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人逢喜事

何宦无妻 +A -A

  傅家桓穿着从七品绯色官服坐在首位,眉眼英挺,一身书生气中带着几分为官者的清廉,熟悉的五官要比傅明元多几分成熟。

  国子监主簿的官职虽不高,却因是培养大明学子栋梁的地方,倒也不会被刻意打压,傅家桓当年很会读书,可惜性子古板不懂变通,官职一直不见擢升。

  年关将至正是事务繁忙之际,傅家桓便会留宿在国子监,约摸着三五日回家一次带些换洗的衣物,顺便检查下傅明元的学业。

  何氏身着莲青色刻丝并蒂莲纹彩晕锦衫,头上簪着脸烧蓝点翠凤形钗,脸上带着红晕。

  相夫教子,这大抵是所有女人觉得最幸福的事情。

  傅家桓道,“《滕文公下》曾有孟子对大丈夫的概论,你觉得如何。”

  傅明元腰板笔直,回答的不慌不忙,“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虽然科举更为重视经义,但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也不能忽视。”傅家桓眼中出现赞许,“四书本就深奥难懂,四书中又以《孟子》最晦涩,若是你能将书中道理吃透,便是做人也会跟着受益匪浅的。”

  “儿子知道了,定会用心读书,不会教父亲失望的。”傅明元低着头,十分受教。

  “元哥儿很努力,老爷本就事务烦身,不用分身在记挂家里的事情。”何氏抬眸见到门外傅明娴也来了,忙招手,“阿衡,快来和你父亲请安。”

  傅明娴先瞥眼傅明元,见哥哥面色无异这才松了口气,这才走上前恭敬的行礼,“父亲。”

  傅家桓有些诧异,“阿衡也知道懂规矩了,秀娘,辛苦你在家操劳了,你功不可没。”

  相比傅明元,傅明娴的性格倒是十分欢脱,可傅家桓觉得女子应该成熟稳重。不然将来到了婆家会吃亏。

  主要是有着何知秀这般温婉大体的比较,傅明娴难免被显得顽劣。

  傅明娴一手顶好的女工都是被傅家桓罚出来的。

  何氏抿唇,“妾身做的都是应该的,倒是辛苦老爷操劳国子监的事情还要为元哥儿和娴姐儿担忧。”

  “元哥儿和娴姐儿都来了。”何氏转身吩咐红素,“可以叫张嬷嬷上菜了。”

  “你们兄妹快坐下。”

  何氏知道傅家桓要回家高兴坏了,从清晨便命厨房准备了食材,又亲自下厨做了几道可口小菜。

  “老奴去叫人。”张嬷嬷转身去了厨房,不一会儿菜肴便流水般的端上来。

  东坡肉,素炒豆角,莲叶羹,凉拌绿豆芽,糖蒸酥酪,火腿鲜笋汤,五菜一汤,傅家现在的情况,算是顶丰盛的一顿饭了。

  “鲜笋汤是老爷最喜欢的,妾身先给老爷盛一碗。”何氏和傅家桓琴瑟和鸣,“元哥儿和娴姐儿也别待着,动筷吧。”

  傅明娴拉着傅明元坐到一旁,暗中戳了戳傅明元的胳膊,小声道,“今日父亲怎么这般高兴?”

  傅明元向着傅明娴嘴角扬起一抹大大的弧度,压低着声音说道,“父亲要被擢升了。”

  “方才父亲回来的时候同母亲说的,国子监丞张大人已经向皇上递了辞呈,新年后便告老辞官,国子监祭酒许大人有意提升父亲,已经私下透露消息,只等着年后空缺后便上任。”

  傅明娴目光一亮,“真的?”

  “可不是。”傅明元道,“母亲说,她会找个好时机同父亲坦白我们之前的事情,不过父亲正再兴头上,想必不会太过责罚我们。”

  傅明娴忍不住嘘声。

  国子监丞可是从六品官职,掌判监之事。每岁,七学生业成,与司业、祭酒莅试,登第者上于礼部。

  傅家桓这相当于连升两级。

  可不是要高兴了,在国子监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是事业有了起色。

  “怪不得父亲这般和蔼,人逢喜事。”傅明娴唇角扬起,夹了一筷子冬瓜饺放在傅明元的碗碟中,“哥哥读书累了,多吃点。”

  傅明元嘿嘿的干笑几声。

  傅明娴又继续说道,“你吃了我给你夹得菜,一会要帮我说话。”

  咳咳……

  傅明元愣住,咬着半个冬瓜饺看着傅明娴一副得逞的样子苦笑不得,谁能告诉他,为何他这妹妹天生坑哥……

  “元哥儿怎么了?”

  “没事没事……”傅明元脸色涨红,低头快速将另一半冬瓜饺吞下。

  傅明娴眯着眼睛笑的开心。

  晚膳气氛相当和睦融洽,何氏的手艺很好,一家人难得相聚,傅明娴多吃了些,现下觉得肚皮都有些涨了。

  吃饱喝足,傅明娴倚在椅子上问道,“父亲这回回来,还走吗?”

  趁着傅家桓心情好,正好将计划一并实施了。

  傅家桓道,“明日便走,今日是回来告诉你母亲一声。”

  傅明娴沉思道,“马上便是腊日了,到时候清凉寺会有人施粥救济,父亲正好有喜事,女儿也想去替父亲尽一番心意。”

  傅家桓刚想着拒绝,傅明娴又道,“清凉寺是国寺,治安一直很好,到时候有哥哥陪着,不会出问题的。”

  傅明元不知道傅明娴为何突然要去清凉寺,但是看到傅明娴的眼神还是会意的开口,“是啊父亲,阿衡一直说快要过年了,要去清凉寺给父亲和母亲祈福呢!”

  “阿衡难得懂事了。”傅明元得意的看着傅明娴一眼。

  傅家桓转念一想,傅明娴说的很有道理,他今年仕途走运,的确是该去寺庙拜拜祈福的,“那你们记得小心,祈福之后便回来。”

  傅明娴抿唇,“当然,当然。”

  “天色渐晚,我和哥哥便先下去了,父亲早些歇息。”

  傅明娴起身,临走的时候还听到傅家桓再说,阿衡这次怎么这么懂事。

  “阿衡,要去清凉寺做什么,你从前可是很不喜欢这种地方。”傅明元慌忙跟了出来,他有些不明白。

  傅明娴不可置否的摊了摊手,笑的神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算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哎,你……”傅明娴走得快,傅明元还站在原地傻想,“傅一,你说你们小姐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傅一,“……”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