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秦家那个二混蛋

何宦无妻 +A -A

  傅明元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是谁,都是秦国公家的那个二混蛋。”

  “仗着秦家的地位没少做荒唐事情!”

  秦国公家的二混蛋?

  傅明娴一怔,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原来在灯会上欺负的她的竟然秦洛。

  傅明娴突然眯起了眼睛,眼角中带着笑意。

  好一个秦洛,自己送上门来了。

  要是别的世家子弟,她可能会慎重的斟酌一下,毕竟民不与官斗,她的父亲虽然挂着挂官职,但却太低。

  可是这欺负她的秦洛可就不一样了。

  秦洛身为秦家的幼子,受尽家中长辈的喜爱,被惯得不学无术,也就和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差不多了,更是经常出入烟花巷柳之地。

  但傅明娴知道,他性格是痞了些,却是没坏心思的。

  她外祖母未嫁时是秦家的嫡长女,曾经带着傅明娴去过秦家几次,和秦家那些表哥表姐们都很熟悉,秦洛这个小表弟,前世的傅明娴别的不会,但是要论刁蛮不讲理,恐怕三个秦洛加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

  秦国公还曾笑话她和秦洛是天生的克星,一物降一物,秦洛的把柄可都在她的手里,想要拿捏住他并不难。

  而且最让傅明娴心动的事情是,秦洛虽然不学无术,可是秦国公独宠这位幼孙,请的老师是内阁次辅商衍。

  商家乃是应天中的书香门第,帝师世家,那些半路出家做学问的根本比不了,若是能说动秦洛将哥哥带做陪读,想来在学习上也会有诸多受益。

  她到不担心秦洛会对傅明元使坏,只是担心傅明元会被人嘲笑,世家子弟可不是开善堂的,好歹他也是清白出身,不是奴仆,这件事情还是要好好筹划一番。

  傅明元心中突然有不好的念头,“阿衡,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好。”傅明娴手脚利落的将药膏收好,示意傅明元已经好了,秦洛的事情还没有确切信儿,她不想傅明元失望。

  “我去哄哄娘亲,娘亲心里一定难受的紧了。”

  傅明元愣头愣脑的也没多想,“好,那你好好的陪娘说说话。”

  出了门,傅明娴心口莫名的一抽,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面对傅明元的眼神时,脑海中总是闪现着另一个人的身影。

  傅明远。

  她同父异母的庶兄。

  前世她母亲傅政和何瑾秀算的上是应天中数一数二的夫妻楷模,父亲深情,这一生只有母亲一人,莫说侧室纳妾,便是连同房的丫鬟都不曾有过。

  傅明娴一度是京城中贵女羡慕的标准,哪家不是要提防着庶姐庶妹生出异心踩着自己上位,而傅明娴却什么都不用想,自有父母庇护。

  高贵的出身,和睦的家庭,或许是因为太完美,而遭到上天的嫉妒,她父亲在一场大战中战死沙场,母亲亦自刎殉情。

  她父母刚刚辞世,便有对母子自称是傅政的外室闯入傅家。

  最可恨的事情是,傅国公,也就是她大伯竟然承认了那对母子的身份。

  她是不喜欢她那个名义上的庶兄的,甚至是很讨厌,可是刚刚傅明元看她的神情,让她下意识的想起傅明远。

  他也曾经用过那样的眼神巴望着自己,渴望自己能承认他这个哥哥。

  傅明娴突然很想笑,前世的她所坚持的那些,真是被蒙蔽了心智,谁对自己真好都看不清了。

  傅明元对她的宠溺目光,她也曾经在傅明远的眸子中见到,只是那时候她从心底里嫌弃这个便宜哥哥,傅明远也是从骨子里的懦弱。

  皑皑白雪在脚下踩的咯吱咯吱作响,正如她心一样!

  傅明娴就这样顺着何氏的脚印一路走到何氏的门外,红素正在廊下端着粥水急的来回踱步,见到傅明娴来了慌忙请安。

  “小姐,夫人在里面不准奴婢进去伺候着。”

  傅明娴笑了笑,“我都知道,把冰糖雪梨粥给我吧,待会儿我服侍娘亲喝下。”

  何知秀是典型的江南女子温婉如水,很少发脾气,有什么事情喜欢闷在心里,早些年傅家桓外出办事的时候相识,两人便情定终生,何家从商,却也是江南富庶大家,本是瞧不上父亲没钱没权。

  奈何何氏喜欢,执意要嫁,何家外祖父一气之下断绝来往,好在这么多年傅家桓对媳妇的疼爱从一而终,又有外祖母偷偷帮衬,再加上孩子相继出世,他们家的日子才越过越好。

  何氏嗓子有旧疾,每每火气难过时便会发作,咳得厉害,是药三分毒,所以便是冬日,家里也存有雪梨干以备不时之需。

  这次傅明元在外面打架,傅明娴又撞了头,何氏听说之后当时就昏了过去,更是没少抹眼泪,想必嗓子早就疼的冒火了。

  傅明娴吸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娘。”

  何氏身体微微颤抖,却没转身。

  傅明娴将粥放在梨木圆桌上,什么也没说,从背后环住了何氏,“娘,哥哥是男孩子有些打闹也是正常的,我的额头也不疼了,您别难过了。”

  何氏一听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将傅明娴从背后伸过来的小手紧紧的包在她的大手内,“阿衡,要是你和你哥哥出了事,让母亲,……让母亲怎么办?”

  “娘不是难过,娘是心疼你们……”

  父母对子女的爱永远超过子女爱父母。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当时傅明元浑身青紫的被抬回来,傅明娴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何氏觉得她的天都快要塌了。

  傅明娴贪婪的嗅着何知秀身上的味道,和前世梦里她想念娘亲的味道一样,她已经有十六年不知道有娘亲疼爱是何种的感觉,声音也跟着软了起来,有娘关心自己的感觉真好,“不会,再不会让娘担心了。”

  “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何氏偷偷的拿娟子擦掉了眼泪,这才缓缓的转过身,到底是不能在女儿面前哭的。

  “让娘看看,有没有留疤。”

  傅明娴嘿嘿的傻笑了几声,躲过何氏的查探,去梨木圆桌上的冰糖雪梨粥拿了过来,“娘您还是先喝一碗粥吧,不然父亲听见了又要心疼的。”

  何氏满是宠溺的看着傅明娴,“要是你哥哥也如你这般聪慧,娘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将来她和傅家桓终有不在的日子,明元才是阿衡的仰仗,可惜……明元有些木讷,像极了傅家桓。

  “您总说哥哥像父亲,要我说,哥哥可没有父亲运气好,能娶到像娘这么温柔善良的妻子。”

  “你这孩子……”

  傅明娴双眼眯成了月牙儿,静静的听着何氏说话。

  有人对你身边的小事事无巨细的唠叨,其实是一种幸福,人总是失去后才知道后悔。

  母女两个又说了会儿话,见何氏心情好多了,傅明娴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离傅明元秋闱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希望能来得及,得好好琢磨一下怎么从秦洛的身上下手。

  “鹊之,你去叫傅一来见我。”傅明娴想了想,“最好避着点哥哥,我有事情要他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