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她去看自己的葬礼

何宦无妻 +A -A

  雪越下越大,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阳光打在碎雪上让视线都明亮了许多。

  傅明娴身穿素白色长锦衣,玄紫色宽腰带勒紧细腰,身量纤纤简单却不失清雅,斜插镂空花木簪,碎碎的红宝石繁星点点镶嵌其中,在这大雪中无疑是一道清秀靓丽的景色。

  “小姐,小姐?”鹊之轻唤了几声,“夫人还等着我们回去呢,小姐?”

  隔街对面便是权倾朝野的西厂督主汪延的府邸,听说汪延那对食的妻子死于重病,没能挨过这个冬天。

  丧礼仪制浩大,皆是按照三品诰命夫人所办,满堂的缟素白绫,前来吊唁的客人将路上的风雪踏平。

  可惜……终究不是真男人,少了些东西,是再大的权势也补不回来的。

  听说那女子原也是高门大户的嫡女,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错事,沦为对食的下场。

  不过人都已经死了,死者为大,倒也没人再提。

  鹊之是不晓得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她只知道小姐撞了额头,昏迷好几日才醒来,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呢。

  要是再染了风寒,恐怕又要卧床好几天了。

  傅明娴站在雪地里有些出神,双眸望着汪督主府,明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缟素却格外刺眼。

  虽然有些怪异。

  但那是她自己的葬礼。

  她的身体本就油尽灯枯,在澜安亭等了那么久,生生的折腾掉了最后的生路,她该是死了的,可是睁开眼,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她还是傅明娴,却不再是傅国公府那个令人嗤笑的傅明娴,而是从七品国子监主簿傅家桓的十三岁的小女儿。

  她们有着相同的名字,有着五分相似的容貌,但两人之间却存在着天差地别。

  起初她是不相信的,躺在床上浑浑噩噩过了几日,直到今日身体好转,她才坚持出门,或许是心中还有些执念吧,她想要看看……

  想要看看自己死后是什么样。

  汪督主府上络绎不绝,即便是大雪漫天也没能阻止那些人的脚步,认识的不认识的,结仇的亲近的。

  汪延伫立在门外,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表情淡漠不知是在沉思什么,傅明娴没想到,汪延会穿缟素,竟生出几分荒唐的想法,汪延无论穿着什么,都不影响他的身材凛凛,样貌堂堂。

  人人脸上表情凝重,面容哀戚,尤其是前世那些所谓她的家人。

  真是可笑,她活着的时候,傅国公府的人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她死后,却能看到她的那些舅母和堂姐们声嘶力竭,痛不欲生。

  做戏给谁看呢?

  做戏给汪延看,汪延手中的权利,让那些人心惊胆战之余,更加趋之若鹜。

  否则也不会设计她给汪延做对食,傅国公府想要借亲事来和这位朝中权贵搭上关系。

  旁人只到汪延心狠手辣,笑面虎,只有傅明娴清楚,那不过是他保护自己手段的方式罢了,汪延并不是个坏人,起码对她不坏。

  把她娶回府上,他倒也不曾为难过自己,更没有传说中的太监因为心里残缺而喜欢折磨人。

  他的府上很干净。

  其实傅明娴有些感激汪延的,嫁给他是不得已,他却给了自己安身立命之所,又为掩盖了自己死前的荒唐,不至于人人唾骂。

  若是她不曾喜欢过霍彦青,若是汪延不是宫中出来的,他们二人也可算应天中的佳话,可惜哪有那么多如果。

  今日便是下葬的日子,她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傅国公府的傅明娴已死,汪延和霍彦青不再是她能触及到的人,所有的腌�事也再和她无关。

  “小姐?”鹊之又唤了几声,不知道为什么,小姐昏迷醒来后好像变了个人一般,不喜欢说话,眉头紧拧,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发呆。

  傅明娴回神,微低着头,来时的脚印已经被掩盖,“走吧。”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命中她不该绝。

  不管因为什么,死了一次的人终究是惜命的,这一世她要好好的为自己而活。

  傅明娴收了收肩上的狐皮大氅,手指不断的摩擦着怀中捂着的镂空紫灵花绣花包裹的汤婆子,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中。

  鹊之笑呵呵的在身后跟着。

  她们二人刚走,却恰有一道视线望了过来。

  “大人,您怎么了?”李生又轻唤了几声,“大人,您是看到了认识的人吗?要不要奴才前去迎接?”

  汪延沉眸,俊眉雕刻的脸上神情暗淡,“没什么,可能是看错了吧。”

  也只能是看错了,她就那样安静的躺在棺柩里,怎么可能会站在人群中哀怨可怜的看着自己?

  汪延只是轻笑片刻,眼神便恢复清明,冷眼看着往来祭奠的人,朝中他是奸佞残暴的西厂厂公,手段毒辣的让整个朝野都巴不得寻了他的错处将他扳倒,西厂的势力正依照恐怖的速度增长,颇有些压制东厂的征兆。

  他早已经成了旁人的眼中钉,可是面上却不得不尊敬他一声汪大人。

  这便是权势,他汪延的权势。

  李生谨慎小心的回答,“锦衣卫都指挥使霍大人……霍大人前来拜访,奴才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来请示大人该如何应对。”

  霍彦青?

  若说汪延是奸佞的代表,那霍彦青便是正义的化身,两人在朝中更是箭弩拔张,从不曾有交集私下明争暗斗却不少,霍彦青竟然会主动上门。

  李生一激灵,他能明显的感觉到汪延身上的杀气……

  他服侍汪延身边多年,也算是略微摸得清几分汪延的脾性,汪延这回是真的动怒了。

  正说着,便见到霍彦青皱着眉头的向汪延走来,他身着薄青色长衫,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

  “霍大人好兴致。”汪延眯着眼。

  刷刷刷!

  一旁守护的厂卫突然拔刀相向,而霍彦青身后的锦衣卫也没有半分的退让,好在灵堂这阵已没了多少人,望着朝中的这两位年轻权贵,谁也不敢嘘声。

  汪延眸光深不见底,“还请霍大人不要打扰亡妻灵堂清净。”

  霍彦青停下凝着汪延,“我只想上柱香。”

  听到她死,霍彦青足足愣了一刻,往日不要命缠着自己的傅明娴竟然会死,他终究不大相信。

  汪延唇角带着讥笑,“怎么,霍大人良心发现了?”

  “就当做是吧。”霍彦青面无表情。

  “无论是从前有过什么,她到底是我的妻子。”汪延面色一冷,他身后的西厂厂卫更是蠢蠢欲动。

  “霍大人好意,心领了。”

  气氛凝结到了冰点。

  汪延和霍彦青两人就这么站在灵前,气势足够盖过这冬日的风雪,让人背后生寒。

  若做起比较,汪延便是那韬光养晦的剑,锋芒在其中,而霍彦青便是已经打磨好的利剑,锋芒在外,两人见面,不必多说,便已经是火光四溅,箭弩拔张。

  霍彦青沉默少顷,厉眸瞥着汪延身后的西厂厂卫转身离开。

  汪延不停转动拇指的扳指,他赶到的时候傅明娴已经没了意识,他就那么将她抱回到督主府上,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越来越低,亲眼看着她离开。

  “抬棺入葬。”