得近,时间倒是差不多。”

  “知道了。”傅明娴回答的很随意。

  傅明元,“……”

  连傅一都知道!就他被瞒着不成。

  傅明元盯着傅明娴,“什么秦公子?哪的人?”

  等等。

  秦公子?

  “秦洛?”傅明元蹭的一下站起,奈何马车空间太小,咚的一声直接撞了头给撞回来了,那声音听着……

  傅明娴被吓到了,惊呼着上前,“哥你没事吧?”

  傅明元却伸手将傅明娴拦住,疼的眼泪快要流出来了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傅明娴,“阿衡,你先告诉我你要做什么?”

  “傅一,连你也敢瞒着我。”

  傅一,“小人……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傅一无语看天,你的妹妹你自己搞定。

  傅明元英眉快要拧成一团了,他愣归愣,可是对这个妹妹却宝贝的很,甚至要超出傅家桓夫妇,眼见着阿衡笃定的样子,像是被那秦洛给迷了魂儿,傅明元的声音都跟着沉重了起来,“告诉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秦洛可不是什么好人,阿衡一个清白的姑娘人家要是和他扯上什么关系,以后还要不要名声了!莫非……

  莫非是因为在灯会上的接触,让阿衡心里对秦洛产生了感情!

  这怎么能行!

  这这这……早知道傅明娴是为了见秦洛的,他绝对不帮忙讲情,还给秦洛那混蛋准备礼物,傅明元想想便是一副防贼的样子!

  “你不能喜欢秦洛,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学无术,市井无赖,他能有几分真心。”傅明元只觉得脑袋被气的嗡嗡作响,连疼都不觉得了,“回去,我们立刻回去。”

  傅明娴见傅明元愠怒的样子,心里却是暖和和的,耐着性子的拉着傅明元坐好,“哥,你听我和你解释。”

  “我去见秦洛,可不是要和他培养感情的,我只是想和他打个赌,你不能白白被他身边的仆人欺负,而且……”

  傅明娴思忖道,“而且秦洛师从当朝次辅商衍,若是哥哥您能得到商次辅的指导,不会比旁人读书差的。”

  “原先没有坦白是怕你会失望,我是想成功了之后再告诉你的,至于商次辅,你倒是不用担心,只要秦洛能答应,他便不会反对。”

  商次辅对学生的要求极高,无论是学识还是品行缺一不可,可是唯独对秦洛宠爱至极,倒叫旁人无语。

  她也不怕傅明元问她为何会知道的这般详细,她既是有心促成,便一定会好好调查一番的。

  “哥,便是我们现在不如人,也不必妄自菲薄,最不能输的便是志气。”既然把话都挑明了,傅明娴索性也将后果说清楚,“若是真的能对你的学业有帮助,便是别人会指点议论又如何?”

  “等着他日你若是能真的取得成绩,那才是我们该高兴的事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年少时期困苦并不代表着一辈子都会如此,只要肯努力,总会有回报。

  前世她在督主府曾听汪延说过,皇上有心大力扶持寒门子弟,商衍被放在首位,不仅学识渊博,更是为人清廉,是乌烟瘴气的朝堂中为数不多的清流,她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哪怕傅明元止步举人,跟着商衍保平安总是没问题的。

  不知道为什么,傅明娴有些莫名的心慌,像赵家那样的权贵都能在片刻间倾覆,何况现在的傅家呢?她不想傅明元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这次起争端的是秦洛,秦国公宠孙,却是非分明没有细追究。

  下次呢,下次遇到旁的不讲道理的人,躲是躲不过的。

  傅明娴不希望傅明元大富大贵,只愿他能对自己有些信心,某些时候,傅明娴的心中倒把傅明元当做弟弟一般。

  毕竟两世加在一起,她要比傅明元大了十几岁呢。

  原来……

  傅明元张了张嘴,只觉得浑身僵硬,坐在马车上很久不语,临到了清凉寺才声音沙哑的开口,“阿衡,哥一定会好好读书。”

  马车停下,傅明娴看着傅明元嘴角扬起,“我知道,我一直都相信你。”

  “哥哥先去给父亲母亲祈福吧。”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清凉寺是国寺,秦洛便是再大胆也是不敢光天化日下对我个弱女子动手的。”傅明娴还特意笑了笑,“咱们可不能白受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