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阿衡是个好女孩

何宦无妻 +A -A

  “我去看看哥哥。”傅明娴回府便朝着傅明元的住所走去。

  傅家院落规模不大,本本分分的四套院房,她跟随何氏住在东厢房宁淮院,而傅明元为了读书清净,已经搬到西厢房江风阁去住了。

  走到竹木廊下,傅明娴瞥了一眼甬道两旁的枯枝,可惜现在冬天,不然一定会看到一排排的紫蔷薇开的明艳,连带着心情都会跟着好起来。

  看惯了高门大户的冰冷,傅明娴是打心眼里觉得现在的傅家温暖。

  “娘……疼,疼,娘,您轻点……”

  “现在知道疼了,当初和人打架的时候怎么不好好想想!”何氏轻声斥责。

  傅明元的哀嚎声透过房门传到院子中,虽然没有看到哥哥脸上的表情,但是大概也能猜到他多半是在哄母亲开心。

  傅明娴站在廊下掸了掸肩上的碎雪,推门走了进去,傅明元只着着织锦裘衣侧卧在临床大炕上,何知秀坐在傅明元的身旁,语气虽是责骂,动作生怕弄疼了儿子。

  “娘,哥哥好些了吗?”

  数日的昏迷让傅明娴的嗓子有些沙哑,看起来变成了小可怜,何氏本来要拍在傅明元后背上的手,也立即收了回来,转而捂上傅明娴的双手,“阿衡,快进来,外面怪冷的,你的身体还在病中呢!”

  “好多了呢,整日都在房间中憋着,想出来看看哥哥。”话落,傅明娴还特意向着傅明元眨了眨眼睛。

  “娘,我真的知道错了。”傅明元见妹妹正为自己的说话,脸上陪着笑意的看着板着脸的何氏,“我再也不敢了,你看看……!”

  说罢,傅明元还将胳膊上的青紫露了出来。

  何氏突然沉默了,抿着唇不说话。

  “娘……”傅明元一见到何氏这般,忙改口,“我其实还好……”

  “是娘的错,娘没把你们教好。”何氏将药膏塞到傅明娴的手中,“这药你帮忙你哥哥敷上,我去厨房看看熬的鸡汤好了没,一会给你送过来。”

  “娘先走了。”

  傅明元把脑袋耷拉在软枕上,“阿衡,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我怎么这么笨。”

  看着傅明元自责的模样,傅明娴忍不住叹息一声,她微笑着上去戳了戳傅明元手臂上的伤口,“谁叫你不听话,惹娘伤心了。”

  刚开始傅明娴还有些不习惯傅明元的存在,可是这几日的相处,她也了解了傅明元的性格大条,对这个妹妹的满是真心疼爱。

  “啊……”傅明元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咬上了软枕,“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傅明娴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双手的动作却是放柔了很多,“我轻点就是了。”

  “哥,你怎么不说你打架是为了我,这样娘就不会罚你了。”

  其实傅明元没有和何知秀说实话,他打架不是因为读书上和人起了争执,而是为了保护自己。

  大明民风开放,每逢佳节都会灯会供人玩乐,女子也可上街游玩。

  他们兄妹本来开开心心的去逛花会,却被纨绔子弟看上了自己,想要调戏,傅明元这才和人动了手的。

  “别胡说,你还想不想要以后的名声了。”傅明元翻了个身,将另一头伤口换到傅明娴手下,表情少有的严肃认真,“再说了,我把你带出去看灯会的,我就要保护好你。”

  “他们竟然敢欺负你,哥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以后也不要再提,阿衡是个好女孩,将来是要许配给好人家的。”

  傅明娴拿着药勺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傅明元被打的下不来床,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

  名声?

  好陌生的词语,前世的她声名狼藉,早就不在意什么名声不名声的,如今却突然来了个人对她极尽呵护,心中许久不曾有过的温暖被触动起来,傅明娴鼻子一酸。

  到底留着相同的血脉,她对傅家人自然而然便有了亲情。

  “后背多抹一点,睡觉的时候压到了。”傅明元翻了身,好像是自己唠叨,“也是哥没用,要是哥能在科举上取的好一点的名次,也不会叫你受委屈了。”

  “怎么就学不好呢!”

  傅家桓官位不高,在这权贵世家遍地的应天,几乎可以忽略,拜高踩低是常有的事情,他们兄妹在外面也难免要受些窝囊气。

  傅明元的脾气一向很好,他委屈点没什么,总不能让傅明娴也跟着他受委屈,他们阿衡将来还要嫁给好人家呢。

  傅明元此刻背对着傅明娴,感觉她没了动作,这才疑惑的转身,却看到了傅明娴的异样。

  傅明元慌了,“怎么了?”

  “阿衡,哥不疼的,哥的身体结实着呢!”话落,傅明元还担忧傅明娴不肯相信,非要挣扎着起身,结果又是一阵哀嚎,吃痛的躺了回去。

  傅明娴眼眶有些红,偷偷的抹了把眼泪,一巴掌打在了傅明元的伤口上,“你快躺好了,不然我够不到伤口了。”

  傅明元疼的龇牙咧嘴。

  傅明娴忍着笑意,声音竟有些撒娇,“哥,你明明很疼!”

  “当然了。”傅明元头脑不算聪明,却待人真诚,对傅明娴也是呵护至极,“这不是怕你和娘难受。”

  傅明娴垂眸,受尽人世间冷眼的她,面对这份突如其来的亲情,温馨的家人,只觉得心中阵阵暖流,她是打从心底里接受了这一家。

  不管到底是不是老天爷开眼,她都希望自己能在这呆的久一点,不要一睁开眼睛,她已赴了黄泉,一切都是她的黄粱一梦。

  她会将他们看做至亲骨肉,努力的守护在他们身边,谁也不能欺负她的家人。

  “阿衡,你放心,等着哥伤好了之后就努力读书,今年的秋闱,不会再叫爹娘失望了。”傅明元双拳攥紧。

  一没背景,二没人脉,要想出人头地,似乎就只有读书这一条出路了。

  “别太累到自己。”傅明娴心里却是在想着,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帮傅明元一把。

  其实读书这种东西,三分天赋,七分努力。

  傅明元虽然算不上那种天赋异禀的读书料子,但总算是肯吃苦,要说封侯拜相高中状元有些牵强,考个举人却不是难事。

  傅家和傅国公府是比不得的,她父亲那些微薄的收入要支撑整个家里的开销。

  傅明元的功课除了傅家桓有空的时候教导,再就是去周边县的私塾去读,如何能比得过应天中那些师从名师的权贵世家子弟。

  总要想个办法给傅明元找个好老师才行。

  有人领着进门,要比自己胡乱的摸索好得多。

  “对了哥,在灯会上欺负咱们的是谁啊?”傅明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明元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