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习惯真可怕(小修)

何宦无妻 +A -A

  寒风吹着细雪打在镂空钩花的窗户,簌簌的响着,屋内炭盆里木炭烧的通红,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

  一连下着数日的大雪并未有停下的意思,连带着屋内也有些冷清。

  傅明娴身着牙色落羽如意长衫,肩上披着胭脂披肩,头上簪着半枝蝶簪,镂空蝴蝶熠熠生辉,午膳过后便一直低头趴在雪梨木案桌上不知道写些什么。

  若非富贵人家的女子是不必读书的,只是学些《女则》与《女训》,将来嫁做人妇的时候不至于不懂规矩,傅家算是好的,傅家桓本就是国子监的主簿,别的没有,书却是不缺的。

  傅明娴平时无聊的时候也会去看些游记志怪,倒也不会让人怀疑。

  “小姐。”鹊之推开门,带来一阵风雪,“傅一在外面等着呢,说是您打听的事情有消息了。”

  “让他进来吧。”傅明娴这才放下笔,竟然写了大半天,连肩膀酸痛也浑然不觉。

  傅明娴皱眉看着自己的簪花小楷,虽不至于歪歪扭扭,却着实欠缺一些功夫。

  前世她因为霍彦青喜好曾苦练行楷,字体磅礴大气丝毫不输男儿的英雄气魄,连次辅商大人都曾夸赞她的字,理法通达、笔力遒劲、姿态优美。

  既然已经决定抛弃所有,那么未免落人口实,就不能让人找到把柄,字体习惯都是要改的,看来还需要多加练习。

  傅明娴抬头,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傅一问道,“秦家五公子最近的行踪如何?”

  “听说当日秦家公子和少爷打了架后,回到秦国公府也被罚了,这些日子一直被禁足在府上,想必只有到了腊日才会出门了。”

  腊日?

  腊日可是个好节日,又是年关前大节,各家除了精心用各种食材熬制腊八粥,祭祀祖先之余,也会有财大气粗的世家权贵在清凉寺熬煮、赠送腊八粥,施粥给城中的百姓以表善心。

  这么热闹的场面,总是少不了秦洛的,该是见面的最好机会。

  “蜡者,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

  傅明娴双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每次她在沉思的时候手指总是闲不住,她刻意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性,唯独这件事却是改不了的事情。

  习惯真是可怕的习惯。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傅一走后,鹊之满脸好奇的看着傅明娴,“小姐是打算做什么?莫非您是想给少爷报仇?”

  “咱们知道了秦洛的行踪买通几个打手去给他揍一顿?”

  傅明娴扬手敲了一下鹊之的脑袋,“真不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你有几个脑袋去买凶打秦国公府的公子?”

  “那您……”鹊之捂着额头,委屈的看着傅明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傅明娴起身,“去偏房看看我养的那几只锦鲤如何了。”

  鹊之扁着嘴,“别提游着多欢了,您自己都舍不得用银炭,却给了它们。”

  也不知道傅明娴是打的什么主意,竟然想着要冬日里养锦鲤,环境的要求还苛刻的很……

  傅明娴眯着眼睛笑起来,“那可是我一年的积蓄呢!”

  “自然是要好好的对待的。”

  最重要的是秦洛一定会喜欢。

  昔日傅国公府的傅明娴已经死了,若非傅明元的学业事情太过重要,必须使些手段才成,傅明娴是决计不想和前生相识的那些人再有牵扯,好在秦洛心粗,估计不会发现什么异常。

  她争取速战速决,不叫旁人生疑。

  说话间已经到了地方,推开门便是一阵热气,偏房内温暖如春,紫檀木雕花海棠刺绣屏风临门,豁大的水缸就放在屏风内侧,水缸内七条锦鲤上下游得正欢。

  “有没有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养?”傅明娴双手握拳在水缸旁敲了三声,只见那七条锦鲤扑腾扑腾的浮上水面。

  “都按照小姐吩咐养的,每次喂食前都要先敲三下。”鹊之眨着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傅明娴,“说来也奇怪,这些日子锦鲤只要一听到声响就会主动浮上水面。”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锦鲤不是最怕人的吗?”

  “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傅明娴很满意。

  这还是她前世偶然发现,赵秦氏就养了一缸锦鲤,每次去观赏的时候这些锦鲤都爱答不理。

  她小时候最是调皮捣蛋了,专门拿石子扔进鱼缸,搅得那些锦鲤上蹿下跳,更是凭心情好了就往里面丢东西。

  说来也是奇怪,那些锦鲤慢慢的竟然不怕傅明娴了,而且每次扔进石子的之后,那些锦鲤都会乖乖的游上来等着吃食。

  她试了好几次呢,可灵了。

  再加上本是冬日,天地寒冷,锦鲤大多会沉在水底不愿靠近水面,她将炭火烧的足了,适合锦鲤喜好,所以才会这般效果。

  “啊?”鹊之挠了挠脑袋,装作听懂的样子,“那小姐要一直养着吗?”

  “咱们的炭火好像不够用了,黑炭的话,可能会生烟。”

  “当然不用了,养到腊日就行了。”从鹊之手中接过鱼食喂着,傅明娴心情极好的说道,“这些锦鲤说不定能给哥哥换一个锦绣前程呢!”

  “你可得好好照顾,剩下的三天不能出了纰漏。”

  “啊。”鹊之的内心有些混乱,她怎么有些跟不上小姐的脚步了呢,不过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她似乎也变得很高兴,“鱼儿鱼儿你多吃点。”

  “小姐……”门外红素的声音响起,傅明娴示意鹊之将东西收好,这才出声回应,“怎么了?”

  “老爷……老爷回来了,夫人说让您去大堂呢。”红素的身上还带着碎雪,喘着粗气,“大少爷已经在跟前了。”

  “父亲回来了?”傅明娴突然很紧张。

  这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傅家是典型的慈母严父,何知秀好说话,傅家桓却是真的会家法伺候……

  要是知道她和哥哥出门和人打起来……恐怕傅明元真的要十天半月下不来床了。

  傅明娴有些着急了,她和哥哥被罚不要紧,可是却不能是现在,被关了禁足不许出门,那她便是白做准备了。

  “暂时还没有。”红素老实回答,暂时还没有……要是去晚了,傅明元说漏嘴了,可能就真的有了。

  “夫人早就准备人做了饭菜等着您过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